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起飛,真能讓人民幸福嗎?40年前女工們的真實生活,戳破蔣經國的承諾

2017-04-14 09:00

? 人氣

人人貢獻能力之後,真的能人人共享幸福成果嗎?(圖/外鄉女提供)

人人貢獻能力之後,真的能人人共享幸福成果嗎?(圖/外鄉女提供)

當時十大建設正在進行,經國總統喊話:「現在的時代,不是個人主義的時代,而是要人人貢獻智慧、能力,人人同享幸福成果的時代!」但人人貢獻能力之後,真的能人人共享幸福成果嗎?一部還原70年代女工處境的戲劇,道出小老百姓的無奈而真實的日常……

無論是臺灣或是海外,文學改編的戲劇影劇作品不勝枚舉。近代如英國的奇幻文學《哈利波特》、中國的宮廷劇《後宮甄嬛傳》,其迴響之巨,有目共睹。將文學改為戲劇演出或是拍攝成影視作品,讓文字轉化成生動的畫面,不僅讓已閱讀過的人有了再次的深化印象,也增加平日鮮有閱讀習慣、或無暇閱讀的人,在短時間內接觸、吸收文學背後人文涵養的機會。

話雖如此,若是戲劇製作過程中稍有輕忽鬆懈,反而破壞了優美字句所虛擬的美好景象,文學改編戲劇或影視,是豪賭,也是險棋,背後能帶來的巨大效應卻讓人前仆後繼,難以脫離。

《外鄉女》改編自臺灣工人作家楊青矗老師的作品,描寫70年代工廠女工各自的生命故事,雖然描寫工廠女性作業員的生活,卻也反映出當時臺灣社會各種面向的生活。

外鄉女作者楊青矗老師在首播後發言。(圖/外鄉女提供)
外鄉女作者楊青矗老師在首播後發言。(圖/外鄉女提供)

由於故事發生背景是某個時期的臺灣,要重現70年代的環境、衣著等,需要精細考究,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大簡單,更難的卻還在後頭。如何將白紙黑字變成生動鮮明的畫面,並迅速吸引觀眾,同時在短時間內將劇中人物的性格背景全弄清楚,無一不需精心的安排。

故事由新聞播報與宿舍內伏案書寫的邱錦鳳拉開序幕,從她的口述搭配相應的畫面,迅速將發生背景交代完畢,隨著劇中人物一一登場,我們很快地認識劇中個性迥異的外鄉女們。雖然飄著細雨,卻在庭中手持歌本愉快歡唱的舒麗,聲如其名,聽來舒服、清麗。

雨都下成那樣了,還可以在戶外唱得這麼高興,只差沒有撲蝶但也無蝶可撲,加上隨後跟出同歌共舞的兩位女孩新菊與清梅,可見是天真浪漫的傻妞小隊(蓋章)。

女工們在雨中快樂歡唱著。(圖/外鄉女提供)
女工們在雨中快樂歡唱著。(圖/外鄉女提供)

裡裡外外叨念的舍監張媽媽,見到一天洗兩次澡的錦鳳,忍不住數落她浪費,不但看出張媽媽的囉唆節儉,也透露錦鳳與眾不同的隱藏身份。為什麼?做工賺錢都來不及了,誰有那個閒工夫一天洗兩次澡?

愛貪小便宜又烈性的秀卿、沉靜卻默默關懷他人的美娟,吊兒郎當的土地仲介徐俊龍、溫厚慈祥的麵攤老王,最後帶到個性鮮明激烈的本單元女主角「黑美人」沈紫英,劇情中的種種細微末節有如絲線,近看纖維條理清晰,遠看卻是巨幅燦爛錦緞,每個人性情形象都燦熠難掩。

70年代的臺灣是什麼樣子?讓我們回到錦鳳口述的1978到1980年。當時十大建設正在進行,讓人民對經濟有了美好的想望;蔣經國、嚴家淦於五月就職第六屆正副總統,經國總統並發表講話:「現在的時代,不是個人主義的時代,而是要人人貢獻智慧、能力,人人同享幸福成果的時代。」

整部戲對歷史再現相當考究。(圖/外鄉女提供)
整部戲對歷史再現相當考究。(圖/外鄉女提供)

