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零容忍」苛政後果》要把留在美國的孩子帶回來嗎? 移民父母面臨兩難抉擇

2018-07-21 09:00

? 人氣

2018年6月20日,遭美國遣返的非法移民洛佩茲(Juan Lopez)與家人相擁(圖非當事人)。(AP)

2018年6月20日,遭美國遣返的非法移民洛佩茲(Juan Lopez)與家人相擁(圖非當事人)。(AP)

美國川普政府5月起對非法移民展開殘酷的「零容忍」政策,迫使至少2500名孩童在邊界被迫與移民父母分離,引發輿論憤怒撻伐。美國總統川普6月20日不敵壓力,簽署行政命令,不再讓非法入境者與父母分離,促使「骨肉分離」的移民家庭團圓。美國政府19日宣布,他們已讓364名5歲以上的孩童重新與家人團聚。《華盛頓郵報》實地走訪瓜地馬拉,卻發現有移民父母為此陷入天人交戰:應該把身處美國的孩子帶回來嗎?

因應美國政府「零容忍」政策帶來的惡果,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薩布勞(Dana Sabraw)6月下達禁制令,下令美國政府必須禁止拆散非法入境的家庭,應在7月10日之前讓小於5歲的孩童與父母團聚,並於7月26日之前,將所有大於5歲的孩童與家人團聚。美國司法部19日指出,他們發現有2551名孩童可能適用薩布勞的禁制令,另外有逾900人並不適用,或仍處於查核狀態。多數的孩童正待政府驗證孩童的家長,確保孩童不受傷害。

「不是不愛他,希望他有更好機會」

然而對於移民家庭來說,事情絕非領回孩子那麼簡單而已。《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赴瓜地馬拉採訪27歲的歐托尼爾(José Ottoniel)。歐托尼爾為了逃離瓜地馬拉,付給人蛇集團7500美元(新台幣23.2萬元),和10歲的兒子爾文(Ervin Ottoniel)入境美國找機會,今年6月,父子非法入境美國,卻遇到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零容忍」政策,被迫分離。歐托尼爾遣返瓜地馬拉,爾文還留在德州的移民收容中心,父子相隔逾2700公里。

如今爾文和歐托尼爾、31歲的母親艾爾維亞(Elvia Ottoniel)通了電話,跟爾文說明現在的處境,考慮將爾文托付給在艾爾維亞在美國的親戚。歐托尼爾說:「這絕不是因為我們不愛他,而是我們希望他的人生有更好的機會。」他們掛斷電話之後,彼此都哭了。

家庭經濟困頓 恐難撐起就學、律師夢

歐托尼爾一家現居瓜地馬拉堅果村(Las Nueces)。小學3年級起,歐托尼爾即輟學在農場工作。艾爾維亞更小學讀到2年級就離校,在家照顧弟妹。歐托尼爾現在僅靠每週21美元(新台幣650元)的微薄收入養活一家人。爾文赴美之前,他就讀村裡小學3年級,表現優異,還告訴家人,自己未來想成為律師。然而,父母卻告訴他,6年級之後無法再支付他的學費。歐托尼爾表示,爾文得知消息後相當生氣,「他是個非常積極的孩子。」

2018年6月20日,民眾在瓜地馬拉空軍基地外,等待遭到美國遣返的親友。(AP)
2018年6月20日,民眾在瓜地馬拉空軍基地外,等待遭到美國遣返的親友。(AP)

堅果村的環境困苦,幾乎所有人不是當農人、礦工,就是失業在家。歐托尼爾目睹村裡不少鄰居前往美國之後,匯錢回家,協助家人興建村裡最大的樓房,買最棒的卡車。種種跡象告訴歐托尼爾,唯有前往美國發展,才能保證擁有體面的生活。歐托尼爾決定向銀行借錢,父子不惜冒險前往美國,他們當時盤算,若能順利抵達美國,歐托尼爾能在當地工作,爾文於美國就學,艾爾維亞則留在堅果村照顧3個小孩,等到父子倆在美國正式取得合法身分,能再來往於瓜地馬拉與美國之間。

「零容忍」政策後果 父子忍痛分離

歐托尼爾的如意算盤卻被川普的「零容忍」政策一腳踩碎。歐托尼爾表示,他們當時不知道美國政府會強迫移民孩童與家長分離。兩人分開時,歐托尼爾必須向爾文撒謊:「他們要帶你去學校,帶我去工作。」這是父子倆至今最後一次見面。

美國探員告訴身處拘留所的歐托尼爾,若他不同意迅速遣返回瓜地馬拉,他將面臨法律訴訟,不得與兒子相會,最高可被拘留6個月。若他回到瓜地馬拉,他還能選擇爭取爾文繼續待在美國,或回到瓜地馬拉。歐托尼爾於是選擇回到瓜地馬拉,每週二、四,他和艾爾維亞可以和爾文通10分鐘電話,爾文向他們說,他希望能留在美國。

爾文現在被美國難民安置辦公室(The Office of Refugee Resettlement)視為「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unaccompanied minor),他們會確認爾文在美國的親戚,確保他們可以照顧爾文,即可申請合法居留身分。爾文面臨的挑戰是,他在美國阿肯色州的親戚並沒有合法居留身分,不過他有2名在美國出生的年幼孩童,擁有美國公民身分。過去美國移民機關願意將移民的孩童交給居於美國,沒有法律身分的親戚撫養。

美國民眾抗議川普「零容忍」移民政策、拆散家庭。(AP)
美國民眾抗議川普「零容忍」移民政策、拆散家庭。(AP)

留在父母身邊打零工 還是追逐美國夢?

歐托尼爾與艾爾維亞面臨兩難:應該把爾文接回來,還是讓他繼續留在美國,由親戚照顧?他們知道,若爾文回到堅果村,他的生活幾乎邁向無可避免的結局:在咖啡栽培場打零工,協助父親還債,因為歐托尼爾為了赴美,向銀行借的4000美元(新台幣12.4萬元)幾乎難以還清,甚至可能讓他們的房子慘遭銀行法拍,陷入無家可歸的窘境。

爾文在美國的親戚從事油漆、營造業,每月賺取3000美元(新台幣9.2萬元),他向歐托尼爾說道:「身為一個父親,我知道長期沒辦法見到孩子相當困難,不過我已經在美國生活10年了,我知道這裡的生活對爾文來說更好。」
 

不過家族裡也有人不贊同爾文留在美國。歐托尼爾的舅舅萊摩斯(Walter Lemos)某天下午來到他家,問道:「所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歐托尼爾回答:「連孩子都想待在美國,他知道那裡有更多機會。」萊摩斯卻搖搖頭,輕聲低咕:「可是沒有任何愛能取代父母的愛啊。」

父母煎熬「不可能知道哪個決定最好」

美國移民律師估計,「零容忍」政策實施後,至少有180至400名家長和歐托尼爾一樣,和小孩分離之後即遭到遣返,與尚未被遣返的孩子分隔兩地,現在美國法律扶助組織「需要辯護的孩童」(Kids in Need of Defense,KIND)決定積極與這些家長聯繫。KIND主席楊恩(Wendy Young)指出:「現在我們能做的是,協助孩童與家長有機會和律師談話,能夠彼此協商,讓家族們做出選擇。」

無論是哪種選擇,都會影響孩子一生,讓家長們相當煎熬。堅果村當地教堂的朋友,每週替爾文禱告一次。15日,教堂替爾文禱告時,艾爾維亞不禁嚎啕大哭,直到禱告結束,艾爾維亞抱著年僅1歲的兒子,眼眶泛紅地說:「不可能知道哪個決定對我們的兒子最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