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獨家專訪》帛琉太平洋航空董座:我不是幽靈公司,是兩岸緊繃的犧牲品!

邱宏照在帛琉成立的百悅集團,提供旅遊一條龍服務,是當地納稅額最大的企業(資料照,邱宏照提供)

邱宏照在帛琉成立的百悅集團,提供旅遊一條龍服務,是當地納稅額最大的企業(資料照,邱宏照提供)

編按:帛琉太平洋航空宣布停航,外界眾說紛紜,有人表示這是友邦奮力為台灣發聲、反對中國施壓的具體行動,也有人直指,帛琉太平洋航空老闆是台灣人,而且公司總共只有一架飛機可用的「幽靈航空」,不僅稱不上帛琉的官方態度,甚至比較像是鬧劇一場。記者透過友人介紹,聯繫上帛琉太平洋航空負責人邱宏照,請他針對外界質疑和批評,做完整回應。以下是記者與邱宏照的採訪整理:

這兩天外界對我們公司停航的事情,流傳太多錯誤資訊,說我有破產危機,說我的企業是「幽靈航空」,讓我非得出來澄清一下不可。首先我要強調,本公司叫做「帛琉太平洋航空」(交通部民航局登記名稱為帛琉商帕勞航空),英文是Palau Pacific Airways;這家航空公司負責人就是我,外傳的樓文豪,無論跟我或是跟這家航空公司,一點關係都沒有!

鄭重澄清無關樓文豪  觀光事業皆為獨資

我跟樓文豪只見過一次面,起初台北來回帛琉這段航線,確實委由他的航空公司包機,但他的公司大概在2013年就結束營業,我們公司在2014年7月才成立;而且我是航空業外行人,所以後來聘請樓文豪的秘書協助處理公務,雙方關係僅只如此而已,和樓文豪及其背後的法律糾紛完全沒有關聯。

不僅如此,我們跟政治也扯不上邊,帛琉太平洋航空結束營業,百分之百是商業考量,什麼「挺台灣、反中國,所以決定停航」,全是無的放矢!不知道為何有些媒體如此形容公司的決策?更何況,我可以很明白表態:我支持中華民國,我希望兩岸維持現狀、我反對台獨。

帛琉太平洋航空負責人邱宏照
帛琉太平洋航空負責人邱宏照(周岐原攝)

我們在帛琉的旅遊生意本來很不錯,是在蔡英文總統否認九二共識後,情況才急轉直下的。我20歲出社會,1990年我就到大陸投資電子業,十幾年前的扁政府時期,那種局勢我當然也經歷過,但坦白說,那時候的兩岸關係甚至沒有現在鬧得僵,我們也萬萬沒想到,兩岸會變得這麼緊繃!現在的我只能苦笑,因為我的處境就跟台灣在地許多的果農、飯店老闆、遊覽車公司老闆一樣,貸款買了車、蓋了飯店,一下子房間空蕩蕩、東西賣不掉,只能想辦法趁早認賠賤賣了。

話說從頭,我曾到帛琉玩過一趟,因為非常喜歡當地景緻,2012年乾脆買下飯店、成立「百悅集團」(Sea Passion Group)自己當老闆;接著,我們新增餐飲宴會服務,因為帛琉沒有足夠的空間辦理大型會議,有時候帛琉政府官員們開會,還借用我們可容納兩百人的主宴會廳。2年後我成立航空公司,用一條龍方式做下來,我的策略是「賣木製家具就從種樹開始」,行程我們自己接、住宿、景點觀光導遊到餐飲,每一項我們都自己做。

這家航空公司確實只有一架飛機,是跟斯洛伐克租來的,航線也只有兩條,每周三天從帛琉飛香港,另外三天從帛琉經澳門來回巴里島。我們很小,但航空公司剛成立時生意興隆,決不是什麼「幽靈航空」。以前大陸對前往帛琉沒有管制,可以很輕鬆的做,最熱門的暑假旺季裡,兩個月淨賺2、3百萬美元,甚至全年賺3、5百萬也沒有問題。

政黨輪替之後  經營壓力浮現

但是政黨二次輪替後,情況開始轉變,大陸對旅客前往帛琉限制越來越多,旅行團陸續傳出被禁止出團。到九二共識被我方否認,今年壓力更大,官方甚至下令旅遊廣告、節目不准出現帕勞(大陸稱帛琉為帕勞)兩個字,旅客連搜尋網路都看不到資訊,當然不會來玩,當發現連暑假也虧損,我們知道情況已經很緊迫,乾脆決定到8月26日結束營業。

初步結算,上半年我們大約已經虧損300萬美元,連同稅金等其他所有開支,清算下來總共大約虧損500萬;我們本來是可以一年賺500萬的航空公司,價值(指本益比)十倍算就好,(估值)應該有5千萬,如今落得賠500萬退場,變化之快,讓我感觸很深。最後這一個多月,我們航空就進行大特價「甩賣」,這是暑假欸,別人沒有半點優惠,我們竟然買一送一,沒辦法,做不下去。至於飯店受影響也不小、營收掉一半,但起碼全世界旅客還可以照樣接。

帛琉太平洋航空宣布停航
帛琉太平洋航空在網路上發表停航聲明(邱宏照提供)

全帛琉第一大企業  占GDP達5%

我們百悅集團在帛琉應該是最大的企業,光是自家貢獻當地稅收,一年就有約700萬美元,其他周邊的相關企業因此繳納的稅也有700萬左右,以帛琉全年GDP(國內生產毛額)2.93億美元計算,單是百悅集團給帛琉創造的稅收,占帛琉GDP就將近5%!

本來我還有很多構想、準備繼續推廣帛琉觀光的周邊業務,像是販賣免稅商品、成立遊艇俱樂部、推展觀光房地產等等,但很可惜,現在都沒機會實現了。7月10號,我兒子已經代表百悅集團、到帛琉國會發表聲明,表達我們將停航的決定。我們很為難,大陸政府不能得罪,台灣不能得罪,帛琉當地都是老朋友,更加不該得罪,但我出面把事情說清楚總可以吧!

帛琉太平洋航空停業在即,機組人員面臨失業命運。(邱宏照提供)
帛琉太平洋航空停業在即,機組人員面臨失業命運。(邱宏照提供)

在商言商,接待陸客確實是我們航空經營的主力,最初我們曾經響應政府、開拓台北飛帛琉航線,但經營半年多,成本效益不如華航,後來就改為飛香港、主打陸客族群;同樣的行程,在台灣頂多賣三萬元新台幣,在大陸可以賣到五萬,以一個月接待三千人次計算,接待陸客就可以多賺六千萬,獲利高很多,至於我們公司在當地的二十位導遊,每人每月收入一萬美元不是問題。

但另一方面,我曾經擔任台灣同鄉會長兩年,為了和帛琉關係,我也在當地做了不少義務服務,像是我每年會邀請上百個成績優異的帛琉學童,和全家共同飛到香港迪士尼、全程免費玩一趟;先前帛琉發生旱災,也是我們公司空運清水到當地解決民生問題。還有帛琉官員臨時因急病,外交部緊急找好友的醫療包機公司轉送台灣治療,我還不忘向好友關照:「申請不到錢,這趟飛行的開銷我付款!」外交部長官了解到我的付出,還曾經主動表示,願意代我申請角逐國家磐石獎,表揚我對外交的重大貢獻,後來是因為在僑居地居住時間未達標準才作罷。

說得再多,航空公司終究再一個月就要結束了,我想最後一天我會飛到當地,跟空姐還有當地員工一起吃頓飯,謝謝大家這段期間為公司辛勤的付出。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岐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