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夜店公關高呼「浪費4年讀大學,也只是負債」,這告訴了我們什麼?

2016-11-23 14:54

? 人氣

在網路時代的篩選機制下,我們的「同溫層」幾乎厚過地球板塊。天天滑著社群網站河道一般的頁面,人們以為自己見識了全世界,結果卻只是在與自己相似出身、相似學歷、相似社經地位的人的言論中反覆遊走,宛如被山神牽著鬼打牆。就像這篇近期在網路引起喧然討論的「念完大學只有負債」說,也是直到被壹週刊轉載,才在今天出現在我的資訊攝取圈圈,整整遲了一個月。

影片的作者是在網路上有數萬追蹤者的山曉黃(梗黃),現職夜店公關,根據他的臉書頁面,同時兼做主持、拍片、通告等娛樂相關工作,並以發表搞笑影片,在近來成為相當典型的網路紅人。

山曉黃以「年青人你們還在因為要不要上大學煩惱嗎?我今天來分析給你聽。」為標題,自拍影片,發表自己對於年輕人讀大學的看法。整理其論點主要是:如今年輕人讀大學已沒辦法對出社會有幫助,相比之下,不如提早進入職場開始賺錢,比大學畢業後背負學貸要實際得多。

當然這個論點的適切性還可以再討論,但網路上似乎更多的負評是衝著山曉黃在影片中傲氣逼人的態度而來。自古來說教勸世者無數,盛氣凌人的時而有之,我想在此先屏開他的態度不談,用我的觀點來加以評析。

身為一個不特別突出的大學畢業生,從來不敢以這四年的經驗自居,去教導別人什麼。但我想正好以我尚未出社會,山先生缺乏大學經驗的基礎來說,出發點對等,互相交流意見仍是有其價值的。

如果沒有教育制度

關於台灣的大學學歷浮濫一事已非新鮮話題,弊病一直存在,卻礙於政治經濟的角力遲遲無解,但在探討其價值之前,我想先談談教育制度在這個社會的功能。

一談教育,大多是人直覺其價值就在於提升人們的智識,這是其一,但我想教育制度存在最大的功能,是在於社會階層的和平轉移(一如民主制度的功能是在於政權的和平轉移)。

現代的社會階層是有兩種維度所構成的,「財富」與「長相」。其實不難去想像,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時候,比自己更有錢/更好看的人,客觀上確實可以得到更多的機會,進而去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財富是家族世襲的,繼承性非常高,而長相雖然有其變數,但往往還是有跡可循的。因此我們常常說電視上的明星「高富帥」,就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

想像一個如果沒有教育制度的社會,那社會階層金字塔的頂端,就會一代代被傳統的「人生勝利組」固定佔據。考試升學教育一方面僵化學生思想、徒然激化競爭壓力,但另一方面,確實也提供一個相對便宜的管道,使原本中下階層的子女能以最少的成本,和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點上,甚至以自己的自制力去超越他人(當然有人會抗辯,紈絝子弟還是會得到更多的教學資源啊,確實如此,但如此已經比直接各憑本事,進入職場改善許多)。當然,以約定成俗的國英社自來論斷「學力」未必合理,但教育制度的存在,的確為原本二維價值的社會,外加了對貧者相對有利的新維度。

因此這多少能回應山曉黃的第一個論點,讀大學對於找工作沒有幫助。我想這種說法對,也不對。

如果依照性質區分的話,可以把大學的各種科系大略分成三類。其一是「完全職業相關科系」,像是醫學、法律、會計,這些科系有相當明確對應的職業,而這些工作因為考選資格限制,除非接受該科系一整套的訓練,不然學生也幾乎沒可能進入該行業;其二是「高職業相關科系」,像是電機、教育、商學相關科系,對應的工作在社會上有相當程度的供給,而有相關科系的學歷,的確在技能或形象上更容易獲得老闆的青睞;其三是「低職業相關科系」,像是歷史、哲學、數學,除了學術領域之外,社會上少有跟該科系直接相關的職缺,因此若進入職場,多選擇不限科系的工作。

我想山曉黃會認為沒有必要去讀的,想必不是第一類。他的論點——或許是源於他的社會觀察——有一個很重要的假設,那就是高中畢業的起薪是22k,就算大學畢業,起薪仍然還是22k。

