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外星人綁架事件專家的哈佛醫學博士:《他們異類,他們成功!》選摘(3)

2016-02-09 04:50

? 人氣

約翰.E. 梅克(John E. Mack)後來投入外星人相關研究,卻因此被同僚、友人鄙視。(取自Today in History)

約翰.E. 梅克(John E. Mack)後來投入外星人相關研究,卻因此被同僚、友人鄙視。(取自Today in History)

創新向來是由發生在我們身外的事情所定義:就像福特製造汽車、愛迪生發明燈泡,以及賈伯斯創造iPhone 之類的老掉牙故事。

但如果是內在創新、身分轉型呢?有什麼創新實踐可以讓我們探索自己的內在?要如何找到與我們所要、所需的事物相連接的途徑呢?還有,要如何培養我們轉換跑道的勇氣呢?

在商場上,談論新成立企業轉變方向或與組織相關的策略轉向是很平常的事。但在異類經濟中,我們所謂「轉向」(pivots)的意思,是指個人的轉向—一個在人生道路上做巨大轉變,以追求更大的成就與啟發的經驗;轉向意指即使面對自我懷疑、來自社會的壓力、組織內部的抗拒或社群的反對,也要有勇氣走上新的道路。這表示即使前途不確定,你也必須有意願踏進一個未知的領域,以徹底轉變自我。就像童話故事裡的愛麗絲一頭栽進奇境,或桃樂絲走在黃磚路的旅程那樣,轉變方向可能意味迎向未知的探險,而沒有期待一個完滿的終點。

約翰.E. 梅克(John E. Mack) 博士於1930 和1940年代在紐約市長大。他上歐柏林學院,1955 年拿到哈佛醫學院醫學博士學位。身為一名精神分析專家,梅克在他職業生涯的早期幾年研究兒童發展與認同形成。他在哈佛任教三十多年,並在1977 年以湯瑪斯.愛德華.勞倫斯(T. E.Lawrence;譯註:又稱「阿拉伯的勞倫斯」)的傳記《亂世王子》(A Prince of Our Disorder )一書獲得普立茲傳記文學獎。

梅克在他的專業領域中聲望極高,因此在1980 年代得以接近多名政要,以進一步了解冷戰的根本原因。梅克是公認的卓越臨床醫師,也是劍橋醫院精神科這家哈佛大學附屬教學醫院的共同創辦人。

由於他的專長,梅克終其職涯都對特殊人物感興趣。然而,在1980 年代末期,他涉入一項既危及他的事業,也傷害他與許多人友誼的研究。他開始研究外星人綁架事件。

在第一次聽到外星人綁架現象時,梅克也心存懷疑。他回憶說,自己當初認為那些聲稱與外星人相遇的人必定是瘋了。但他仍從家裡進行幾場催眠回溯。結果他與這些病人的相處時間越長,就越清楚他們並非心理不正常。

外星人的存在與否眾說紛紜。(圖/amusingplanet)
外星人的存在與否眾說紛紜。(圖/amusingplanet)

梅克在1994 年一次受訪時說:「我認為這是一個真實可信的神祕事件。而我認為我們得承認『我不知道』,才能學到東西。」

這是異類人物在轉變人生方向時的一個特性——遇到未知的事物時無法置之不理。好奇心迫使他們踏上未必會找到所有解答的旅程。骨子裡就是異類的梅克,就這麼一頭栽了進去。

梅克與他的團隊總共訪談了數百名各種年齡、背景,聲稱曾被外星人綁架的人。梅克沒有把這些經驗貼上新的心理障礙或症候群標籤,而是主張社會有責任改變其對實際存在事物的期待與認知,以解釋這種現象。此一立場為梅克招來很多批評。

「這不屬於任何一個學科,」梅克在1997 年的一次訪談中解釋。「它不屬於心理健康,不屬於物理,不屬於宗教,不屬於人類學,不屬於科學史。但這些學科多少都可以出點力。重點是,如果有某件事情不符合我們對現實的概念,而擁有某種不符合現實概念之經驗的人心智是正常的、態度誠懇、沒有什麼好處可得,且實際上對其他實際存在的事物持開放態度,那麼在我看來,學者的責任就是要開始質疑我們對現實的概念。」

