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進入深山,會被一群軍人強制驅離?這座山裡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2017-06-25 08:30

? 人氣

事情發生得那麼快,令查克反應不及。前一分鐘,吉普車還開在狹窄的小路上,輪胎與崎嶇不平的地形搏鬥,車軸向上跳過像重機一樣大的石頭和覆蓋苔蘚的樹幹,然後毫無預警的,整輛車被像煤煙囪一樣粗的斷枝拱起往上拋,騰於空中。在那一瞬間,可以感受到純粹失重感。接著吉普車重重落地,左前輪爆胎,橡皮碎片噴向車子的擋風玻璃。

查克急踩剎車,受損的吉普車一動也不動的停在路中央。短暫的片刻間,周遭一片死寂,接著他女兒艾希莉歡快的笑聲從後座傳來。

「哇,好棒!再來一遍!」

查克回頭看她,然後看看坐在旁邊的黛比。姊姊已把頭伸出車窗外,查看損害的狀況。從查克豐富的經驗來判斷,他很確定只有輪胎爆掉;當車子飛過斷枝落下時,一定碰到了鋒利的頁岩。他可以在10分鐘之內換好輪胎,但往前看,看著在他們面前朝茂密森林蜿蜒而去的路,他覺得離預定的目的地已經不遠了。雖然巡山員先前向他保證這條路開得過去,但最後這段路,路況明顯變差許多。如果非要查克推測的話,他會說,橫越這條小徑的危險程度屬於第九級;就算是他單獨一人開,就已經夠危險了,何況他還得擔心女兒和姊姊的安全。

他把手伸進前座置物櫃,拿出一天前從網路下載的地圖,快速瀏覽一遍,確認還要開6公里才能到達山頂;越接近布蘭卡峰和附近的小湖──那裡是他們本來的目的地──地形只會越差。艾希莉顯然很享受這趟兜風,但查克不會再冒爆胎的險,或者更糟,她坐在後座,萬一翻車可怎麼辦。

他不後悔帶女兒來,她就像黛比一樣,都是他的犯罪拍檔,她特別高興能跟爸爸和姑姑共度這樣特別的時光。泰咪沒辦法不讓她去,但要查克保證這是趟「軟性」的調查。不管目的地是哪裡,在第九級的路上四處開,一點都不「軟性」。

「我覺得我們到不了小湖,」他說,把地圖交給黛比:「換好輪胎後,可以往回開,停到瀑布旁邊,在那邊望一望山谷,景色還是很美。如果發光體又出現,從那裡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黛比沒回答。他推開車門下車,走向行李廂,拿出裡面的千斤頂和備胎。艾希莉從後窗對他扮鬼臉。他可以感覺出黛比很失望。他們所進行的研究,從六星期前於陣亡將士紀念日在瞭望塔上看到發光體開始,而他們這一趟要去的布蘭卡峰附近的小湖,據說就是那些發光體出現的地點。黛比甚至在幽浮協會文件中讀到──儘管聽起來很瘋狂──有些調查人員已開始懷疑,根據發光體的軌跡,它們可能來自某種水下基地,而他們希望能在附近搭營過夜,準備用高解析度攝影機錄下一切。

不過,首先得要到札帕塔瀑布才行。雖然九公尺的瀑布切穿了桑格雷德克里斯托山底附近一個隱蔽的峽谷,但停車場夠高,視野良好,可以看到整座山谷,包括他和黛比上次看到發光體出現的沙丘。

查克去換輪胎時,聽到姊姊和女兒聊起幽浮、外星人基地和「兄弟無用論」──因為艾希莉的哥哥覺得「要過節的話,顯然有比在荒野中找外星人更好的選擇」。艾希莉對於空中可能有東西可看,感到很興奮。當他們開到巡山員休息站時,爸爸和姑姑在陣亡將士紀念日拍下的影片,她已經在車上看了十幾遍了。

儘管這影片不足以讓人信服──不論查克如何調整影像品質──他們仍想進一步了解發光體飛到哪裡去。他們等不及下一個陣亡將士紀念日,查克跟泰咪討論過後,決定7月4日要跟黛比再次出發,代價是得買一張新餐桌給泰咪。他在丹佛的車庫拍賣會上買到高解析度相機,希望這次能有所斬獲,最好還能發現讓泰咪也不得不信服的東西。

