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國安破洞──屠夫之子邪惡轉型,從反共轉向投共!

2018-07-21 07:10

? 人氣

經常以刊登報紙廣告表達政治立場的彭蔭剛。(中新社)

經常以刊登報紙廣告表達政治立場的彭蔭剛。(中新社)

彭蔭剛究竟是誰?何以願意自掏腰包在兩大媒體刊登半版廣告,公開對AIT新任處長酈英傑喊話?於是台灣鄉民們又無端掀起一陣起底風。

事情來源是:7月17日媒體爆出一則訊息,略謂:中國航運名譽董事長彭蔭剛當天在媒體刊登廣告,呼籲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訪美期間,不要讓台灣成為美國對抗大陸的棋子,同時向新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喊話,稱:「我真誠地希望能夠透過您,告知貴國政府與國會來幫助我們,讓我們自行處理我們自己的家務事。我們中國人有五千年的歷史,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可以解決自己的家務事。希望美國不要插手」。

20180413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至海基會視導。(陳韡誌攝)
彭蔭剛在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訪美期間刊登報紙廣告,要美國莫插手兩岸事務。(陳韡誌攝)

彭蔭剛是香港船王董浩雲的女婿,香港特首董建華妹夫

雖說年輕世代多數不認識這位彭姓大佬究係何等人物,但每位好奇者只要上網一搜,輕易就會跳出彭蔭剛的簡單人事資料:

「彭蔭剛(1935年12月29日-),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主席團主席,中國航運董事長,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妹夫。

2006年,前往中國大陸參加連胡會。2015年9月3日,前往中國大陸參加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

彭蔭剛於2015年8月31日也曾以同樣手法在聯合晚報刊登半版廣告,力挺連戰出席中國閱兵大典。當時鬧出來的新聞標題即是:「彭孟緝子挺中國閱兵:展示國力給台獨、李登輝看。」

若用關鍵詞「彭蔭剛」到中國的搜索網站「百度百科」查找,則會出現:

「航運大王彭蔭剛祖籍在武漢市江夏區山坡鄉彭家灣,其父是蔣經國時代『海軍總參謀長』彭孟緝。妻董小萍,係船王董浩雲之女婿,香港特首董建華之妹夫。」

這樣的簡易網訊,大約都已能理解:此人其實就是跨越台港中三地的權貴顯要世代。不過對多數台灣人而言,其最具爭議性的身分必然會落在「彭孟輯之子」的頭銜上。這是他能承傳「權貴」身分的源頭,也因為彭孟緝曾長時間擔任蔣氏政權的最大軍頭「參謀總長」(1959-1965)而蔭庇了下一代世襲了黨國體系中恆持不變的權貴地位。

彭蔭剛也是「228事件」屠殺主兇彭孟緝的兒子

可是這樣的兩代黨國權貴之間的簡要說明,卻完全遮蓋了彭孟緝被追訴為「228屠夫」的歷史真實身分。民間史學家管仁健先生為此憤筆疾書《果然228屠夫的基因會遺傳》一文,他撰述說: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王八兒混蛋。那麼老子是228屠夫,兒子老了之後最後會變怎樣?如果不是跳樓自殺洗門風?就是登報自婊來刷存在感,勸告老美:「絕不能把台灣還給台灣人自己當家做主,就算你們老美不幫我們這些高級外省人,像兩蔣時代那樣繼續踩在台灣人頭上拉屎,至少也別阻攔中國解放軍在未來血洗台灣,反正我們高級外省人都跟馬娘一樣,小孩都有美國籍了。怎樣,你們這些只配給我們兩蔣鷹犬當奴才的台灣人,有資格討論台灣前途嗎?不爽來咬我啊!」』

這段文字其實已血淚斑斑地涉及到所謂「轉型正義」的複雜議題了。

一個被認定為屠夫的「老子」,其下一代在享盡榮華富貴的同時,不僅厚顏無恥的反覆挑動台灣人淌血的記憶,還毫無愧色的一再刊登廣告自居台灣的代言人?能不引起公憤嗎?

彭蔭剛父親彭孟緝。(攝於1952年,維基百科)
彭蔭剛父親彭孟緝。(攝於1952年,維基百科)

殺人千千萬,中國人從來就不具智慧解決自家事務

「轉型正義」是一個台灣急迫要面對的超級大議題,非本文單篇所能乘載盡述,只留待日後再進行系列性完整論述。我在此只想針對彭氏在其廣告內文中,對AIT新任處長酈英傑喊話所提及的一段文字進行駁斥。他說:

「告知貴國政府與國會來幫助我們,讓我們自行處理我們自己的家務事。我們中國人有五千年的歷史,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可以解決自己的家務事。希望美國不要插手。」

