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有人想自殺怎麼辦?希望讓更多人看見這篇內容,卻也希望你永遠沒機會用到

2017-12-28 05:20

? 人氣

2017年12月18日,韓國娛樂公司SM Ent。發布聲明稱,男子團體SHINee成員金鐘鉉於18日晚間在清潭洞附近的醫院內死亡。

他在朋友們透露的遺書裡寫道,

「我從裡面開始出了故障,一點一點啃噬我的憂鬱最終將我吞噬。」

「如果問我為什麼走了,那是因為太辛苦了。」

「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嗎?為什麼那麼辛苦的原因。」

(圖/翻攝自SHINee官方facebook)
他的確說過很多次了。(圖/翻攝自SHINee官方facebook

他在社交網絡上表達過,他在鏡頭前慟哭過,他甚至去看過醫生,尋求過幫助,可人們還是給了他做好準備的時間,給了他立好遺囑、寫好遺書、在沒人知道地址的公寓樓裡租好房間、點上炭火的時間。

有人說鐘鉉「太冷靜了」,說他默不作聲地做好了一切,妥貼地跑好了行程、想好了辦法、開著演唱會,但其實心裡已經死了。

這一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dead inside了,還撐著繼續做別人的星星月亮太陽。」

其實不只是這個產業裡的人,也許我們身邊的一些人——深夜陪你聊天的朋友、什麼問題都處理得很好的同事、看起來溫柔地愛著每一個人的鄰居——他們默不作聲地在你身邊當你的小星星和小太陽,但實際上已經快要熄滅了。

他們可能已經向外界求助過無數次,但人們沒有上心;或是,人們已經看見了他們的求助,但是束手無策。

當一顆星星決定隕落的時候,是充滿徵兆,甚至可以阻止的。但面對這樣的事件,我們太著急了,通常不知道要怎麼辦,有時甚至會踏入危險的誤區。

當你在社交網絡上看見朋友透露自殺想法時,你該怎麼辦?

當身邊的人在夜裡哭著給你打電話,傾訴他想要自殺的時候,你應該說什麼?

當你試圖幫助想要自殺的人時,有什麼必須要避免的誤區?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一:否定,批判其想法

浮現出自殺念頭的人,往往有很多負面的認知和情緒。身邊人出於關心,往往急於糾正這些負面的念頭,努力地與他辯論。

「我覺得活著真沒什麼意思。」
「活著怎麼能沒有意思呢,這麼想就不對!你看……多有意思啊!」

「我心理壓力真的很大,快受不了了。」
「你就是想的太多了。你壓力還大,那我們這樣的活不活了。」

人們的考慮可能是:如果我表現出接納,會不會導致他的這種狀態愈演愈烈所以急切地全面否定,爭取不留一點餘地?

然而,這種批判並不會讓他轉變想法,只會感受到不被接納,不被理解,反而陷入更加糟糕的心境。更會在下次想要向人傾訴的時候,不再信任,選擇沉默。

我們可以怎樣做?

有自殺企圖的人向身邊的人傾訴,其實是一件好事。既是釋放,也是一種求救的信號。

面對已經萬分無助的他,我們不需要拼命堵死那些負面的想法,而是需要給他一個出口。畢竟,壓抑不意味著消失,沉默中更可能爆發。

在對話中,我們要去了解他的想法,並表達包容接納。可以去重複他的感受,認可他的情緒,但不要對他的負面觀點表示贊同。

可以說:「嗯,你感到活著很沒意思,很痛苦」,但不要說「活著確實沒什麼意思」。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二:試圖通過強調旁人的付出,令其回心轉意

第二個常見的誤區是,當聽到「我不想活了」這樣的話時,身邊的人有時會著急勸說道:「你看爸媽養你這麼大多不容易啊,你看朋友們最近為你的事情那麼操勞……」

這些話的本意可能是「你看,還有那麼多人關心你,愛著你」;也可能是出於對有自殺傾向者的不理解,認為選擇自殺是一件很不負責任的事,哪怕為了親人和朋友,也不該這樣做。

然而,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這都是不合適的。憂鬱症的症狀之一就是過分的內疚感(DSM-5),當他們聽到旁人為自己付出了多少時,可能會加倍地內疚,自責,認為自己活著只會拖累別人。

我們可以怎樣做?

首先要明白,憂鬱症患者不是自己想要得病的,而自殺的念頭,也是出於「痛苦」。

這不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不是他們的錯。

其次,不要用他人給他施加壓力。如果想要表達身邊人的關心和愛,不要強調付出了什麼,而要表現出真正的支持,接納,包容的態度。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三:避談自殺

為了不刺激到他,人們往往千方百計避免提及自殺。

也許他剛要開口,「我這幾天看著窗戶,心想如果跳下去……」身旁的家人便立刻緊張地岔開話題,「哎呀想什麼呢!快看看我今天給你買了什麼!」

當然,這和第一個誤區類似——不說出來,不代表沒有。你不提及自殺,不代表這個念頭就不會在他腦子裡出現,沒有在醞釀之中。

我們可以怎樣做?

