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計應該誰來扛、遺產如何分子女…原來清代的「紅樓夢」都已經告訴我們了啊

2017-10-26 16:50

? 人氣

「韓流」襲捲全球,很難想像這個國家曾經瀕臨破產。一九九七年從泰國掀起的亞洲金融風暴,到年底時已經蔓延到韓國,韓國耗盡外匯儲備,全力護盤韓圜與銀行。

但是一個國家,沒有外匯、就沒有信心、沒有貿易,據聞當時外國貨輪開到釜山港,還沒卸貨就掉頭開走,因為擔心韓國付不出貨款,擔心收到的韓圜繼續重貶。

賈母神救援,守住賈府最後尊嚴

這時只有「終極貨幣」:黃金才被國際接受,新就任的總統金大中不得不發起「全民獻金運動」。民間熱烈響應,記得當時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個老奶奶們抱著共赴國難的心情,流淚捐出金飾的鏡頭。

但是民間獻金對於國家財政大洞,仍然是杯水車薪,最後還是靠IMF(國際貨幣基金)伸出援手。IMF的援助不是白拿,幾乎是要交出一國的財政主權,這對於民族自尊心強烈的韓國來說,形同國恥。

賈府山窮水盡時,仍然能維持住家族一定的尊嚴,因為有一位關鍵人物適時伸出援手,帶領子孫渡過難關,她,就是賈母。

賈母傾其體己(私房財產),讓子孫獲得及時雨。賈母嫁進賈家六十多載,積攢的財產當然是金玉滿匱。譬如第七十一回,描述賈母八十大壽,賈母是誥命夫人,又是元妃的祖母,皇室與元妃都有賞賜。

「自七月上旬,送壽禮者便絡繹不絕。禮部奉旨:欽賜金玉如意一柄,彩緞四端,金玉杯各四件,帑銀五百兩。元春又命太監送出金壽星一尊,沉香拐一枝,伽楠珠一串,福壽香一盒,金錠一對,銀錠四對,彩緞十二疋,玉杯四隻。餘者,自親王駙馬以及大小文武官員家,凡所來往者,莫不有禮,不能勝記。」

賈母娘家姓史,就是民間歌謠傳頌的「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賈母從娘家帶來的陪嫁品,加上多年累積下來的金玉財寶,賈母房中堆到頂的一個個大木箱,開箱隨便取出都是奇珍逸品。

抄家之前,賈母房中的一箱箱珍寶,就已經被孫子賈璉偷著典當。顯然子孫不成材,第一個歪念頭,就會動到自己的長輩身上。還好官府查抄未波及到賈母,賈母才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備援之功。

賈母雨露,澤被榮寧二府

抄家大禍,寧國府最慘,「府第入官,所有財產房地等項並家奴等俱已造冊收盡。」(第一零六回)。寧府所有的動產、不動產、奴僕全部充公,一夕變窮、兩手空空。榮國府賈赦、賈璉這一支,也是同樣下場。

等到賈赦、賈珍獲判流放外地,不知道財政早已破了大洞的賈母,擔心兒子、姪子手上若沒帶兩個錢,肯定會被當地官員欺凌,特別囑咐次子賈政從公庫撥出幾千兩銀子作為盤纏。

已經仔細看過帳本的賈政,這時不得不跟賈母稟明財務真相,「昨日兒子已查了:舊庫的銀子早已虛空,不但用盡,外頭還有虧空。現今大哥這件事,若不花銀託人,雖說主上寬恩,只怕他們爺兒兩個也不大好,就是這項銀子尚無打算。東省的地畝,早已寅年吃了卯年的租兒了,一時也弄不過來,只好盡所有蒙聖恩,沒有動的衣服首飾折變了,給大哥和珍兒作盤費罷了。過日的事只可再打算。」(第一零六回)

看看這個曾經被形容是「白玉為堂金做馬」的賈府,竟然困窘到要變賣首飾衣服,才能籌出盤纏的田地。賈母急得直淌淚,毅然決定出手挽救賈府亂局。

賈母把眾子孫叫到房中,要兩個兒媳與鴛鴦開箱倒櫃,拿出嫁到賈府六十多年來積攢的財寶,於是賈赦、賈珍遠行的盤纏有了著落;尤氏、熙鳳、寶玉、李紈分到若干財產;外面的欠款、黛玉靈柩回鄉的花用,也都是靠賈母的體己。

