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疆維吾爾人權遭侵犯規模之大,中國數十年來所未見!」國際人權組織痛批新疆「再教育營」

(人權觀察官網)

(人權觀察官網)

儘管中國當局一貫否認,在國際媒體與人權組織的堅持追蹤下,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受迫害的真相仍逐漸為世人所知。繼聯合國於8月30日公開呼籲中國立即關閉「再教育營」後,「人權觀察」9日也發表長達177頁的《「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報告。該報告透過訪談前新疆居民來佐證「再教育營」的存在,而且高壓待遇不分營內營外,中國政府更使用「高科技群眾監控系統」進行監視,嚴重侵犯中國穆斯林的人權。

「中國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人權侵犯」

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RW)長期關注新疆人權,9日發表的《「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再次證實中國在新疆以各種措施實施思想控制。這份報告訪談了58位新疆前居民,其中有5位受訪者曾經身陷「再教育營」,更有38位受訪者的家屬受訪時正被拘押中。

這些訪談內容證實了聯合國人權報告的內容,以及其他媒體對新疆的相關報導。根據「人權觀察」報告,中國當局在新疆藉由「再教育營」實施思想控制,受關押者在精神與身體上都遭受苛刻待遇。即便未受拘捕,營外的日常生活依然受到新疆當局嚴密監控,就算人在海外,仍可能接到公安來電。報告甚至將新疆此刻的景象與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相比較,「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直言:「中國政府正在新疆實施該國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人權侵犯。」

北京當局之所以如此大張旗鼓,有其歷史淵源。在1960年代中蘇交惡時,中國政府擔憂莫斯科當局會在新疆製造騷亂,在柏林圍牆倒塌後,當局則轉為憂慮美國在該區域活動,尤其是在911及美國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並導致當地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高漲後,北京當局更大幅升級在新疆的維安措施,就怕此地會落入「恐怖分子」手中。儘管在新疆等地確實有出現零星伊斯蘭組織策劃的攻擊行動,一般分析仍認為威脅其實不大。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日前公開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關閉「再教育營」、儘速釋放受關押者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31日駁斥相關指控「子虛烏有」、「毫無事實根據」。華春瑩形容新疆當局的維穩政策是「為反恐採取預防性措施」,而且「是國際上很多國家的慣例做法」。華春瑩更表示:「新疆實施一系列政策措施,目的是促穩定、促發展、促團結、促民生,同時依法打擊民族分裂和暴恐犯罪活動,維護國家安全,保護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新疆各族人民的安全感、對社會穩定的滿意度大幅提升。」

嚴打濫捕,維族民眾:「親人半數都遭關押」

烏魯木齊火車站2014年4月30日發生爆炸案後,同年5月中國開始在新疆實施「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目標為「堅持依法從嚴從快從重審判、堅決打擊暴恐分子囂張氣焰」,此後便針對當地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展開了大規模濫捕。「人權觀察」指出:根據官方數據和非政府組織維權網(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的估計,當地被正式逮捕的人數相較前五年提高三倍之多,尤其是在南疆的喀什、和田等中國政府眼中的「反政府據點」,有不少受訪者都說自己有半數以上親屬遭到拘押。而關押場所除了看守所、監獄等正規設施以外,更包含維族民眾聞之色變的「再教育營」。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高壓統治(AP)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高壓統治(AP)

這些抓捕往往沒有法律依據,受拘押後也毫無適當審訊過程,被關押者被迫與親人斷絕聯繫,更不可能尋求相關的法律協助。一名受訪者說:「我曾問(當局)可否請律師,他們說『不行。你沒有被定罪,不需要律師。你沒什麼需要辯護的。』」

被迫唱紅歌、背法規,被關押者不堪虐待屢傳死傷

「我不服從他們的規定…...他們就把我關進一間很狹小的禁閉室…...大約2公尺乘2公尺的空間,不給我吃的喝的,雙手反銬在背後,而且叫我罰站24小時不能睡覺。」——努爾(化名),曾被拘留在「再教育營」,摘自《「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人權報告

「人權觀察」指出,維吾爾族來到「再教育營」的原因五花八門,舉凡平和地表達自己的身份認同或宗教信仰,到使用外國通訊軟體「Whatsapp」或與外國親友聯絡,在政府眼中都需要接受「再教育」。他們在營中,這些維族穆斯林必須放棄自己的宗教與語言、學習普通話、背誦針對突厥裔穆斯林的法規、高唱頌揚中共的歌曲,在通過「忠誠考核」之後,才能踏出再教育營的大門。

曾被關押的受訪者努爾(化名)說:「我們必須學習那些法規,比方說『堅決反對三股勢力』。」(此指「暴力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中國政府以「三股勢力」指稱新疆的民族獨立運動。)此外,在營中還得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或者《社會主義好》等「紅歌」。在吃飯前更必須說:「我們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我們希望習主席身體健康、祖國國運昌隆、各民族和諧相處。」