然而,人人貢獻能力之後,真的能人人共享幸福成果嗎?透過黑美人的口中得知:工廠裡的女工們埋首車著趕工交貨的織品,每月只能賺取微薄的薪水,旋即交給家中支付日常所用;遊手好閒的經理卻是四處搭訕摸進行職場性騷擾,悠哉得很。

那個「不是個人主義的時代」,女工們沉默地支撐著臺灣大多數的經濟,卻毫無回饋,只能自己憑著瓊瑤小說、流行歌本,甚至偶有一次的電影來娛樂消遣,極少停留片刻,檢視自己「心內的稀微」。

仔細觀察,同在工廠作工、偶爾與宿舍女孩們嬉鬧的錦鳳,其實是非常突兀的存在。其他人的情緒有如峭壁旁的湍急大江,錦鳳卻是幽林裡靜謐的小溪,而黑美人,就是拍打巨崖的激浪。

起初秀卿為了偷用牙膏遭美娟怒斥,兩人扭打成團;後半段工廠通宵趕工時,看著體力不支趴在桌上熟睡的美娟,卻又忍不住假責備真關心;大嗓門罵起人來不留情的張媽媽,見到自殘未遂、重回宿舍的黑美人,倒是苦勸起來;而遷怒錦鳳、老是酸言冷語挖苦的黑美人,帶著孩子在戲院遇見錦鳳及男友倒是熱情無比。

身為社交障礙重症患者的我一直在想:這種時好時壞的人際互動到底為什麼?不為什麼,這就是人生。苦苦的人生既漫長又短暫,既然漫長,何以自溺、如果短暫,何以自困?

這些外鄉女們無暇思考人生的意義,因為她們有養家的經濟壓力、有趕工的業績壓力。當這些最現實的因素橫在眼前,誰還有心琢磨種種夙怨舊仇?

故事圍繞在一群女工的生活。(圖/外鄉女提供)
故事圍繞在一群女工的生活。(圖/外鄉女提供)

錦鳳卻是琢磨著的,不僅在心中琢磨他人的背景來歷,還要去四處探究,而她的探究是真的關心、還是為了論文?從她與其他女工的互動看來,錦鳳實在是欠缺人情世故,甚至更明一點地說,只是個功利的書呆子罷了,加上唯恐被識破身分而時時緊繃情緒,將工廠的「工作」當作「功課」般拼命,直到美娟問她:「妳是想要贏誰?」才愕然沉思。

蔡康永曾在《痛快日記》一書提到:「就像小斑馬與小野牛,被獅子老虎追著跑的時候,會本能的快跑,跑得快就活命,跑得慢就被吃掉,沒有任何一隻小動物會發神經,去想『跑第一名』這種無聊事」。女工們努力工作、找尋機會,都是為了「求生存」,而錦鳳卻想著要贏。

就大眾看來,身為研究所學生的錦鳳學識豐富、背景階級也高人一等,在這個中下階層的環境裡,卻只是無用的「外掛」,反倒是那些工來就做、宵夜來就吃、有戀愛就談的人們,日子要過得生猛活力多了。

《外鄉女》在第一集中幾乎完整交代了每個人的背景與性格,也讓我們對故事有了初步的認識;在劇中不時出現的「孤女的願望」,是1960年代由陳芬蘭唱紅大街小巷的歌曲,作詞者葉俊麟寫著「青春是毋通耽誤人生的真義」,劇中的外鄉女與其他人們,為了家庭、弟妹、學業、愛情掙扎著、奮鬥著,他們的青春是耽誤、還是活得精彩,只能各自解讀。

而你的青春呢?

撰文|瑪莉莎

大學讀外文、研究所念應用媒體藝術,做過很多互不相干的行業例如中醫診所助理、書店店員、銀行登打員;辦過雜誌、寫過漫畫及影片腳本、企劃主持婚禮,目前從事文字工作,偶爾攝影拍片配音,是個熱愛大叔、對過度CG作品過敏的迷途過期少女

民視《外鄉女》已於4月9日(周日)晚間10點播出第1集,預計播出11集。
每周日晚間10點首播,周四晚上11點、周日中午12點半重播。
更多資訊請見官方facebook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