按理賈母雖是賈府大家長,但是榮寧二府其實財務各自獨立,賈珍流放、尤氏等親眷被掃地出門,賈母立刻接到榮府安住,其實已經盡到親族接濟之義了。

現在賈母分產,另一房的姪孫賈珍、姪孫媳尤氏,也能分到賈母恩典,所以曹雪芹的讚佩,在這一章回的名稱:「散餘資賈母明大義」,已經表露無遺。

幸好賈母灑下這道及時雨,落難之路、子孫才能走得下去。想一想,賈府子孫以往過手銀兩何止十數萬,現在卻要靠賈母散盡手邊的現銀,因此賈政眾子孫都跪下哭道,「老太太這麼大年紀,兒孫們沒點孝順,承受老祖宗這樣恩典,叫兒孫們更無地自容了!」

賈母聚富為公,熙鳳斂財為己

賈母一生聚富為公,相較王熙鳳一生斂財為己,熙鳳過去趁著幫榮府掌管財政之便,把眾人的月錢偷挪出去放高利貸。第三十九回,襲人問熙鳳的大丫鬟平兒,為什麼「發薪日」已過了,錢還沒下來?

平兒趕緊壓低聲音說:「這個月的月錢,我們奶奶早已支了,放給人使呢。等別處利錢收了來,湊齊了纔放呢。因為是你,我纔告訴你,可不許告訴一個人去!」

王熙鳳是因為榮府支空架、寅吃卯糧,想用公款放帳賺利息,好貼補公帳嗎?我們從接下來平兒的這段話找答案「她這幾年,只拿著這一項銀子翻出有幾百來了。她的公費月例又使不著,十兩八兩,零碎攢了,又放出去,單她這體己利錢,一年不到上千的銀子呢!」。

原來王熙鳳拿著公款當金主,賺來的利錢除了部分貼補家用,主要是作為「體己」,也就是賺自己的私房錢。王熙鳳是王夫人的姪女,她們倆出身的王家,也是家世顯赫,所謂「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就是形容熙鳳的娘家。

熙鳳是大家之後,光是自己的妝奩,應該是車載斗量、不可勝數,因此她曾跟先生賈璉嗆聲過,「我們看著你家什麼石崇鄧通?把我王家的縫子掃一掃,就夠你們一輩子過的了。說出來的話也不害臊!現有對證:把太太和我的嫁粧細看看,比一比,我們那一樣是配不上你們的?」(第七十二回)

石崇與鄧通都是古代的富豪,用來形容擁有財富的程度,王熙鳳嗆賈璉,她的娘家、她帶來的嫁妝,都不輸賈家的身家,顯然王熙鳳並不缺錢,而是太貪錢,沒個足厭。

再加上抓到下人錯處時,動不動就是幾十個板子、趕出府去。難怪下人興兒(賈璉的心腹家奴)會形容熙鳳是「只一味哄著老太太、太太兩個人喜歡……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兩個,沒有不恨他的,只不過面子情兒怕他。」(第六十五回)

熙鳳的貪與狠,下場是一心聚斂的財產全被查禁,而且聰明算盡機關,卻算不到自己的福壽太短,身後連獨生女巧兒,都差點遭到賣身之禍。

對照賈母在家族面臨危急存亡的關頭,明快的散盡一生財富,讓子孫得到庇蔭,樹立了女性理財的典範。

先生扛負現在式,妻子負責未來式

自古女性似乎比男性更熱衷存私房錢,用人類學的角度解釋,應該是幾百萬年來的天性使然。從遠古人類「露西」開始,體強的男人(猿),外出打獵;體弱的女人(猿),守著洞窟儲糧,是最原始、也最天經地義的任務分配。

由於女性天生缺乏安全感,於是部分女性婚後,不是想要先生交出薪水袋,把房子登記自己的名下,就是積極的存私房錢,「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的心態,是不少夫妻為錢爭執的導火線。

過去跑線採訪時,接觸不少理財診斷的案例,發現不少家庭面臨的其實不是財務問題,而是夫妻互信與分工的問題。很多現代夫妻是各理各的財,先生薪水袋雖然沒有交給太太,但是扛起大部分的家用,先生已經所剩無幾。