一旦稍有不服,便會遭到嚴刑懲戒,營中更發生過多起死亡事故。人權觀察稱,這些恐怕與身心虐待、惡劣的生活條件與長期禁閉的壓力有關。儘管營中提供基本的醫療照護,但是也拘押了幼童、孕婦、產後婦女與身障人士等老弱婦孺,當中不乏不堪虐待而企圖自殺者。

高科技監視系統搭配「幹部親自到你家」,監控滴水不漏

2017年初開始,官員每週要來訪兩次。有些人甚至在家裡過夜。當局先派人過來,登記名單,給你分配新的「親人」…...(這些官方指派的「親人」)會跟我的兒子、孫子們談話,他們還拍照片,他們會在餐桌坐下,他們問:「你的丈夫在哪裡,他去哪裡了?」我真的好害怕,但我假裝忙著照顧孫子。我擔心自己可能會說溜嘴,告訴他們我丈夫去(國外)了。我只好裝聾作啞。

──艾依娜古(化名),52歲,2017年離開新疆,一個兒子在再教育營,摘自《「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人權報告

北京當局對伊斯蘭的恐懼症擴大影響到一般穆斯林的信仰活動,在新疆,穆斯林的宗教空間受到大幅度的壓縮。比如,2016年中國便曾禁止維吾爾穆斯林實施齋戒(Ramadan),根據新疆當局2017年3月公告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當地民眾甚至連蓄長鬍、戴面紗、在家育兒都被視為「極端象徵」。人權觀察指出:「宗教活動受到當局空前嚴格的限制,伊斯蘭教在新疆幾乎無異於非法宗教。」

維吾爾族男子蓄長鬍,未來可能被視為極端象徵。(圖/維基百科CCBYSA3.0)
維吾爾族男子蓄長鬍,未來可能被視為極端象徵。(圖/維基百科CCBYSA3.0)

2014年,官方開始執行侵入性監控措施,指派官員定期到民眾家中寄住。2018年這項政策擴大執行,動員逾百萬幹部和警員監控人民,居住在當地民眾家,同寢同食以外,更為他們上「政治教育課」。

除了深入家戶的幹部訪視之外,新疆政府也利用高科技,對新疆居民進行廣泛持續性的監控。當局部署的高科技群眾監控系統包含手機監控app、無所不在的監視器、強迫民眾裝設的GPS追蹤器,新疆政府甚至搜集所有介於12到65歲之間的居民DNA。人權觀察的報告指出:「當局將這些系統視為一套『篩選器』,找出他們認為對中共統治新疆構成威脅的指標性行為或特徵。這套系統使得當局能夠實施精細控制,根據人們的『政治上可靠』程度加以分類管制。」同時形容這套高科技監控系統「前所未見而令人不安」。

「嚴打行動」影響擴及海外

他們暗示,就算你在外國,他們也可以「處理」你。 …...我很害怕…...我沒有加入恐怖分子或任何反華組織。我從來沒有參加示威活動。我身上沒有帶著東突厥斯坦的旗幟。我在中國沒有任何犯罪紀錄…...他們為什麼(對我)做這種事?

──穆拉特(化名),37歲學生,住中國境外,有一個姊妹在再教育營,摘自《「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人權報告

由於新疆長期以來被視為「分離主義的溫床」,縱使沒有被拘捕,在營外的生活也絕對稱不上自由。

除了利用再教育營、官員訪視灌輸政治思想,並全面監視新疆居民衣食起居,中國當局更開始開始嚴格限制維吾爾族人的海外關係,拆散不少家庭。人權觀察指出,中國當局嚴格限制新疆當地居民的通訊和遷徙自由,禁止他們與國外的親戚聯繫,還列出「26個敏感國家」(包含哈薩克、土耳其、馬來西亞、印尼等有大宗穆斯林人口的國家),只要曾經拜訪過這些國家,或者僅僅只是與在這些地方的親屬通信,都會遭到審訊、拘留甚至入獄。許多在海外有家人的維吾爾族人,會被當局沒收護照。此外,中國還開始對其他國家施壓,將海外的維吾爾族民眾強制遣返中國。

維吾爾族婦女。
維吾爾族婦女。

除了藉由訪問前新疆居民佐證中國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的暴虐措施,「人權觀察」更呼籲北京當局、新疆政府停止這些毫無人權可言的政策,並立刻釋放被關押的維吾爾族人,也呼籲相關國家如哈薩克、土耳其等保護在該國境內的維族民眾,特別是保障學童的就學機會。該組織主任索菲・理查森說:「新疆的鎮壓行動考驗著聯合國和相關國家,面對日益強大的中國,能否為阻止人權侵犯而實施制裁。」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