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難道,她就是一個頭腦很單純的人?

2018-09-11 06:40

? 人氣

東奧正名公投提案人紀政(中)、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召開「捍衛東亞青運主辦權,絕不向中國低頭」記者會。(顏麟宇攝)

東奧正名公投提案人紀政(中)、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左)召開「捍衛東亞青運主辦權,絕不向中國低頭」記者會。(顏麟宇攝)

1980年春天,國民黨徵召無黨籍的田徑協會總幹事紀政參選增額立委的選舉。當時,我正準備撰寫碩士論文,並在中國論壇雜誌半工半讀,因緣際會,和聯合報的資深體育記者曾清淡兄,一起參加了紀姐的競選團隊;也因此得知,徵召紀政參選,其實是清華大學教授、團結自強協會秘書長沈君山獻的策。

就在前一年,沈君山與紀政聯手出擊,在國際奧會名古屋會議上,確立了以「中華台北」代表團的名稱,替代了原先的「中華民國」代表團的名稱,為中華民國(台灣)的運動員爭取到了重返奧運競技場的權利。

參加紀姐的競選團隊後,我負責替紀姐撰寫演講稿,也協助其他人員籌辦了一場美式募款餐會。此外,我還帶著紀姐和競選團隊,夜遊通化街夜市,造成轟動,也算是開風氣之先的競選活動呢!那段期間,沈君山時常出現在競選總部,關切相關選務和紀姐演講稿的內容,惹得那時積極追求紀姐的張博夫先生,頗為吃味。

紀政當選立委後,我們仍然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三不五時,她會讓祕書畢鷺鑾小姐約我到她位在田徑協會的辦公室裡,談談立院裡的諸多瑣碎議案。彼時的紀姐,雖是國際名人,又貴為立委,但天真無邪,對現實政治的理解,甚至幾近於無知。我曾經好奇地問她,如何在國際奧會中折衝樽俎?紀姐呵呵笑著回答我:「我哪裡懂甚麼國際政治?那都是沈老師在後頭出主意呢。」

紀姐口中的沈老師即是沈君山教授。沈教授也是中國論壇的編委之一,我因此在論壇工作而與沈師結緣,加入紀姐競選團隊後,與沈師有了更多接觸的機會。能親炙大師,是我青年時代難得的機緣與福分,我格外珍視。紀姐進入立法院後,沈師也常傳喚我到他位在忠孝東路現代大廈的小公寓裡,或是幫沈師傳遞文件文稿,或是與我就紀姐立院的瑣事交換意見。民國71年,我以「最艱鉅的政治工程—論中國統一問題」一文獲得時報雜誌徵文首獎後,承蒙沈師謬賞,常將他撰寫有關兩岸問題的手稿,先讓我閱讀,順便幫他做做校對工作。那也是我記者生涯裡,極為難得也難忘的經驗。

20180723-「巴黎世同志運動會台灣代表隊誓師記者會」,希望基金董事長紀政出席。(曾定嘉攝)
「巴黎世同志運動會台灣代表隊誓師記者會」,希望基金董事長紀政出席。(曾定嘉攝)

沈師和紀姐的關係,非常微妙,有點亦師亦友的味道,或許,也有點男女情愫夾雜在裡頭吧!我雖好奇,但從未問過沈師,也從未問過紀姐。倒是沈師跟我提過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

不知是哪一年,沈君山、紀政和來擔任過教育部長的毛高文博士連袂前往國際奧會開會。飛機上,沈師介紹毛高文給紀政時,半認真半嚴肅地告訴紀政,毛高文是毛澤東、毛主席的親戚,紀政信以為真,一路上,刻意跟毛高文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故事講完了,沈師哈哈大笑說道:紀政就是這麼一個腦袋很單純的人。

紀政高票當選時,沈師特地寫了「義正辭婉」四個字,著人裱好,送到當時紀政在田徑協會的辦公室。沈師對我說,紀政是個運動員,有正義感,但是,運動員性格很衝動,有話直說,容易得罪人,因此,我告訴她,「義正詞嚴」固然好,但是,在立法院還是應該「義正辭婉」。

這些日子,好久不見也沒有聯絡的紀姐,忽然重出江湖,居然還領銜推動「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的連署活動,驚訝之餘,不禁也想到幾個問題:

以「中華台北」名義重返奧運,是1979年沈君山與紀政聯手出擊奧會名古屋會議的成果。以君山先生的絕頂聰明與精通棋局,「中華台北」應該是當時國際局勢下,不可能的任務的最佳詮釋吧?!紀姐參與其中,不可能不知道委曲求全的道理,何以39年後,卻要試圖否定當年曾經參與的成果?

我相信,紀姐不可能不知道,所謂「東奧正名公投」註定是場春夢,對兩岸關係,對台灣國際體壇地位,對台灣運動選手參與國際賽事,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為何要堅持推動?難道,真如沈師所說,她就是這麼一個頭腦很單純的人?或者,她根本誤解了「義正辭婉」那四個字的意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