首先,我們必須嚴正告訴所有迄今猶然在既有台灣體制內享盡庇佑的「高級外省人」們,兩岸問題絕非「家務事」,也根本不可能有所謂的「足夠的智慧」自行解決的說法。

從近現代歷史去看,在中國境內的國共之爭就一直都有外國勢力插手其中。按當時二戰後的國際局勢,國民黨的外援和武器絕大多數來自美援供給,北方的蘇聯也必然要來為其「共產革命」插上一腳。所以當時國共雙方都曾使盡吃奶之力拼命拉攏外國勢力來幫自己說好話,也千方百計博取國際輿論的最大同情與支持。這方面毛澤東技高好幾籌,國際上媒體幾乎對中共呈現一面倒的優勢力量。而蔣介石當時的被迫下野,也根本就是美蘇兩國強大壓力下才發生關鍵性作用的。這應該已清楚說明了:中國人絕對不具備「足夠智慧」以解決自己家務事。

蔣介石日記顯示:天天在擔心美國不保護台灣

也正因為中國人本來就習慣於借助外力來解決自己家務事,蔣介石在潰敗逃難來台灣後仍拚盡全力要繼續援引美國勢力以抗衡中共強大威脅。宋美齡就是為了要爭取美援才必須要長時間駐留在美國華府大做公關。

管仁健先生也在上引的該文中提到:

『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期,兩岸軍事對峙最嚴酷時,老蔣把令尊提拔成參謀總長,所有跟美軍顧問團接洽的阻礙「統一大業」大小事,令尊沒一項能置身事外。跟老美談軍事合作若有罪,令尊就是罪大惡極的元兇。

228屠夫因年輕時曾在日本野戰砲兵學校進修過,所以老蔣把二戰期間日軍在華首號戰犯岡村寧次縱放回日本後,1950年代又在台灣,將這些對華侵略的戰犯組合起來,在石牌成立了「白團」。

令尊這位兩蔣頭號鷹犬,為了阻礙中國的「統一大業」,當年不只是與美軍合作,還跟侵略中國的日軍戰犯沆瀣一氣。要比誰是漢奸,228屠夫既聯美,又媚日,絕對是排名第一的大漢奸。』

當時整個國民黨在台灣所建立的殖民威權體系,從來就沒有一天是脫離開美國勢力保護傘的。這點可以從已經解密的蔣介石日記找到完整答案。

於今,83歲的彭蔭剛如果沒罹患失智症,絕對能清楚這個真確存在的現實吧?怎麼現在因為政黨輪替了,國民黨淪為在野黨失去政權了,兩岸就成了「有足夠智慧可足以解決的家務事了」?難不成是在告訴美國AIT新任大使:以前兩蔣都是智慧嚴重不足,所以無能解決中國的家務事?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訪美,彭蔭剛刊登報紙廣告,呼籲美國不要插手兩岸,廣告左方為彭給AIT新任處長酈英傑的公開信。(翻攝報紙廣告)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訪美,彭蔭剛刊登報紙廣告,呼籲美國不要插手兩岸,廣告左方為彭給AIT新任處長酈英傑的公開信。(翻攝報紙廣告)

兩岸問題從來就是國際問題而非「家務事」

再來,我必須針對「兩岸問題從來就不是家務事」進行演繹。

我是個現實主義演化論者,對於血緣關係或國族主義等等的宿命論或意識形態向來只表示尊重卻拒之千里。我基於現實演進而只有一個主張:台灣自1996年進行總統直選之後,即已完成主權獨立的國家架構實體。套用戰略作家范疇先生的說法,在面對中國無情打壓之下,台灣正逐漸喪失了外交關係上的「國際身分」,卻由於實質外交上的努力耕耘而贏得了「世界身分」。這點只要從「護照免簽國」已經達到119個國家,41個國家可享受落地簽證方式入境。而中國免簽國迄至今天總計仍只有69國,即可理解。

若是根據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所公布2018年全球自由國度調查報告,195個國家中有88國被列為「自由」,台灣也在其中。最新報告顯示,台灣的自由度得到93分(滿分100)的高評價,比去年的91分進步兩分。台灣憑恃的就是政治實體的身分而被自動列入國家級評比之列。

台灣地理位置才是美國戰略利益下的抗中資產

再進一步理解,台灣的國家身分乃是建立在美國國內法的《臺灣關係法》上而獨立存在的。也是基於這一美國國內法而透過國會陸續通過《臺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等等友臺法案,全都是基於維護台灣安全而產生的一種防衛政策。這所有一切的對台防護措施,其實只有一個理由:台灣的地理位置是美國戰略利益下必須嚴守護衛的。除非美國的國際戰略布局發生巨大移動,否則台灣所處的戰略地位就必然不會被貿然輕置不顧。

