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與霸凌無所不在!他從跨國企業愛凹印度女職員加班,揭性別種族歧視是如何殘害勞工

2020-06-21 08:30

? 人氣

社會上的霸凌與歧視無處不見,只要是「錯誤」的族裔或性別就宛如低等公民。(美聯社)

社會上的霸凌與歧視無處不見,只要是「錯誤」的族裔或性別就宛如低等公民。(美聯社)

一個產業的文化,會影響霸凌的蓬勃程度。影視圈和執法單位是兩個很好的例子。就前者而言,若想站到鏡頭前,一定要好看迷人。如果高位者不這麼看你,覺得你不如那些美女帥哥,你就可能遭到霸凌。外表決定際遇。

在執法單位裡,多年來都認為女性並不適任,天生體能條件不足。立下這種標準的人也霸凌某些種族,當這些人來到美國,便已被貼上特定標籤。

舉例,非裔美國人常被認為懶惰。相形之下,瞧瞧美國北部是什麼情景,尤其波士頓。這裡很多警察都是愛爾蘭移民,他們在一個充斥同類的環境中得到工作。

進入之門為他們敞開,進去後升遷不難。簡單說,這個工作場合及文化,讓大家陷入一種因循文化,隨時間過去不斷加深。

相對地,黑人不僅很難得到警察職務,更往往成為後者標靶。最近就有一名警察被錄到這麼一段:他攔下一名白人的車停靠路旁,這名白人問:「呃,你不會想要射殺我吧?」這位警員說:「不會。你沒看電視嗎?我們只射黑人。」

想想這種心態,而這一人極可能反映那整個部門。這種偏差使他拿既定的態度看待白人以外的族裔。

那可能見於各產業

一個產業或公司的主要文化,不見得支持霸凌,卻不代表霸凌就不會發生。

某印度婦女在一家小公司擔任要職,當她接下更多職責一段時間後去找經理談。她發現自己每天工作九到十個小時還沒空吃午餐,公司裡沒第二個人忙成這樣。她要求經理把一項職責另行分派,讓她好專注於公司目前的一項重點專案。

經理沒有肯定她的辛勤或她對新專案的發想創意,反而做出人身攻擊,對她的表現表示不滿。在此之前,經理對她從未有過負面評價。

這個反應令她驚愕沮喪,當場決定辭職。之後她聽說,她的工作被分給十個人,經理沒再補人,省下一筆薪資。她不禁懷疑經理是否出於財務動機逼她走人。

種族偏見也可能在背後推波助瀾。她留意到,當她起身捍衛自己,那經理一臉訝異,他可能存有刻板印象:印度婦女較其他族裔的女性來得順從聽話。也許他以為:「我可以這樣對她,她不會抗議的。就算會,也不過咕噥兩句,絕對很好處理。」

霸凌是一種生活方式

在霸凌聞名的產業當中,某些企業與子行業鶴立雞群。職業運動是很好的例子,美式足球尤然。

我們再次看到霸凌與種族歧視的關聯性。有許多年,社會普遍認為非裔美國人欠缺足夠智慧擔當四分衛。物理學家威廉.肖克利 ( William Shockley  )曾因在電視上一番言論引發軒然大波:「我的研究使我不得不相信,美國黑人在智力與社會表現的低下,主要來自遺傳。基因天生如此,後天無法做出什麼改變。」這個公開見解破壞了他的聲譽。

要能縱橫職業運動,意謂要能同時掌握許多層面,賽事瞬息萬變。多年過去才終於出現首位非裔四分衛,即便如此,當時仍被視為創舉,是某種實驗,或藉此提高民眾對賽事的關注度,眾說紛紜。

這種特性見諸許多業界,公司文化對某些族群抱著刻板思維,導致高層持有偏見,無法純粹以個人看待,在狹隘偏頗的觀念作祟下表現出霸凌行徑。有時他們並不自知流露這類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e  ) (意指從事物上尋找確認跡象,以符合自己的主觀認知 )。

你可以在影視圈、執法部門以致幾乎各行各業看到這種偏見,那些屬於「錯誤」族裔或性別者宛如低等公民,而同樣這種偏見,也使他們卡在基層。這也是一種霸凌,讓人無法晉升到其能力所及之處。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橡實文化《被霸凌,怎麼辦》(原標題:為何霸凌活躍於各行各業?)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