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志忠觀點:玉山計畫,比荒唐還更荒唐

玉山計畫到底聘了哪些菁英學者?到現在無人知道。(呂紹煒攝)

玉山計畫到底聘了哪些菁英學者?到現在無人知道。(呂紹煒攝)

前二個月已經寫了二篇關於玉山計畫的文章:〈玉山計畫是個急就章,注定船過水無痕〉,和〈玉山計畫,注定荒唐〉。本來已不想再花費時間,談論這個問題了,但是看到這幾天的玉山(青年)學者名單的公布情況,以及隨後的媒體追蹤報導,覺得不得不再寫一篇,鄭重請問——應是「質問」!——教育部和政府,「你們」對國內教授——「我們」——的態度,是否就是抱持晚清年代慈禧太后和其權貴們對待「草民」的態度一致:寧與外邦,不與家奴。

根據日前聯合報刊載,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在臉書表示,國公立大學教授退休後,如果在公家機關或私立大學拿到超過一個月22K的收入,該月的年金就會被取消。即是說根據教師退休年改新制規定,公立大學退休再任私立學校職務,或者參加國公立機關所舉辦的研討會或參與他們邀約的演講、計畫,且每月支領薪酬總和超過法定基本工資者,將停止其領受月退休金權利。因此李教授說,退休後最好在家裡當「廢人」,省得拿不到年金。他說,不知道這是把退休國公立大學教授當腦殘,還是制訂這個政策的人是腦殘?李教授的話,當然是一時的氣話。但是如果李教授知道玉山學者當中,年薪被加碼500萬及其他高金額的獲獎者,(很可能)有外國大學的退休教授時,恐怕當真要「生氣」、「吐血」和「上街」了。毋庸多言,獲得高金額獎勵的玉山學者之中,很可能將會有外國大學的退休教授,這或許就是教育部不敢公布完整的玉山學者名單的敷衍原因之一!

教育部「不敢」公布完整的玉山(青年)學者獲獎者名單的原因,非常非常奇怪,更不合常理!因為根據一般邏輯和公眾常識,獲獎者應是教學以及研究都非常認真,成果相當豐碩,學術地位很卓越的學者,應該是所有學生和很多教師都很企盼,意欲仰慕學習和「見賢思齊」的對象才是。但是這幾天來的發展情況卻是獲獎者名單「諱莫如深」,哪個學校獲得教育部青睞,聘得了幾位玉山(青年)學者,似乎僅有極少數人知道,是教育部和參與學校的共同機密,其他人則只能片面道聽塗說(還順便散播謠言)。

因此,想像一個可能即將發生的場景:當「一般」的——在當政者眼中「平凡、不足道」的——國內師生在校園中行走時,萬一不小心擦撞、踢到了玉山(青年)學者,將不知道要趕快謙卑道歉,更不知道要即刻把握機會,抓緊向他(她)發問、努力學習和致敬!有眼不識泰山,視珠寶如糞土,「錦衣夜行」,這將是何其詭異的一個追求卓越的高教校園景象!此外,玉山(青年)學者必須開課嗎?如果他們開課時,許多(或者不多的出席的)學生都在座位上滑手機呢?況且,除了「諱莫如深」和「詭異」之外,那些高額獎勵金,更是李茂生教授憤慨掛心的「我們」的納稅錢以及許多人的退休年金啊!

泰裔華籍的哈佛大學人類學博士王光亮(Non Arkaraprasertku)(左)(YouTube)
泰裔華籍的哈佛大學人類學博士王光亮(Non Arkaraprasertku)也是玉山青年學者,但因為在中國大陸被舉發有性騷擾慣性,即時被停聘。(YouTube)

40多位的玉山(青年)學者,將只佔台灣48000多位公私立大學教授的千分之一。試想,如果台灣現在所有在職教授的平均高度只有60度(米),即使每位玉山學者的高度都是100度(米),把40多位玉山學者丟到台灣高教的大水池裡,平均高度也只將從60.0度(米)提升到平均60.03度(米)而已。如此,請問玉山計畫所為何來?何況,把台灣高教經營成了一個大水池、大染缸,教育部沒有絲毫責任嗎?只能心慌神亂地「不問蒼生(國內教師)問鬼神(國外教師)」嗎?

玉山學者的獎勵年限,以三年為一期(暫且不論玉山青年學者)。想一想,有那個一流的國外大學,會允許它的在職教授無端突然請假三年?還有,請問教育部,一期三年合計36個月當中,玉山學者真正停留在台灣的時間有幾個月,教育部敢追蹤嗎?三年之後,教育部敢評鑑和公布他們的教學及研究成果嗎?

「寧與外邦,不與家奴」,「不問蒼生問鬼神」,教育部請加油!

*作者為交通大學物理研究所及電子物理系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