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槍響讓陳澄波曝屍街頭,卻無法阻止他學弟,用畫筆對暴政進行最沉默控訴…

2016-05-09 11:26

? 人氣

李石樵與其畫作(圖/左取自wikimedia,右為想想論壇提供)

李石樵與其畫作(圖/左取自wikimedia,右為想想論壇提供)

最近台灣社會不太平靜,兇殘的社會事件讓人們覺得不安。小燈泡媽媽希望透過教育改善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文化使人結合,政治使人分離」,改變台灣從改變文化開始,透過文化藝術滋養心靈,也美化我們的社會。一個故事,就是一個人生,本週特別介紹台灣畫家李石樵的故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李石樵(1908-1995)生於台灣日治時期,是新北泰山人。小時候李家經營米行生意,家境小康,李石樵也在這樣一個良好的環境下度過童年時光。15歲時李石樵考取台北師範學校,很幸運地受教於知名美術教育家石川欽一郎,接觸到正規的美術教育,遇到了改變李石樵一生的啟蒙老師,也開啟他一生永不停止的繪畫人生。

西元1927年,台灣舉辦第一屆美術展覽會,他的初試啼聲之作《台北橋》入選台展,當年的李石樵只有19歲。老師石川欽一郎鼓勵他繼續進修,到日本深造。師範學校畢業後,年僅21歲的他懷抱著對繪畫的熱情與夢想,隻身前往東京都,目標就是考進知名的東京美術學校。

李石樵,《台北橋》,1927 (圖片:台灣網路美術館)
李石樵,《台北橋》,1927 (圖片:台灣網路美術館)

一波三折的學畫之路

「在家靠父母, 出外靠朋友」,李石樵在日本受到當時同樣在日本學畫的學長陳澄波照顧。李石樵在陳澄波安排下到繪畫研究所為報考東京美術學校準備,他和日後同為台灣知名畫家的李梅樹同租宿舍,也一起鑽研畫技。然而東京美術學校入學門檻很高,李石樵第一次考試名落孫山,他沒有因此氣餒,反而告訴自己:「大概努力不夠吧!考不上對我沒有什麼損失,寄望下一次吧!」

第二年,李石樵又去報考,卻還是落榜了,一般人可能早就因此放棄;然而意志力堅強的李石樵,繼續堅持在繪畫的道路上,他苦練最基礎的素描,磨練自己的實力,每天畫圖時間超過12個小時,畫到手指破皮長繭還是繼續畫;第三年李石樵再去報考,皇天不負苦心人!連續考了三年,李石樵終於順利考取東京美術學校。

有些人的人生道路走的順遂;李石樵的繪畫之路卻是一波三折。入學後台灣流行熱病,傳染病奪走李石樵弟弟的年輕生命。第一時間,疫情沒有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隔年李石樵的哥哥、兄嫂和姪兒都在這場傳染疫病中去世,他的爸爸和妻子也發出病危通知。好不容易進到理想學校的李石樵,只好緊急趕回台灣面對突如其來的家庭劇變。他一直陪伴著,直到父親和太太的病情康復,李石樵要再回到日本學畫,卻受到父親的強烈反對,爸爸說:「你如果要再去日本,我就斷絕你的經濟支援。」

日本帝展 嶄露頭角

李石樵不甘就此放棄!在父親斷絕一切經濟支援之下,他還是隻身回到日本。回到日本的李石樵更醉心於繪畫,接連五年,他的畫作都入選象徵畫壇最高榮譽的「日本帝展」,更成為第一位獲得日本帝展「免審查」資格的台灣畫家。破天荒的榮耀,讓李石樵長久的努力終有回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