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防呆機制全崩解,民進黨準備一路錯到底

2018-06-01 06:2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需要正直與進步的大學當後盾;如果民進黨沒有看到這一點,會是個災難。」五年前,因為被民進黨立委痛批轉任私校是「門神」的黃榮村,忿而請辭中國醫藥大學校長,黃榮村直言,他大動作請辭是對「老東家」「遙遠的示警」,黃榮村曾任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的教育部長。如今回首,黃榮村的示警果然非常遙遠,原來從頭到尾,民進黨都聽而不聞。但至少警鐘曾經敲響過。

這個黨曾經不乏敲警鐘之人

民進黨曾經是頗為「警醒」的政黨,二00八年失去政權,民進黨反省檢討之聲擲地有聲:

「握有最大權力的人,要為民進黨的敗選,負最大的責任,不是找個稻草人成為箭靶,也因為我們縱容個人,惡化成民進黨集體墮落,我們作為集體墮落的一部份,也要承擔責任。」

這是立委段宜康說的!民進黨二次執政,他成為網民追問「何時吞兵兵球」的嘲諷對象,不知道是否因為新潮流掌權者眾,他「護航」火力驚人,連網紅「館長」都能成為他鎖定的目標。

「深綠支持者在某個程度上制約了民進黨政府與政治人物的政策與表現,但民進黨政治人物也引導、強化了他們的立場,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淺綠及主張維持現狀者重視的是生活好過、政府廉能、及其他進步性的價值,他們的人數一年比一年多,因此深綠路線現在反而不利於新的台灣共同意識的形成;深綠並沒有錯,錯的是民進黨誤以為自己的選票基礎只有深綠,錯的是民進黨把深綠的圖像誤認為是台灣的圖像,錯的是民進黨的選舉操作過度。」

這是李文忠寫下長文〈民進黨再起之路:深綠路線的反省與轉型〉中的一段,如今他的退輔會副主委,這個職務不需要他向深綠靠攏,但却也無法扭轉民進黨被深綠制約的「宿命」,也無改變民進黨過度選舉操作的「慣性」。

20180502-朝野黨團協商「財團法人法草案」,立法委員段宜康發言。(陳韡誌攝)
立法委員段宜康曾經痛言民進黨集體墮落,如今成為常網友大吵其架的火砲部隊。(陳韡誌攝)

社會對民進黨「怕」的感覺回來了

段宜康和李文忠當年都是被深綠列為「手術刀行動」的「十一寇」,不論是十一君、十一僕、十一寇,基本上被視為民進黨內改革的力量,但在「排藍民調」的夾殺下,多人於初選落馬,政論家江春男曾如此評說:「十一寇的去留是小事,整個黨發展方向大受扭曲才是大事,也許需要付出慘重代價才會驚醒。」江春男如今是文化總會副會長,再不彈民進黨發展是否扭曲之調。

歷史往復,重新回味十年前「警醒之語」,很難不驚嘆於政治這個巨大的漩渦,下墜力道如此沈重,讓政客或政黨翻身無望,反覆在相同的錯誤中打轉。可怕的是「擁有權力就死不認錯,直到失去政權」的歷史規律這麼難以推翻。

此刻的民進黨、蔡政府、或蔡英文總統反反覆覆用「改革」寬慰自己民調無限下滑的失落,完全無視千古不易的道理:「政之所興, 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一棒子把絕大多數民意(六成以上不滿意)打成「反改革派」,等於是把自己放在了民意的對立面,說起「寧為改革失去政權,不為保政權而無所作為」,義正詞嚴,却不細究這六成多不滿意是從何而來?極簡化約認定年金改革和台大校長人事(拔管)刺激藍營集結,却不認真面對這兩案未盡相同,唯一相同的是,套用前民進黨立委劉進興之言,「社會對民進黨敬的感覺消失、怕的感覺回來,中間選民就跑掉了。」這也是十年前的話語,民進黨重返執政不過兩年,就喚醒「那個恐怖的民進黨」印象,而且,較諸十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