妻子雖然能將大部份薪水留在身邊,但是雙方沒有量化未來的目標,沒有規劃預算,財務也不透明,夫妻對未來、對彼此,都有很深的不安全感。

如果雙薪夫妻,是由先生負責大筆開銷,太太能夠積攢餘款時,應該要像賈母一樣,不是為一己之私,而是慎守財產,扮演家庭的最後一道財務防線。

並且可以用接力的方式思考,分配雙薪夫妻的任務,先生負責「現在式」,薪水支付現在的主要開銷;妻子負責「未來式」,薪水守下來作為兩人老後的退休資產。

因為男性收入多半勝過女性,所以由男性扛負大半家用;女性缺少安全感,收入存在身邊,但是要為家庭長遠目標做規劃,特別是退休金,或是緊急預備金。

曹雪芹用賈母為公、熙鳳為私的對照,寫出他對於私房體己的財富智慧,值得後人省思。

父母分產更需要金錢智慧

同時在「明大義賈母散餘資」這個章回,我還看到其中隱蘊的分產智慧。就如曹雪芹寫的,「賈母素來本不大喜歡賈赦,那邊東府賈珍究竟隔了一層」,即使如此,賈母仍然分給落難的賈赦、賈珍各三千兩銀。

熙鳳放高利貸惹禍,最後弄得精光,但是看在掌家「操了一輩子的心」的份上,賈母也給了這個孫媳婦三千兩銀。

賈政家產未被查抄,還有一份差事在身,因此賈母沒有分給賈政,但是讓賈政這一房的寶玉夫妻倆獲得幾千銀兩,李紈母子倆也能獲得分配。而且賈府在外的欠款,賈母囑咐賈政把金子拿去變賣還賬,等於是代替當家的賈政清掉一屁股債。

賈母分產時還特別對賈政強調,「你也是我的兒子,我並不偏向」,這話其實也是在對長子賈赦說。回溯到第七十五回,賈府中秋夜團聚賞月,賈赦講了一個笑話。

「一家子一個兒子最孝順,偏生母親病了,各處求醫不得,便請了一個針炙的婆子來。這婆子原不知道脈理,只說是心火,一針就好了。這兒子慌了,便問:『心見鐵就死,如何針得?』婆子道:『不用針心,只針肋條就是了。』兒子道:『肋條離心遠著呢,怎麼就好了呢?』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著呢!』」

賈赦有意無意用這則笑話,暗示賈母偏心,但是經過這次的分產,給家族闖了大禍的賈赦,以及沒有善盡監督財政的賈政,最後都要靠老母親來收拾爛攤,應該是悔愧都來不及了,不會再有母親偏心的心結。

分產,是最需要人生智慧與理財智慧,很多子孫會因為父母分產時的私心、偏心,而埋下鬩牆禍秧。但是賈母的明斷分產、細膩考量,第二代的賈赦、賈政、賈珍,第三代的賈璉、李紈、寶玉,都是銘感恩典。

賈母分產的睿智,也讓我想起莎士比亞所寫的《李爾王》。年邁昏聵的不列顛國王,是按三個女兒誰的嘴巴最甜、誰最會哄自己開心,來決定分產的比例。結果很會講奉承話的大女兒、二女兒,分走他全部的權柄、國土、稅收,講真話的小女兒,卻全部落空。

小女兒後來遠嫁法蘭西王國,大女兒、二女兒很快就露出真面目,李爾王只用耳朵、不用智慧,錯誤分產付出的代價是孑然一身,頭上戴著用野草、蕁麻編成的王冠,發瘋流落荒野。

老人的財產,可以庇蔭子孫,留下家族一線生機;也可以腐化、分化子孫,啟動家族的自毀程式,全在於是否有發揮人生智慧、財富智慧,這是曹雪芹傳授的另一堂課。

作者介紹|朱國鳳

從台灣第一本理財雜誌開始,完整參與理財雜誌的更迭變化。

曾主跑過房地產、證券、基金、銀行、保險等財金路線,擁有產官學界豐富的採訪與撰述經驗。有感於網路興起,碎片般的知識更容易產出與取得,自我期許在眾聲喧嘩的年代,提供整合性、系統性的建議,為正確理財盡棉薄之力。

本文經授權節錄自時報出版《紅樓夢教你的十堂理財課:這次,不談愛情。讀懂書中的財富機鋒,結局大不同!》(原標題:第八章:賈母義散私房財,提供最後財務防線-父母分產要靠智慧,子孫承受庇蔭恩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