依此,我想他所要談論的應該是在傳統志願排名上,落在中後段的大學中,第二、三種學系的畢業生處境(尤其是第三種)。

履歷的累積

以我自己在國立大學商學院四年的觀察,知名的大企業在選才上,的確對於社會階層有相當的偏好。

例如說,大型企業常常在學期間有intern(實習生)計畫,對於文科生開出的缺額大多不須特定的專業能力,唯常常要求流暢的英文。因此甄選簡章常用全英文書寫,繳交資料更有俗稱Resume, CV的固定格式,有時有全英文interview。除此之外HR(人力資源部門)篩選的標準即是學歷、在校的活動履歷,由言談間展現的自信、領導力、組織合作能力、創意能力等等主觀因素。甚至有公司會自辦智力測驗。

因此迫近畢業的商科生們,履歷的累積成為同儕間共同緊張的話題。履歷的疊加性是相當明顯的,雖然沒有什麼量化的數據說明,要有多好的履歷才有好出路,但無形的比較壓力是不明說的默契。

累積好的經歷,就更容易找到下一份好的實習/工讀計畫,同時離畢業後的求職競爭又更近一步了。

三到五月大學徵才展,國立大學的校園不乏許多知名企業設攤,介紹自己來年的徵才計劃。徵才展有共同默契,在頂尖大學的場次會有特殊的「儲備幹部」計畫。視企業的政策而定,有些是能保障直接以中上級等進入公司,有些企業則是有量身定做的計畫,讓儲備幹部能快速在公司各部門做輪調,後直接進駐總公司。

凡例以上種種,乍看之下不就是經歷比學歷更重要嗎?其實並不。現代企業徵才龐大而細密的人資體系所形成的慣例,幾乎牢牢地跟高等教育所形成的階級重分配結合,而因學歷不符而被排拒在外的年輕人,從開始就無法打入其中。

他們別無選擇,畢業後改去務實從事的那些工作,也就正式山曉黃口中的,不論高中大學去做都一樣的,22k的職缺。即是社會相當功利的一面。

大學課程中所教授的內容,將來工作真的用得上嗎?

但是嚴凱泰說過,經歷比學歷重要啊。山曉黃的影片裡也引用了同樣的一句話。且慢下來,我們先來看看嚴凱泰的身世。

嚴凱泰中學時期就讀台北木柵的再興中學,後留學美國,完成高中與大學學業之後回到台灣,接手父親的裕隆汽車公司,隨後才開始了身為企業家,在商場上開展他的創業者雄心。

這就是問題的答案,嚴先生的個案裡,他本不需要所謂「學力」的維度以完成階級重分配,在他的新鮮人生涯裡,也無需去找工作。

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大學課程中所教授的內容,在將來工作真的用得上嗎?

以嚴凱泰先生大學就讀的企業管理學系為例。縱使在台灣,企管系也幾乎是每間大學的必備學系之一,普及率之高。在大一企管系所修的課程與其他商管學群大致相同,像是初級會計、微積分、經濟學、民法等等商業的基礎學科,自大二以後,因著學校而有所差別,主要學習行銷管理、供應鏈管理、人力資源管理、資訊管理、財務管理等等商業理論,輔以其他選修的管理理論,或者企業實習的安排。

以一個商管學群畢業生的角度,在出社會之後,確實很難找到能夠應用所謂微積分、經濟學等等學科的職缺,而對於種種的管理理論,四年紙上的文獻探討確實也對於進入公司,幫助非常有限。

就像是一個長年會被拿來開企管系學生的笑話:才剛出社會,誰要讓你管理呢?比起直接就業,當然,大學所學的知識可以說是「相當用不到」的,連號稱就業方面相當有幫助的商管學群尚且如此,想其他更偏向學術的科系,勢必學生是更嚴重面臨了這個問題。

但大學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是該成為職業訓練所嗎。抑或應該為社會上的學術研究者保留講習的場所呢。在現代,這仍是爭論不休的話題。

學貸的負債

山曉黃對於大學的觀點是非常實用性的,像是對於學貸的負債。

許多媒體都統計過大學生四年所需的花費,公立大學學費約25萬、私立約50萬。台灣大學制度一大歪斜之處,也就是獲得較多資源,畢業後對於履歷加值作用最高的學校,學費反而負擔得更少。亦有統計加計四年無工作的生活費,不論公立私立,四年下來的花費(或負債)都約莫在100萬上下。