梅克投入外星人綁架事件研究的轉變是一個深刻的人生轉向。他研究得越深入, 越了解傳統科學無法解釋許多和宇宙相關的事。這個結論使他直接槓上自己的部門, 許多同僚認為他的研究太「離譜」而不理他。在被家人孤立又與學術機關發生衝突的情況下, 梅克轉向其他人的支持,包括贊助他研究的慈善家勞倫斯.洛克菲勒(LauranceRockefeller)、來找他談話的伍迪. 哈里遜(WoodyHarrelson),還有為他的學術自由權利辯護的律師兼哈佛大學法學教授亞倫.德修茲(Alan Dershowitz)。

1994 年,哈佛醫學院院長召集一個同儕委員會,對梅克的學術研究進行調查。那根本是一場審問,令梅克覺得受到迫害與誤解。雖然院長最後在委員會面前再度肯定梅克博士的學術自由,但傷害已經造成。

眼看自己的專業聲望搖搖欲墜, 梅克的焦慮與怒氣上升。卡莉馬納普洛斯告訴我們:「在自己協助創辦的機構中成為不受歡迎人物,讓梅克很難受。」雖然總是有點特立獨行,梅克卻也能在這些主流體系中取得成就並與之共存。當這些機構對他的操守提出質疑,他就尋找新盟友。他建立自己的網絡並與志同道合的同事、朋友發展關係。對任何致力於深刻轉變人生方向的人來說,擁有一群真的了解你,支持你的轉變,並幫你管理「反對者」的隨從是必要的。

你也必須學會應付唱反調的人。不要只安於當個孤單、被誤解的外人。如果你轉換方向,就帶一些人與你同行。用他們可以理解的語言,如果他們不能馬上懂,也不要感到氣餒。要有耐心,要知道任何個人方向的轉變都有模糊地帶,而那些未知的事物會令我們不安。

梅克的故事,說明人生轉向可能帶來的風險。這看起來也許很浪漫,但是像唐吉軻德那樣衝向風車可是非同小可之舉。特立獨行者的作為確實令人難懂。但約翰. 梅克並不怕提出大哉問。他公然和外星人存在與否這個問題角力的勇氣,也許會在歷史上獲得好評。然而對許多考慮轉換人生方向的人而言,梅克的故事凸顯了偏離原路太遠會遇到的巨大挑戰。梅克越深入經歷外星人綁架者的意識,就越受到哈佛學術界和科學機構的孤立。

對許多特立獨行的異類而言,創新的過程也許不是很美好。他們的構想也很少立刻獲得賞識與接納。我們有時候可能進入很遠的未來,然後發現自己處在遠離現實所能接受的境地。

本章所提的許多異類,在踏上非凡的人生轉向之旅時,不是招致爭議就是被人誤解,例如約翰.梅克博士或安東尼奧.費南德茲。有的雖然成功從主流轉換方向,但仍必須證明自己,不斷努力爭取社會(或公司)的理解與重視。

無論如何,這些故事均顯示,屹立不搖的信念、對核心價值的投入,以及拒絕讓他人的意見左右他們的存在,可以幫助個人展開人生的轉向。即使他們的舉動未必能被充分理解,卻也能把自己的人生帶入一個嶄新、最終使自己更滿足的方向。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作者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畢業於布朗大學與牛津大學,「內部起業家聯盟」(League of Intrapreneurs)共同創辦人,也是「智慧黑客」(Wisdom Hackers)這個孕育哲學大哉問團體的創辦人。另一作者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曾於《衛報》(The Guardian)擔任記者,專門報導環境問題;也曾在倫敦智庫與諮詢公司「永續」(SustainAbility)擔任顧問。

《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著,時報出版。(時報提供)
《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著,時報出版。(時報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