20分鐘後,他們又上路了,但朝另一個方向走,重新回到往瀑布底的路上。一路上還是同樣顛簸,吉普車每隔一、兩公尺就騰空,而查克盡最大努力,避免碰到任何鋒利的岩石,以免傷到新換的輪胎或輪軸。不過,他發現車子的搖晃程度不大,艾希莉也有同感,因為當他們停在停車場外,前輪停靠在一個往山谷方向的陡坡邊時,她在後座上躺平睡著了。

查克和黛比打手勢而不講話,安靜的調整晚上要用的裝備,以免把艾希莉吵醒。查克在吉普車門外,把有高解析度錄影功能的夜視照相機固定到三腳架上方。他們打算整夜待在車內,讓引擎保持發動。巡山員警告他們,這裡有山獅和熊出沒,這一點回家可不能告訴泰咪。他認為透過擋風玻璃就可以看到很多狀況,很安全。

一切都準備就緒,查克回到方向盤前,頭往椅背靠。即使在晚上,他面前的景色還是很驚人,星星和月亮照亮半個山谷,在他面前像個洞開的碗,一直延伸到地平線上波浪狀的沙丘,幾乎和瞭望塔一樣有地利之便。大自然真是賜給茱蒂.梅索林賺錢的大好機會,觀光客源源不絕。查克不確定自己何時打起瞌睡,黛比在凌晨一點抓住他的肩膀想把他搖醒時,得用上雙手才叫得醒他。

她眼睛張很大,他的目光順著她的視線停留在擋風玻璃上。

天啊!一個、兩個、三個,發光體不斷出現,在沙丘上升起,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射出山谷,算不清到底有多少個。這些發光體不是來自他和黛比上次看到發光體的位置,但一樣明亮,一樣是橘色和紅色。那些發光體的數量似乎是在瞭望塔看到的2倍,也許有24、25個,一顆光球接著另一顆光球,曳出一道光亮的軌跡。它們移動的速度比上次看到的還要快,更不規則,越飛越高時,幾乎要撞到別顆。

查克跳出車外,也不管附近有沒有山獅和熊,抓著攝影機就對著發光體錄起來。他再三確認這東西確實有在拍攝,然後一邊盡量專心看路,一邊跟著發光體往上坡走。他沒注意算時間,但應該不可能超過一分鐘,接著發光體突然消失,就像出現時一樣突然。查克眨一眨眼,視線中只剩微微的紅橘色光暈。

「真不敢相信,」黛比低聲說,然後看著車內的艾希莉,她仍在吉普車後座熟睡。「我們該把她叫醒了。」

「現在叫醒她,她會把我們的頭咬掉,竟然讓她睡,害她錯過幽浮。最好還是假裝我們自己也在睡。一起看錄影帶的時候,裝作第一次看到。」

「很高興你年紀這麼大了還沒變笨。腦筋轉得比一個12歲的孩子還快。」

黛比推了他一把,然後偷偷窩回像繭一樣溫暖的吉普車上。

「這煙火好酷喔!爹地。但我認為在山上放煙火是非法的。」

查克坐在黛比旁邊,雙手撐著頭,看著艾希莉在發光的電視螢幕上,用手指追蹤發光體在沙丘上飛升的蹤跡。

毫無疑問,她是對的。在大螢幕上,他們可以看得很清楚,光球只不過是煙火,被透明、乾燥、黑暗的氣流抬起,從藏在沙丘下某處湊合搭建的發射台飛出來。查克不需要看黛比,就知道她也一樣失望。他覺得自己很蠢,竟然對像煙火那樣簡單而常見的東西感到興奮。這並不表示他們之前在瞭望塔錄到的也是煙火,但這一次,他們明顯被熱血沖昏了頭。

這又是一個「特定地點心理暗示」(locational suggestion)的例子,查克在心中告訴自己。這種事很常見,即使是有經驗的調查員也難免會碰上──去一個已知有特定類型現象的地方,無論是幽浮目擊、大腳怪還是鬼魂,大腦就準備耍花招:熊變成了大腳怪、風鈴變成了鬼、煙火變成了幽浮。

「妳說的真對,這裡規定禁放煙火,」查克終於出聲,掩飾自己的不滿:「我們得把這個錄影帶拿給巡山員看。」

他要黛比開始準備早餐,自己則起身去拿跟電視接在一起的攝影機。不只是因為他的儲備副警長身分,才促使他跨出車外、穿過停車場和巡山員小屋之間短短的距離;他還感到自己被放煙火的傢伙給騙了,因此心有不甘。不過,老實說,他們並不是針對他,要怪也只能怪他和黛比自己騙自己。可想而知,下次他們又要計畫出遊時,泰咪肯定會拿這件事出來說,以此跟他爭執。