於是山曉黃在影片裡的敘述合理,以大學四年的時間工作,確實能夠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而這些錢即是「原本要讀大學應付的花費」。

他的立論是,四年在職場存錢,苦幹實幹後多少能達到四、五萬的月薪,此時相比於大學畢業生的兩萬兩千元,看起來確實是令人稱羨。然此一論點有一些邏輯上的瑕疵。

花四年時間認真工作,得以從兩萬二的薪水提升到五萬,或許是人人皆然。那大學畢業生在他們畢業四年以後,同樣也能達到四、五萬的薪水,只是先後順序,時間問題。既然結果相同,如此一來差別就只剩這大學四年,接近100萬的支出。這100萬元是否就可以視為對一個大學生,四年之後能夠有所加值,進而取得高起薪的工作的一項投資呢?

山曉黃說,大學四年畢業後獲得了三樣東西:一堆朋友,兩萬二起薪和負債。

在現代社會階層、傳統學校志願排序以及雇主的喜好高度重疊的社會,一個大學畢業生的起薪是否為兩萬二,非常殘酷地,往往由大學的志願決定。

而選擇了大學,同時也選擇了你四年後那「一堆的朋友」,一間大學匯集相似學力的人,施以相同的教學方針,畢業後各自開始從事類似性質的工作,翻譯成網路時代的語言,大學四年,決定了一個人未來人生的「同溫層」。

這樣的事並沒有對錯,卻是當代的社會現狀。山曉黃也說,如果想要進大公司的話,還是好好把大學讀完吧。不同的說法,殊途同歸。

贏的是時間,輸掉的也是時間

大學是否有讀的價值?對於在傳統志願排序後位的學校,求學的目的是以求職為主的大學生,確實是學無所用,卻要付出大把代價。

這麼去比喻好了,當代社會就像是一棟百貨公司,每一個樓層各自有不同的功用。大學教育就像是那一座電梯,年輕人可以選擇搭乘,憑自己的努力到達某一個樓層,終其一身在那裡深入、耕耘;搭電梯需要等電梯,需要時間,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直接走樓梯上二樓,或者就在一樓努力生活。有些人出生就在五樓、十樓,這都沒有對錯,亦無好壞。

一輩子一次的際遇選擇,很難去論斷其價值。時光一去難倒回,至少以台灣社會目前的現狀,不讀大學直接就業的選擇幾乎是不可逆的,也很難在以後重新補齊,而不付出更多代價。我想,山曉黃的四年說贏的是時間,輸掉的也是時間。

後記。除了上大學價值的辯證,山曉黃的立論還有一些不夠周全的地方。像是每一個職業都有其不同的壽命週期,同時,也有對應的發展上限,並不是說在一個職業十年、二十年,薪資的金額就能逐年無限制地提高。也因此提早進入職場,就不再像是他說得有那麼大的價值。

另外,許多工作雖然有相當好的待遇,但週期是有限的。像是許多人夢想的空服員、運動選手,甚至是山曉黃自己從事的夜店公關。在自然人的體能與相貌的限制之下,到了一定的年限必須轉換跑道,幾乎是這類職業的必然,我想這也是所有人在考量自己未來目標中,不可去遺漏的一點。

在影片的末尾他還舉了跟女朋友結婚的例子,這點我選擇不加以評論。畢竟以他實用性的思維,還是圍繞著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男生找一個對象成家是實踐自己人生的一個階段,並向親家擔保自己一定能夠「養」家,在婚後不讓家庭主婦的女方「餓死」。或許因生活圈的不同,人對於婚姻的想法也相當分歧,在此尊重。

最後,主觀地,我想分享一個讀大學給我的收穫。在四年形形色色、好或壞、充實或空虛的教育之後,我學到的只是對各種事物更多的思辨,在第一時間更難以去評斷。我想就自己而言,就算有一天我能有50萬的月薪,或許我還是很難信誓旦旦地面對鏡頭,去教導現代的年輕人些什麼吧。

*作者簡介:1994年生,高雄人,政大企管系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