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變競技場:你是否也跟同事明明競爭,卻假裝沒有?

2016-09-07 09:40

? 人氣

在職場上,有時我們會找一些人來取代父母親原本的功能,成為未來方向的指引。但卻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我們遇上一個人,心裡很欣賞他、想向他靠近,潛意識卻是妒羨他,所以不知不覺地透過學習,掠奪他身上的資產,把他當成標竿,最後取代了他的位置。面對指導者,是學習、還是模仿?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正為和學姊之間的關係感到苦惱。學姊是帶她進公司的人、是她的第一個主管,更是她大學時候的直屬學姊,當年在校就是風雲人物,才華洋溢,畢業後進到大企業做行銷,沒幾年就晉升為主管。當她到公司面試時,學姊赫然在位,憑著校友情誼拉拔她進自己團隊。「以後就是自己人了,有事我會罩著妳。」上班第一天,學姊對她說。學姊果然沒有黃牛,悉心的指導讓她很快熟悉公司文化與工作流程,她也耐操肯學,終於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人才。

工作滿週年那天,學姊帶整個團隊幫她慶祝,同事合資為她買了禮物,還有寫滿祝福的卡片。在飛舞的書寫中,她一眼認出角落裡學姊的字跡,上面寫著:「妳真是太棒了,比我想像中還要優秀。加油!我,就是妳的未來!」真是好大的口氣!她不禁望向學姊秀麗出眾的臉龐,像男人一樣海派的個性正到處找人乾杯划拳,身旁放著出差帶回來的名牌包,低調奢華卻透露出高收入的背景,側臉線條下藏著一條閃亮的頸鏈,和手上戒指同出自某定製品牌,是學姊剛被求婚成功的證明……。這就是她的未來嗎?一股複雜的感受梗在她心頭。

兩年後,婚後的學姊因生產休假兩個月。學姊請產假期間,她跳出來扛下原本只有學姊才會處理的工作,結果她表現青出於藍,客戶下了比以往更大的訂單,讓她繳出漂亮的成績單。等到學姊休假回來時,她已被晉升到和學姊同職級的主管位置,帶領一個直接向總經理報告的新創團隊。她還記得,離開原團隊那天,學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也不看她一眼。當她說起這段往事時,我注意到她手提的名牌包和身上的昂貴配件,心裡覺得有趣,她現在的樣子,不就是她口中所形容的學姊!

於是我突然有一種心理學式的聯想:我猜,她並不似外表般強悍,或許心裡還住著一個戰戰兢兢、無法肯定自己的小孩?因為越是無法自我肯定的人,越可能和親近的人陷入既學習又競爭的關係。聽到我的直白,她驚訝地點點頭,說出自己對學姊的複雜感受:一方面感謝學姊讓她進公司、又貼身指導,否則她怎麼會有今天的一切?另一方面又有些不服氣,難道這一切不就是靠她自己努力嗎?難道沒有學姊她就不會有今天?贏過強者是為了證明自己這種心情和心理學所說的「伊底帕斯情結」相關:指的是幼兒時期,我們為了生存,所產生一種與父母競爭、進而取代他的欲求,像是孩子偷搽媽媽的化妝品、將腳丫子裝進爸爸的皮鞋,都是這個道理。

倘若父母對這些行為一笑置之,競爭欲求就變得一點也不可怕,但若因此受到責備或禁止,就會一點一滴潛入內心深處,累積成一種壓抑的「情結」。自此之後,我們會開始隱藏那些可能受到懲罰的想法,「情結」自然無法順利在童年時期消化,便跟著我們長大、被我們帶進職場。

這麼一來,我們和那些有指導能力的「楷模」之間,關係就變得相當微妙。明明很想向他學習,卻不敢主動詢問太多;好像關係已經相當親近,卻又沒有感覺真的很熟悉。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變成彼此不能再逾越雷池一步的高牆。「是啊!是啊!」聽到我形容「若即若離的感覺」,她又忙著點頭。害羞地透露,其實工作之外她都避免和學姊聯絡,因為私下和學姊說話時,她居然還會緊張發抖。

緊張什麼?她自己也不明白,只能說服自己或許是對「權威」的尊重。

「權威?但聽起來妳不是已經把她幹掉了嗎?」我問她。「哎呀,別這麼說啦!」她從笑得尷尬到格格發笑。笑什麼呢?她說,聽人家指稱她優於學姊,心裡還是免不了有些得意,但這種感覺實在對學姊不太禮貌。盯著她似笑非笑的面容,我突然心裡發毛,開始覺得如果我是學姊,還真想撕爛她那副「隱藏得意」的假面。怎樣,是覺得人家輸不起嗎?她的笑容僵在臉上,質疑地問我:「如果把得意表現出來,不就擺明我和她在競爭,這不是傷感情嗎?」「是嗎?那明明在競爭、卻假裝沒有,就是真感情了嗎?」我也反問。她沉默了。好像在這段關係裡,她以為對方需要的總是崇拜和順服,所以掩蓋了可能傷感情的負面因子。但她似乎從沒仔細想過:在關係中對方和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麼?她把和學姊之間「無言結局」的責任,都推給了「尊重」。

因為尊重,所以讓對方決定想維持什麼樣的關係、想教自己多少;因為尊重,即使對方說了讓自己不開心的話,也只能接受;因為尊重,當對方無言以對時,也只能保持沉默。想想,學姊還真是冤枉,只因為被解讀成「權威」,就什麼真話也聽不到了。「在我看來,妳把學姊看得太龐大、將自己看得太渺小了。或許就是這樣,才需要仰賴贏過學姊這種女強人,來證明自己的能力?」我對她說。然後她像是頓悟似地瞪大眼睛:「我知道我在苦惱什麼了!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變成像學姊那樣被人看重、尊重的人。所以有學姊在、就好像沒有我發揮的舞台,有我、就不能有她。可是等到在工作上真的失去她時我才發現,身邊連一個能互相對話的夥伴都沒有了。」她終於坦誠自己的心情,事情也逐漸明朗:人性使然,往往喜歡贏過強者來證明自己,但其實我們並非真的想要取代他們,而是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能和強者匹配的人。

本文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出版《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心累:心理學家的職場觀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皓宜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