當他主動提起這個話題時,這也可能是一種求救信號,在表達他有多麼痛苦。最壞的可能性不一定會發生,但我們必須要重視。不必大驚失色,也不要迴避。

當他並沒有提到,但我們感覺到了危機時,也可以在溝通的時候詢問:在你感到痛苦絕望的時候,你想過結束生命嗎?

交流中可以了解的他的感受、想法、對自殺的理解、自殺計劃以及是否有過自殺經歷,等等。這既是一種分享和釋放,也可以得到很多重要的信息,甚至在關鍵時刻拯救生命。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四:答應對其自殺念頭進行保密

有些情況下,他可能會要求:「我想自殺的這些想法,可以不要告訴任何人嗎?」在這種情況下,千萬不要答應替他保密。

我們可以怎樣做?

我們通常無法只靠自己的力量來幫助的他。在尋找更加專業的幫助時,關於自殺的這些念頭,就是很重要的信息。它也許表現了病情的嚴重程度,危機的緊急程度等。

我們可以告訴他,我不能幫你保密,但也並不會當成八卦一樣四處亂說;會幫他求助相關機構,他也真的會得到自己需要的幫助。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五:在其突然好轉時,放鬆警惕

作為一直關心著他的家人或朋友,一直以來也會受著深深的折磨。

某一天,當你看到連日裡鬱鬱寡歡的他,突然精神抖擻,情緒昂揚起來;抑或只是突然變得輕鬆而平靜……你會不會長出一口氣,覺得終於有所好轉了?

一定要提醒的是,這可能是一種更加危險的訊息。

憂鬱症患者突然而異常的情緒高漲,不一定是有所好轉,很有可能是躁狂的表現。躁狂發作也是心境障礙的一種。

另外,突然的輕鬆,平靜,或者其他的「好轉」跡象,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已經決定了走向死亡。那些「好轉」的跡象,也許只是做出了這個重要決定之後的釋然。

我們可以怎樣做?

要給予突然「好轉」足夠的重視,可以去精神科進行檢查。同時,不能放鬆警惕,加強預防其自殺的措施。

(圖/簡單心理提供)
 

誤區六:阻止其就醫

不止一次看到類似的求助:我心情低落很久了,覺得生活毫無意義,一度想要自殺想去醫院檢查,但是父母不同意。他們說,你就是心情不好沒什麼大事,萬一被扣上了憂鬱症的帽子,讓別人怎麼看你?

亦或是:我被確診為憂鬱症,醫生開了藥並建議住院,但是家人覺得沒必要吃藥住院,他們覺得我痛苦到想要自殺的念頭都是兒戲,只要自己調整一下就好了。

憂鬱症的污名化,如今依舊存在,身邊的人誤解不僅大大妨礙了憂鬱症患者接受正確的治療,還讓他們感到的羞恥和自責,甚至加重病情。

(圖/簡單心理提供)
 

我們可以怎樣做?

作為他的家人和朋友,我們要正視憂鬱症以及它可能帶來的自殺念頭,不要諱疾忌醫。

憂鬱症作為一種可以明確診斷並可以治療的疾病,與其他任何疾病沒有本質區別。它並不是出於太脆弱,並不應該被責備,並不意味著「不正常」,只是意味著「生病了」。並且,它和生理疾病一樣需要重視。

在身邊人出現憂鬱的症狀,且已經產生自殺的念頭時,我們作為非專業人士,在避開以上這些誤區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鼓勵其尋求專業的幫助,就醫並遵醫囑進行治療。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做什麼?

讓他傾訴自己的感受,認可他表露出的情緒,認真對待他自殺的想法。

關注自殺的線索。比如:言語,文字中的自殺念頭;突然改變性格或行為;近期身邊有人自殺,或者社會上有自殺事件;近期有重大事件刺激;感到生活無價值,自責,自卑;過去有過自殺史;獨處突然增多;表情淡漠;準備遺書;送出珍貴的東西等等。

從交談和觀察中,評估危險的程度。比如:試圖自殺者是否有求助;主動告訴他人自己想要自殺;是否已有明確的自殺計劃;近期是否嘗試過自殺;是否已經準備好「後事」,等等。

(圖/簡單心理提供)
 

希望每一個看見自殺訊息,接到自殺求助電話的人,都不要再手足無措,希望每一顆決定要隕落的星星,都能在別人的幫助下,重新找回引力。

我們希望更多人看到這些內容,不過,希望你永遠都沒機會用到。

風傳媒提醒,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保護那顆決定要熄滅的星星│我們希望更多人看到這些內容,不過,希望你永遠都沒機會用到。)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