這一切理解歸結到最後都只有一個美國所堅持的政策:「維持現狀」。但現狀並非是恆常不動的,而是會跟著國際局勢的推移而有所演進。美中兩國關係和緩時,台灣的現狀局勢也會跟著趨緩,比如季辛吉操作的「聯中抗蘇」年代;同樣的,一旦美中關係繃緊而形成對立,台灣地位的重要性自然就必然會往前排列。像這次的美中貿易戰,美軍定然要調派軍艦到「台灣海峽」宣示自由航行權。也因此,我們才會浮出足以讓台灣人民賴以生存並引領願景的「台灣主體意識」的急迫需要性,並藉之形構成足以與強鄰惡霸的中國長期要併吞我們的思想對抗武器。

質言之,只要這「台灣主體意識」的思想武裝夠堅固牢靠,則無論那些吃碗內看碗外的「高級外省人」或天龍人如何的咬著「大中國意識」,持續意圖在台灣這塊「自由島嶼」做最後的困獸之鬥,終究還是會隨著歲月而凋零而隨風飄逝。

何況,經過美國連續發動的貿易戰而導致現在的北京中南海所颳起的山雨欲來之風眼,不僅是已經謠言四起,中共權力鬥爭也正透露著濃濃肅殺之氣。單從中國央行跟中國財政部竟然會出現公然罵街式的相互指責事件,所反映的不就是「此刻無大人」的權力空蕩期麼?這不也正好足以顯示「中國人真的很不具智慧解決自己的家務事」。

認真說,多數台灣人並不在意中國共產黨是否會倒台或崩潰,這是自然演化的現實。或者說,對於中共的黨內鬥爭誰會贏誰會輸,台灣人民其實是不具多大興趣的,主因在於:不管中共領導人怎麼換,其一黨專政、以黨領政的非民主體制都不會有所改變,跟台灣人民的期待和生活型態相去甚遠。

而且,我的觀察點很簡單,只要中共還在國際分工上扮演其地球村的適當角色,他就會是美國霸權下的宰制對象,即使你已發展得有多麼強大,甚或是不時的要自誇自己已經有多厲害!你還是跳不出美國這尊如來佛掌心上的五指山。這在近期裡川普發動割喉戰後,逼使中國顯示的諸多內鬨與權鬥的信息,也的確證實了我的這種論點。

2015年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赴北京出席閱兵式,彭蔭剛也曾刊廣告為連戰抱屈。
2015年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赴北京出席閱兵式,彭蔭剛也曾刊廣告為連戰抱屈。

為何我們還在縱容黨國權貴二代人物如此囂張?

只是,台灣類似彭蔭剛這號黨國權貴二三代人物,是不是終該有些可以被道德性處理的一些方法呢?對於彼等父輩在台灣所曾經犯下的不義罪行何以總可以這麼的雲淡風輕?甚至於可以任由他們來去自如地穿梭兩岸且趾高氣昂?或者是,因為他們早都已是美籍(英籍)華人身分,而不再受到台灣社會民情所制約了?父子兩代說反共就反共,說親共就親共?日後若中國共產黨倒了,其下一代又會搖身成為老美鷹犬麼?

於是,我不免要想到,在德國,那些納粹大屠殺的執行者的後代子孫也都能像彭蔭剛、連戰一家人等,這樣養尊處優的享受其「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嗎?

這也不免讓我回頭去翻閱吳乃德教授多年前寫過的《服從權威是邪惡的根源嗎?》一文的結語詞,也許最能註解我對這件事的淒然心境。他寫道:

「這是因為我們的社會沒有經過全面性的反省運動。也正因為我們沒有經過反省運動,我們仍然盲目支持、甚至效忠自己陣營的領袖,不論是基於個人的意識型態,或基於個人的政治生涯之所需。我們對仇視不同陣營的政治領袖也視為理所當然。我們對這些態度都毫無警覺心,沒有警覺它們正是培養獨裁政治、讓獨裁政治得以順利運作的文化精神。盲目服從權威並不是壓迫體制的執行者唯一的行為動機。可是我們知道,執行者由各種不同思想、不同背景、不同專業的人所組成。對權威的服從是其中部分人配合壓迫體制的動機之一,也是卻為壓迫體制可以順利運作的重要條件之一。」

任何非民主式的和平都是虛幻而充滿謊言的一種欺騙;任何民族主義的血緣呼喚也往往都包藏禍心而難有好下場。轉型正義內涵的「對威權服從的反省運動」不能徹底落實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則類似彭蔭剛的這類權貴二代投共媚共言論就會繼續在我們眼前反覆出現,其必將危及台灣人民安全的「國安危機」就會像地雷般隨時可能被引爆!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於18日在華府發表的一場英語演說中才提到:「中華民國不可能以讓渡主權換取虛幻的和平,民主臺灣下的兩千三百萬人民,更不可能把自己的命運交付給對岸非民主體制來決定。」應該足以代表台灣人民此刻的自我護衛之決心與意志。

所以,屠夫之子,是否該先來把台灣的血淚悲情的一頁歷史帳簿算清楚再說呢?如果台灣公民社會曾經發動過「滅頂」,我們也當然能再發動一次「滅彭」!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