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假如空姐擦得是川普的大便呢?

2019-01-25 06:50

? 人氣

2017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APEC領袖高峰會與美國總統川普合照,蔡英文總統特別在推特PO文,強調台美關係穩健。(取自蔡英文Twitter)

2017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APEC領袖高峰會與美國總統川普合照,蔡英文總統特別在推特PO文,強調台美關係穩健。(取自蔡英文Twitter)

長榮空姐因應乘客無理要求,提供羞辱式的服務,不僅引發國人義憤填膺,更牽連出長榮公司對乘客的縱容與對員工的長期剝奪。然而,各方的振振有詞,長榮的難辭其咎,是不是有些明察秋毫,不見輿薪?對事件始末的細膩追蹤、檢討、批判,會不會反而掩護了更大更深的壓迫?甚至鞏固了同樣壓迫在未來仍將層出不窮的強勢結構?

這位食髓知味、變本加厲的乘客,如果搭乘聯航或達美,能如此連續囂張嗎?他搭長榮,無非就是能對空姐頤指氣使,侵凌無度,他是看準了、挑上了、吃定了長榮。反過來問,如果這位乘客是來自東南亞或大陸,長榮有可能任憑他屢次予取予求,空姐有可能提供擦大便還被嫌棄的服務嗎?

簡單說,冥冥中有一個大家習以為常的尊卑結構。惡乘客對他心目中的低賤的航空公司,更想凌虐,空姐對心目中高級的惡乘客,更多一分容忍。惡乘客不會對他心目中平等的航空公司施暴,空姐也不會輕易對她心目中自己與之平等的乘客如此讓步。而這個幾乎是種族性的尊卑結構,既不是惡乘客製造的,也不是空姐製造的,更不是長榮製造的。

20190121-長榮受害空姐21日出席空服員職業工會呼籲正視服務業工人的尊嚴記者會。(簡必丞攝)
長榮受害空姐出席空服員職業工會呼籲正視服務業工人的尊嚴記者會。(簡必丞攝)

試想,如果今天在長榮機艙任意大小便,或要求空姐擦大便的這位被媒體稱為外籍白人的乘客,是美國總統川普,那不但不會演變成台灣舉國受辱的公憤事件,反而還能證明美台利益完全一致(趙怡翔的表述),台灣是美國唯一零意外的盟友(馬英九的表述),因而必然是我國外交的重大勝利。若能擦到川普的大便,將是可以寫進教科書,可以訂為國定假日的特大事件。不相信嗎?

美國在1983年炮製一封留學生家長求救信,就揮兵侵略格林納達;在1989年用一張看似兩位西班牙裔搬伕在淺水中抬箱子的衛星照片作為販毒證據,揮兵入侵巴拿馬將總統諾瑞嘉逮捕。猜猜看,這兩次事後重建需要經費,理所當然是找誰擦屁股?這個對美國熱情的台灣,在第二次沙漠風暴時還異想天開,想派陸戰隊助陣,結果呢!從頭到尾是美國在捏造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的假情報。當時台灣民間出現反戰呼聲,吳釗燮諧謔地叫反戰人士脫光衣服上街好了,邱義仁並發表之後被一再引述的名言––台灣不抱美國大腿行嗎?然而,歐洲不少國家甚至決定通緝假情報頭子倫斯菲爾德,可誰還記得,這位情報屎輩,竟在辛亥百年的國家重大慶典時刻現身台灣,接受馬英九頒贈最高國家勳章,感謝他領導(還是捏造?)反恐有功,馬英九還跟他俏皮敬禮,說自己只是個少尉。

台灣早就在幫美國擦大便了,樂此不疲,爭取唯恐不及。美國政府要台灣幹嘛,台灣一定就幹嘛,舉國配合,不打折扣。對台灣壓力之大,就連李登輝這種見慣大風大浪的反骨,為了去康奈爾演講一次,在台上幾乎用盡一生功力。影響所至,凡是稍有常識的美國人,就知道對台灣可以肆無忌憚。上焉者如包道格,大剌剌居然不請自來跑到立法院,要求通過購買愛國者飛彈的預算;下焉者如莫健、葛來儀覆誦一些沒有根據的陳腔濫調,對台灣媒體指指點點。遑論是那些專撿剩肉吃的跑單幫禿鷹們?

台灣也不是永遠居於下風。近三十年來,台灣本來也已經習以為常把大陸當成來給台灣擦大便的。發明海上旅館這種貧民窟給大陸漁工的,就是台灣人,讓他們捕魚,不讓上岸。90年代以後,屢次發生海上喋血,台灣老闆針對下手的就專門是大陸漁工,他們像排泄物一樣disposable。碰到颱風,不能進港避難的也是大陸漁船,因為張博雅說,政府最擔心的,就是他們排泄物會污染台灣近海。難怪中國崛起以後,台灣極度不適應,靠著不斷散播大陸觀光客隨地大小便的故事,來勉強維持台灣看似更高尚的文明身分。然而,一個在這樣自詡高尚文明國度成長的孩子,如何能想到,有一天自己碰到了真的是隨地大小便,但還比自己更高級的乘客。

今天,當事人這位年輕同仁就是受不了這樣的凌虐,崩潰了,大家第一眼直覺真荒唐,都衝出來替她打抱不平,檢討這個、那個。直覺,就值得警覺。為什麼如此荒唐的事情沒有早一點爆出來,還要讓空姐個個戰戰兢兢擔心會碰到惡煞?其實,沒爆出來並不稀奇,爆出來才稀奇,因為我們政府幾十年來建立的美台關係,就是一個幫美國擦屁股的牢固結構。但是,爆出來以後,大家集中檢討惡乘客,檢討航空公司,那就又毫不稀奇了。如果問題出在惡乘客與航空公司,當然美台關係的整體結構,便可維持毫髮無傷。

長榮航空飛機(方炳超攝)
長榮航空飛機(資料照,方炳超攝)

現在長榮成為千夫所指,長榮選用貌美英俊年輕空服員為主,本來已經在行銷策略上就是要奉承客人,引誘客人物化他們,但是,這個對長榮鋪天蓋地的指控背後,並不是物化不物化的問題,隱然卻是害怕繼續檢討下去,伊於胡底?為免大家最後看到台灣舉國都把幫美國擦大便當成光榮、特權,看到真正不堪的始作俑者,就是我們政府與我們自己的心態與姿態。長榮雖然自食惡果,但發展至全怪長榮,根本是把長榮當為代罪羔羊,給全台灣遮羞,我們就可以繼續爭取給美國擦大便。

所以問題永遠不會是擦大便。台灣的主要國際功能不就向來是幫美國擦大便?但是,要求擦大便的,以及在第一線提供擦大便服務的,今後要做的更細膩,更體面,就像AIT政治組長跳出來挺口譯哥那樣讓他窩心,這樣讓台灣人甚至能從口譯哥的感恩中體會到,幫美國擦大便也可以是一件有尊嚴的工作。只要能愈感受尊嚴,縱使未來的霸凌在實質上愈頻繁,愈深入,也愈不會引起反抗。由此可見,在台灣人的角度裡,這位惡乘客的大便,終將幫助台灣更加適應角色,對長期裡強化台美關係,是有貢獻的。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