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凶案消息傳遍世界,多數人都忘了愛的問題:《人之彼岸》小說選摘(2)

2018-05-21 05:10

? 人氣

林安曾經是人工智慧的代言人、偉大的設計者、德爾斐公司首席智慧工程師,因此,當他家的人工智慧超級管家陳達出現在命案現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資料照,美聯社)

林安曾經是人工智慧的代言人、偉大的設計者、德爾斐公司首席智慧工程師,因此,當他家的人工智慧超級管家陳達出現在命案現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資料照,美聯社)

出事的是林安,一個被鎂光燈放大了的名字。他就像是人工智慧行業的湯瑪斯.愛迪生。他是那麼的不苟言笑,就好像他自己是一個人工智慧,手下的作品倒像是人。他臉上的肌肉有一種許久不用的退化感,對於市場盛傳的林安用自己的生命注入人工智慧的流言蜚語,他也不在意,似乎充耳不聞。這種埋首研究、不問世事的傲慢作風讓他的對手既嗤笑又妒恨,但又無法阻擋林安的德爾斐公司市值不斷飆升。

林安曾經是人工智慧的代言人、偉大的設計者、德爾斐公司首席智慧工程師,因此,當他家的人工智慧超級管家陳達出現在命案現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案件發展到現在,公眾對案件的興趣已經遠遠超出了案情範圍內容。事件發生一個月之後,討論不但沒有偃旗息鼓,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勢。

這是所謂的人機共處時代以來第一次爆發出「AI是犯罪嫌疑人」的傷人事件,在社會上引起的關注和爭論如暴風雨前的海浪,層層呼嘯疊加。

在民眾中間,首先爆發的是一股恐慌的聲浪。社會中的保守勢力一直以來都對人工智慧頗有非議,總是擔憂出現人類被人工智慧奴役或屠殺的前景,一向都試圖呼籲立法禁止人工智慧研究和應用。在最近幾年的進步趨勢中,這種聲音很長一段時間被壓制,但此時藉著林家的傷人案件又迅速爆發出來。有保守人士在網上呼籲聯署要求銷毀這類「高智商危險機器」,並在未來限制所有人性人工智慧的研發。

德爾斐公司毫無疑問對此強烈反對。他們不相信陳達對人有惡意,並表明他們研製的人工智慧無條件遵照機器人三定律,不會主動傷人、殺人,只會保護人類安全。他們在一片譴責聲中獨自抗爭,呼籲調查和澄清真相,如果因為一次尚不明瞭的事故就禁止研發、輕率銷毀所有成果,對人類來說得不償失。德爾斐公司的據理力爭自然引起AI開發行業的一片共鳴,有不少工程師都表達了同樣的看法。

事件的討論升溫,涉及到人工智慧的法律權利和人格權利,進而涉及到對人工智慧行為動機的判斷,這裡面多少都摻雜了某些主觀臆測的成分,也有很多私人利益摻入,不一而足。人們幾乎已經開始為了陳達未來應該判定的刑罰類型大肆爭吵。

令人意外的是,第一個推波助瀾的,並非德爾斐公司最大的競爭對手斯蘭公司,而是德爾斐一直的戰略合作夥伴龐德洛蒂公司。德爾斐公司專長是製造算法和整體調試,它最緊密的合作夥伴就是製造AI身體部件的龐德洛蒂公司。龐德洛蒂公司幾乎是在新聞剛開始傳播的水花上就站出來,聲明自己和德爾斐公司的合作夥伴關係近一年已結束,理由是當初就認為德爾斐公司的算法有潛在風險。

接下來,「AI倫理控制協會」組織了三場大規模集會示威,一次是在網路上,兩次是在現實中。「AI倫理控制協會」一向在社會邊緣活躍,不時發表一些言論,雖然無法與家用人工智慧商業化抗衡,但由一兩個明星人物做代言,也時常吸引追隨者。在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表現的可能性。他們比一般民眾高一個層次,從自我意識生成的角度論述人工智慧反叛人類的必然性。

最後才是斯蘭公司的爆料,做為事件發酵的重磅一擊。斯蘭公司聲稱,做為開發之父,林安自己都不再相信其公司產品的可靠性,近幾年一直研究全腦仿真。

就在所有輿論和公眾關注焦點集中於如何給人工智慧定罪的時候,事件突然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轉折:德爾斐公司發起反擊,他們搶先提起訴訟,在檢方有足夠證據起訴陳達之前,就起訴林家的兒子林山水謀殺了父親。

草木至今都沒有從震驚中走出來。她的父親倒在血泊中,至今昏迷不醒。這件事本身就足以令她震驚。而她的哥哥被指控謀殺她的父親。這種指控更令她驚駭而難以自持。

「不可能的,我哥哥絕不可能殺死我父親。」她堅定對調查員說。她不喜歡這個調查員,完全沒有安裝高級人工智慧的表情程式,又或許是機體材質廉價,根本不具有表情功能。一張空白的臉,按照既定程式向她詢問問題。她不想對一個聽不懂她說話的人說話。儘管他多次聲明他能聽懂,但林草木始終覺得,識別字面意義並不等於聽懂。

她聽說了他們用來指證哥哥的證據:出現在命案現場,身上沾染了血跡,凶器上發現了指紋,具備殺人動機。可是在草木看來,這一切都不足以推斷一個人是凶手。還有可能凶手是外來的劫匪,哥哥與凶手搏鬥之後凶手逃逸,留下了血淋林的現場。一切也能解釋得通。她想聽到哥哥的親口陳述,但是調查員拒絕透露。

「我只想問,你哥哥和你父親關係不好,持續多久了?」

當草木想起哥哥的時候,她心裡湧起一種痛苦的溫柔。她似乎能明白哥哥這幾年的掙扎。哥哥執拗地與爸爸對抗,想要活出一條自己的路。爸爸希望讓他學智慧演算法,但他就是不去,學了個戲劇,還一意孤行地退了學,不去工作,做自己喜歡的街頭戲劇,和一群朋友一起住在外面。草木能看得出這裡面所有的宣言和表演,但他身上也還是有一種遠遠超越於她的真正的執拗。他比她勇敢多了,可是即便這樣,他也做不到置之不理。他依然會回家,與爸爸爭執。

「黑夜無論怎樣悠長,白晝總會到來。」哥哥經常給她朗讀。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抑鬱而又光明的日子。當哥哥讀起這些句子時,他整個人都是亮的。他穿著上個世紀的破舊的褲子,用一個舊頭巾把額頭包上,站在窗台上,背那些台詞。他一會兒是馬克白,一會兒是馬克白夫人。他說,人的激情和一切悲劇的來源,也是人全部的意義與高貴。

《人之彼岸》立體書封。(遠流提供)
人之彼岸》立體書封。(遠流提供)

*作者郝景芳為2016年雨果獎中短篇小說獎得主,得奬作品為〈北京折疊〉。1984年生,小說作家,經濟研究員。2002年進入清華大學物理系學習,2013年獲得清華經濟學博士學位。曾出版長篇小說《流浪蒼穹》、《生於一九八四》,短篇小說集《孤獨深處》。創立兒童通識教育專案「童行計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