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東亞青舉辦權被取消,看東奧正名公投

2018-07-25 05:40

? 人氣

原訂在明年八月由台中市主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竟因為民間發起東奧正名公投而被取消。(台中市東亞青官網)

原訂在明年八月由台中市主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竟因為民間發起東奧正名公投而被取消。(台中市東亞青官網)

今日新聞除了蔣月惠之外,頭條無疑將是「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EAOC)今(24日)早召開臨時理事會,以7票支持取消、1票支持續辦、1票棄權,決議取消明年在台中舉辦的第1屆東亞青年運動會。」!

想當然耳,反應最為激烈的,當然是主辦城市台中市。

台中市政府於中午立即發出措詞強硬的聲明以表達強烈遺憾與抗議,市政府強調:「將向國際表達抗議,不能讓青年選手及全體台中市民的努力白費,盼兌現這場台灣與世界的約定。」 而身為台中市教育界的一員,也實際從事田徑訓練的國小教師,更有幸參與在陶武訓老師帶領下的「備戰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培訓」工作,此刻的心情更是十分十分十分的複雜。畢竟,選手的未來與國家能見度的提升可能要就此畫下休止符,要說「能理解、不憤怒」,那是不可能的。

首先,我們當然要譴責「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的這項決定,尤其我們看看甫落幕的世足賽,主辦單位俄羅斯也曾面臨西方國家抵制的問題,不論各國起心動念的抵制理由為何,但「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一碼規一碼,這次世足賽還是圓滿落幕。顯然世界各國已經認清「政治干預體育」是嚴重違反「世界一家」與「體育純粹性」。因而,從冷戰時期以美國為首的抗議蘇聯侵略阿富汗戰爭所發動:聯合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成為奧運史上最大規模的抵制活動,以及在四年後的1984,由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也報復性的抵制洛杉磯奧運會之後,就再也沒有「政治干涉體育」的重大事件,「政治干涉體育」就成了一條國際間嚴禁跨越的紅線。

但為何這次對岸出重手,冒大不韙的主導「決議取消明年在台中舉辦的第1屆東亞青年運動會」?

須知對岸的政治動作極其細膩,一舉手一投足絕無即興之作,事出必有因,其因何在?據說,是因對岸評估由台灣民間發起的「東京奧運正名連署活動」已違反奧會規定,而台灣相關人士並未加以制止,因此強勢主導召開臨時會議決議取消明年台中的主辦權。

事實真是如此?事實還確是如此!

就在七天前,體育界大老齊推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

首位在奧運奪牌的華人女性紀政本月17日召開「我們的名字,我們在乎」記者會,號召曾於運動場上叱吒風雲的運動國手齊聚一堂,高呼口號,連署正名公投。

由此觀之,事出的確有因。

對於要更改會籍參與奧運賽事的可行性,自蔡英文就職後就從來沒有停止被討論過。但根據熟悉國際運動賽事的專家表示,更改會籍一事成功率太低,尤其以奧會組織與國際現實評估,通過的機會比被彗星直接擊中腦袋的機率還要低!還不說萬一更改不成,更要冒著喪失會籍的危險。為了使選手有更多表現的場合與增加國家能見度,「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活動確實值得商榷。

可惜的是撤銷主辦權事實已經造成,我們當然希望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但就今天的慘痛結果,我們必須認清幾點:

第一,雖然紀政個人曾於1960年代三度以「台灣」名義參與奧運,也成為國際體壇受人尊重的運動員,對增加我國參與世界體育活動有正面助益。但如同她「以沉痛的心盼匯集民意,讓台灣能抬頭挺胸以自己的名字走向世界。」的想法,在「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的國際現實考量下,我們也要「以沉痛的心盼匯集民意,以讓台灣的選手有機會參與競賽為第一優先。」畢竟,選手與教練以汗水與生命所希望培育的,就是希望能夠在競賽場上發光發熱,如果連參賽資格都有問題,連出場比賽都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國人的期待和選手與教練一切的努力,一切都將白費!