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讓泰咪找到更多不信他的理由。她是最支持丈夫的妻子,但遲早他還是會踩到她的底線。尋找讓她相信的證據這件事,每失敗一次,都會危及他對自己的愛好能投入的程度。

當他在這個鄉下辦公室後面一角,找到坐在辦公桌後的巡山員時,他已經氣得要冒煙了。這名巡山員整個人長得像火星塞,肩膀跟查克幾乎一樣寬,髮型一半像碗公,一半像鏟子。面對查克,她立即產生防衛心態,否認在她管轄的領域內,有任何人能在她不知情之下放煙火。但是當他給她看過影片後,她的態度很快就變了,並且向他保證,有人要遇到大麻煩了,而且有這支影片為證,放煙火的人即使沒被判坐牢,那也得面臨很高的罰款。

接著,她看著他,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不過,你晚上在那裡拍什麼?找山獅?」

「幽浮。」

查克緊接著向巡山員解釋,他和姊姊是幽浮調查員,他們在陣亡將士紀念日那天看到發光體,多麼希望這次可以確認他們目擊到的是幽浮,卻只看到煙火。

查克想到她這麼嚴肅,猜測她的反應,不是被逗樂,就是對他嘲笑到底。然而,她的反應卻令他大吃一驚。

「嗯,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她說。

她告訴他,幾個月前的某天傍晚,因為疑似有母灰熊死在山上,她騎馬出去調查,地點就在沙丘後頭,也就是查克和黛比上次目擊到發光體的地方。巡山員騎上她的馬,頭一次跑這麼遠的距離,到山上尋找熊的屍體。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六個武裝的人,他們都穿著迷彩裝,背著像是機關槍的武器,毫不含糊的告訴她,這個特定的領域是禁區。

她的馬在她身下嘶鳴,並閃開那些傢伙,差點就把她摔到地上。她憤怒的對那些穿迷彩裝的男人說,她是巡山員,這是國家公園的領土,她有充分的公權力。這些男人回答,她的公權力止於往後退幾公尺處,說完他們就把她的馬調頭,硬要護送她回原路。她到今天還是不知道這些軍方人員是打哪來的,或有什麼樣的基地可能藏在山上。她熟悉這裡的地形,因此不相信他們只是徒步經過,他們附近一定有常設的營地。但她的高層只告訴她,將來要避開這個地區。

查克一面聽她說故事,一面後悔剛剛沒有帶筆記本來。查克不得不承認,昨晚的發光體確實是煙火,但他和黛比上次看到的發光體,是否可能與該地區的祕密軍事基地有關?

同樣耐人尋味的是,一個巡山員竟然會被穿迷彩裝的武裝男子,毫無理由的趕出國家公園。巡山員也是聯邦探員,但那些人卻持槍硬要送走她。

即使非陰謀論者也可以看出,真正有權力的,不是有警徽或執法者身分的人。一山還有一山高。

有些祕密可以回溯到幾十年前,而無論你是刻意探尋它們,還是無意間碰到它們,結果可能同樣危險。

作者|班.梅立克

以優等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自從那時起出版了15本書,包含:被改編為奧斯卡金獎電影《社群網戰》的《紐約時報》暢銷書《Facebook:性愛與金錢、天才與背叛交織的祕辛》(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以及售出1,500萬冊、翻譯成12種語言,並被改拍為凱文.史貝西賣座電影《決勝21點》的《贏遍賭城:麻省理工高材生教你橫掃21點》(Bringing Down the House)。

他也出版了暢銷全國的《從前從前,在俄國》(Once Upon a Time in Russia)、《醜陋的美國人》(Ugly Americans)、《非法手段》(Rigged)、《逮住賭城》(Busting Vega$),以及寫給兒童的《打敗老鼠》(Bringing Down the Mouse)。目前定居波士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北緯37度的神祕訪客:外星人為何都沿著這緯度「做案」?古文明遺跡為何多分布37度線?特勤混入民間組織是蒐證還是滅跡?》(原標題:成串發光體深山起飛,想追查軍人持槍驅離)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