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輔大校長事件看「大學自治」中的「金」與「權」!

2018-08-20 05:40

? 人氣

台灣高教現今面臨少子化和企業的挑戰。圖為輔仁大學。(資料照,風傳媒)

台灣高教現今面臨少子化和企業的挑戰。圖為輔仁大學。(資料照,風傳媒)

根據日前媒體報導,輔大校長江漢聲被前稽核室主任靳宗立指控,涉嫌違法指示校方造假逃漏稅,曝光了種種弊端。輔大前學生會會長亦到北檢舉發,要求檢方調查,江校長則發表公開信,否認指控。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戴伯芬曾投書媒體,在其《從輔大校長事件看大學自治》一文中顯現,所謂「大學自治」下,原本應是人文薈萃、思想自由的大學堡壘,近年來卻受到侵害、崩壞,此案進入司法程序,但大學民主自治的問題卻更應被深思了!

筆者不但要呼應戴伯芬的觀點,更要提醒和建議教育部暨社會,輔大是私校「優九聯盟」之一,此事不論最後公斷如何,它突顯的是私校以「自治」為「遮掩」下的「金」與「權」,應該被徹底地檢視和管理。類似情況或案例,在所謂「大學自治」的「面紗」下,和商業化、家族化、財團化趨勢中,恐怕在眾多私校都是非常嚴重頻繁了。類似事情如果要依賴熟悉校方巧門,但卻以「大學自治」為由推託的基層文官,或者是大學內部稽核來因應,恐是「緣本求魚」。它應依賴的是教育部高層的政務官們是否有魄力、有能力,能夠看到嚴重性,指導文官們制定政策規範,處理相關問題,並真正依法監督管理。

依照對大學中行政運作之觀察,筆者建議教育部可以通盤檢視各大學校務狀況中的下列數點:

檢視會計、總務、人事和主任秘書這幾個位置,各大學是如何安排的:以亞太創意學院案為例,高教工會曾指出,亞太校方可能涉及之違法事實與法條中,其中有一項是「主管多重兼任,涉及資格不符」。也就是, 一般來說,為了掌控學校中的「金」與「權」,校方高層如果要上下其手時,常會以「職員」去掌控幾個主要和「金流」,以及「人事」有關的位置,所以當「會計」、「總務」、「人事」和「主任秘書」這幾個位置,不再是以文人學者兼任,而是改以「職員」任主管,並且「多重兼任」時,教育部和稽核的部門,就應該要積極地去視察和稽核,因為「若不為所求」(「金」或者是「權」?),很難去解釋校方為何如此安排?而且這幾個位置的掌控,也可以作為各大學是不是在心態和作法上,把「辦學」等同於「辦公司」的指標。

安插特定人事擔任教職員:以亞太案為例,高教工會也曾指出,亞太案中出現了校方對於各類人事聘任不當介入的情況。我們試想一下,為何校方會不當介入各種教職員之人事聘任?非常類同地,其實一方面反映了校方「心態」極可能是違法地把「大學」當「公司」經營,把校產當做家產或私人財產。另一方面,當然也是要進行「金」、「權」之掌控,安插特定人事,其實就是親信和代理者。如果不是為了操弄校務,其實也很難自圓其說這樣的安插人事是為了什麼?

過度重視「商業化」和「企業化」,限制「言論自由」和「校園民主」:在戴伯芬的文章中有這麼一段描述,「這個學校過去很尊重老師…曾幾何時…原本便宜價廉的餐廳…被便利商店、連鎖食品公司取代, …禮遇教師的作法逐一消失。 …關心校務以及社會公共事務的教師與學生可能被校方特別關切…,行政主管在公開的校級會議上挖苦教師、斥責學生。」

對教師、學生權益的侵害:不論是從亞太案中看大學校方漠視學生權益(例如迫使學生轉學、轉系),或者是近年來各校對於教師權益的妄顧(各種名目之扣薪、言語和工作上的威嚇。),私校在「大學自治」面紗下玩弄「金」、「權」,著實侵犯了學校中的主體者:教師和學生之權益。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有這麼一段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個智慧之世,也是個愚蠢之紀。」(“It was the best of times,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it was the age of wisdom,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高教從廿多年來的擴張發展,到爾今少子化和企業化下,面臨變遷挑戰;我輩因之看到迴異於以往教育倫常理念的種種「金」、「權」亂象。高教何去何從呢? !是要趕快改善,還是要繼續沈淪呢?!考驗著行政管理的教育部、立法修法的立委、台灣民眾的監督,和我們這一輩文人學者的言責。

*作者為私立大專院校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