因此,我們希望國人能審慎思考如何才能使選手有機會出場?在強調以何名義舉辦賽事(參賽)與能不能出賽之間,當魚與熊掌不可得兼時,究竟孰輕孰重?

第二,雖然對岸「政治干預體育」的結果將更不利於兩岸關係,但我們必須思考,政府或民間在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工作上,是不是自己就先犯了「政治干預體育」的毛病?

筆者知道這樣的說法並不討喜,甚至有被指為替對岸說項的危險,但我們實際想、認真想,「中華台北」的會籍在國際間行之有年,也從來沒有妨礙過中華民國參與國際賽事,不是嗎?連近日的威廉瓊斯杯籃球邀請賽主辦單位:中華民國籃球協會「Chinese Taipei Basketball Association」都是「中華台北」,也未見有國家或地區抵制;讓蔡政府和當時主辦單位台北市引以為傲的「2017年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我中華民國也是依「奧會模式」以中華臺北名義參加2017年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共有145個國家與地區參與,連對岸都來了,也是不見國家或地區抵制。

「中華台北」改名為「台灣」真的具備了必要性與急迫性?還是這一切都是國內政治因素的考量而刻意被挑起?

第三,有理想也必須要有可行性。

要將「中華台北」改名為「台灣」不是不能主張,但如同前面所言,「以奧會組織與國際現實評估」,通過的機會比被彗星直接擊中腦袋的機率還要低!「以奧會組織與國際現實評估」是必須的,我們不能「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住耳朵就以為聽不到」啊!如果連世界衛生組織我們從以往的可以進入會場「觀察」,淪落到目前的不得其門而入,連在會場外舉布條都要被當地警方驅趕,我們有什麼理由不考量「奧會組織與國際現實」?

第四,不論執政或在野,都需要拋棄黨派之見,共同承擔挽回被取消主辦權的責任。

儘管兩岸之間實力不對等,儘管執政黨和對岸之間的「關係」已經「毫無關係」可言,但我們仍要呼籲為了中華民國的體育發展,執政的民進黨以及尚能與對岸高層直接面對面的國民黨,都能坐下來窮盡一切方法挽回頹勢!「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裡一定要有我」!對於姚文智質疑,此事發生在國民黨前榮譽主席連戰率團參訪中國後,「是否對此事有共識,國民黨要給個交代!」的說法,我們予以嚴厲譴責!因為這只會削弱對爭取恢復主辦權的努力,非但於事無補,而且習慣性的栽贓抹黑,更顯出一己的見識淺陋與弱智!

我們希望執政黨除了開記者會表達「憤怒、遺憾」之外,能移樽就教、不恥下問求教於在野黨,藉由在野黨的溝通管道,聯合在野黨的力量向對岸要求「強勢主導召開臨時會議決議」,要求重新討論「第1屆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的恢復;也要明確向對岸傳達,撤銷「第1屆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非但懲罰不了執政黨政府,反而是傷害了2300萬國人和對岸人民之間感情的訊息。我們更希望在野的國民黨先別急著冷嘲熱諷、評價蔡政府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不智,反而應該請出和對岸高層有溝通管道的黨內人士,即便木已成舟,但仍應為國家、選手再承擔一次,再兩肋插刀一次,努力掙回原有的主辦權!

本文的重點在於請國人思考:

「以何名義舉辦賽事(參賽)與能不能出賽之間,究竟孰輕孰重」、「是不是自己就先犯了「政治干預體育」的毛病?」、「改名是理想,但也必須要有可行性」,最後第四點的「不論執政或在野,都需要拋棄黨派之見,共同承擔挽回被取消主辦權的責任。」則是重中之重。筆者甚至以為除了譴責對岸是必須的之外,不論執政或在野,誰不能拋棄黨派之見,不願共同承擔挽回被取消主辦權的責任者,就是我們在譴責對岸之後接著要譴責的對象!

*作者為國小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