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焦慮會讓身體病痛更痛!他:只想靠自己撐下去的病人,慢性疼痛會愈嚴重

2018-05-21 07:20

? 人氣

詹姆士從小就擅長科學和數學。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太空工程系畢業後,他在華盛頓特區找到工作,從事國防項目工程承包。

四十七歲時,詹姆士已婚,有兩個孩子。他身材健碩,活力十足,喜歡騎單車、打網球和高爾夫球。然而幾個月後,他覺得下背愈來愈痛。一開始是騎車時會痛。有一天,他在高爾夫球場擊桿後,感到下背一陣刺痛,緊接著是無法控制的背部痙攣。他花了十分鐘才能夠站起身來,舒展一下。他沒法打完那一輪,必須回家。

詹姆士只得限制他的運動,結果他體重增加。直到他發現疼痛無法止息,他才來就醫。

「我已經痛了六個月了,」他說。

「我再也不能從事我喜歡的活動。我不能跑、不能抱我的孩子,也不能和他們一起騎單車了。」他以為他可以熬過那些痛苦,但沒多久他就覺得疼痛快要將他吞噬。

「我不禁認為,我這輩子就要這樣過了。」他說。

詹姆士開始覺得無望,當身體阻礙他進行一些他過去非常喜歡的活動,他顯然變得有些沮喪。經歷長達數月之久的慢性疼痛,任誰都會變得沮喪。身體的疼痛會強迫你不要從事一些會產生疼痛的活動,病人會因為沒辦法進行一些對其人生而言極為重要的活動,因而失去認同,結果造成憂鬱症。

憂鬱症會讓潛在的生理性疼痛惡化,我認為這就是詹姆士碰到的狀況。「我有沒有辦法再上高爾夫球場揮個幾桿,但身體不會痛?」以往,詹姆士週末都會以打高爾夫球為樂,這是他生活中重要的部分。很顯然地,未來的狀況以及疼痛會不會永無止息,都讓他感到焦慮。

(示意圖非本人/photoAC)
病人會因為沒辦法進行一些對其人生而言極為重要的活動,因而失去認同,結果造成憂鬱症。(示意圖非本人/photoAC

「我的背沒有一天不痛。」他繼續說。

「有幾天狀況更嚴重,我不禁認為,這就是我新的人生。」光是想到再也無法享受高爾夫球帶給他的愉悅,詹姆士就感到憂鬱。他一定很擔心我會證實他的想法。

我做了些檢查,發現詹姆士的下背肌肉很柔軟,我接著檢查他的活動度,他可以彎腰,但沒法向左或向右側身彎曲,也無法在沒有劇痛和肌肉痙攣的情況下伸展背肌。他的力氣和反射都很正常,用腳跟和腳趾頭走路,也沒有問題。

「你的神經運作正常,」我說。

「我們得搞清楚你的背部出了什麼問題。」我讓他去做腰椎核磁共振造影。

我經常看到身體承受疼痛的病人因為自己的能力減退而產生心理影響。那些不願意求助醫師,只想靠自己度過難關的人,慢性疼痛的狀況會愈來愈嚴重。生理上的疼痛會因為抑鬱沮喪而惡化。當病人愈來愈沮喪時,焦慮感會躡手躡腳出現,而焦慮也會開始讓疼痛擴散惡化。

焦慮就像憂鬱一樣,會強化生理疼痛的知覺。醫師建議用正念冥想作為介入的手段,幫助抑制腦中的疼痛知覺。我們再次看到生理和心理疼痛占用的大腦結構有所重疊。

精神病理學家會運用認知行為治療法(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CBT)幫助病人因應慢性疼痛。在CBT的幫助下,你的身體還是會感覺疼痛,但你對疼痛的看法已經改變了。你開始學習接受疼痛,並與疼痛共處。

作者|阿尼什.辛格拉(ANEESH SINGLA, MD)

辛格拉醫師出生於紐澤西州,在北卡羅萊納州長大。繼畢業於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教堂山分校後,他又就讀該校的醫學院,以榮譽的成績畢業。他同時利用額外的時間攻讀公共衛生碩士,尤其專注在健康政策和管理的議題。

辛格拉醫師在麻省總醫院完成麻醉科住院醫師訓練,後來在布萊根婦女醫院繼續進行介入性疼痛管理的進修研究,這兩所醫院都隸屬哈佛大學醫學院。同時,辛格拉醫師擔任麻省醫學學會「住院醫師及研究人員部門」的主席,也是《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董事會(出版委員會)成員。辛格拉醫師數度現身媒體,包括紙媒、電台、網路以及電視,暢談公眾健康以及疼痛管理的最新話題。辛格拉醫師發表過好幾篇醫學文獻,對「疼痛醫學」機構也有著墨。他並在哈佛大學醫學院授課,擔任講師。現在與妻女住在馬里蘭州。

本文經授權轉自寶瓶文化《為什麼痛?》(原標題:心理疼痛會讓生理疼痛惡化)
責任編輯/蔡昀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寶瓶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