• 破紀錄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阿嬤的故事】被騙到營區當慰安婦,被迫每天接客20多個軍人…大桃阿嬤的血淚故事

2018-05-29 15:04

? 人氣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一樓長廊「她們的時光」。(顏麟宇攝)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一樓長廊「她們的時光」。(顏麟宇攝)

大桃阿嬤-黃阿桃(1923年-2011年)──第一位公開控訴的倖存者。和所有阿嬤一樣,我們最初認識的阿桃阿嬤,有是害怕曝光羞於見人,但她卻是第一位挺身而出、公開露面代表台籍慰安婦面對國際媒體、向日本政府要求國家賠償和正式道歉的勇者。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我小時候因家裡窮,無法上學唸書,在家煮飯、幫忙照顧弟妹。父親管我們很嚴,不敢談戀愛,所以我20歲的時候還未婚。有一天,看到一張到南洋做看護婦的佈告,我朋友找我一起去報名,那時戰爭的關係,待在田莊也沒有工作,男女都有可能被調到海外,有工作需要我們時,我們都很願意去。

一對日本男女帶我們從高雄出發坐船到印尼去,到了當地我們才知道是要做慰安婦的工作,很忿怒地去找那對日本男女吵架,卻沒辦法回家,日本人以「為國勞軍」的名義要我們安慰軍人。 第一次被日本軍欺負時,流血了,傷心地用布包起來,想要拿回家給父母親看。每天被迫接客20多個軍人,白天是士兵晚上是軍官,不能得到休息。有的日本兵喝了酒會打我們。被日軍發洩心裡很痛苦,每次都是眼睛一閉,咬緊牙根撐過去。有一次想逃走,又被憲兵抓回營區,怨恨也沒辦法,夜夜哭泣。在印尼時得過瘧疾、盲腸炎開刀、右眼被炸彈碎片擊瞎、腹部受傷子宮被拿掉,日子實在苦不堪言,後來因為戰爭擴大,三年後我才能回到台灣。

回到台灣之後,常常夜裡輾轉難眠,這事只敢告訴媽媽,我心裡很傷心,覺得自己已沒有價值,也沒有人要娶我了。心裡不甘願,原本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就被日本人糟蹋了,後來有人要娶我,但心裡自卑不敢答應,和我一起回台灣的朋友勸我說:「老來有伴互相照顧是不錯的。」我想想也就同意結婚了。

現在我和先生、孫子住在一起,養子兩年前死了。我常常去廟裡,求觀世音菩薩原諒我,金母娘娘開恩,我不是自願的,過去被人欺負是一種罪惡,我拜拜懺悔、吃素、誦經、聽道並在廟裡做義工,之後才比較想開一些。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婦女救援基金會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