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留烏克蘭!她攜6兒女在「勝利日」生死遷徙 被俄軍蹂躪的人聚攏聶伯城

2022-05-10 10:50

? 人氣

國際社會憂慮俄羅斯是否會在「勝利日」全面宣戰,不少烏克蘭人展開逃亡行動。決定留在烏克蘭的Marinara憶述逃生過程時,不禁落淚。(Daniel S. Y. Ceng攝)

國際社會憂慮俄羅斯是否會在「勝利日」全面宣戰,不少烏克蘭人展開逃亡行動。決定留在烏克蘭的Marinara憶述逃生過程時,不禁落淚。(Daniel S. Y. Ceng攝)

基輔月台漆黑一片,烏克蘭人摸著記憶中藍黃色的鐵皮,聽著「勝利日」前的嗚嗚防空警報,砰砰登上火車。在國際社會憂慮俄羅斯會否全面宣戰之際,有人用愛與惦念,或「似水無形」,壓倒一切戰爭恐懼。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5月7日夜晚,東部城市喀爾科夫(Kharkiv)火車站,站滿了老中青幼、填滿了貓狗與雜色行李,渴望逃往基輔(Kyiv)。他們擔心48小時後,莫斯科將可能在東、南部地區發動總攻。

5月8日夜晚,首都的火車站變得人來人往。背著大包小包、緊握藍色護照、夾著黑白車票、穿過持槍軍警,烏克蘭人帶上摯親,逃亡至波蘭及其他歐洲國家。他們憂慮俄軍會對基輔使用核武。

20220510-在喀爾科夫(Kharkiv)火車站月台,當地居民登上火車,趕在勝利日前逃往基輔。(Daniel S. Y. Ceng攝)
在喀爾科夫(Kharkiv)火車站月台,當地居民登上火車,趕在勝利日前逃往基輔。(Daniel S. Y. Ceng攝)

能夠抉擇與離開的人,是幸運的一群,但沒有條件與能力的,則被殘酷選擇。

當地老人權益與健康關注機構「HelpAge International」調查顯示,俄國入侵後,大量年邁與退化者,因殘疾、生病與其他困難,無法逃離、承受巨大心理壓力、缺乏醫療資源,部分更面臨生活環境欠佳與社會援助不足等問題。

20220510-為降低被俄軍狙擊的可能性,烏克蘭車站把月台與車廂的燈熄滅。(Daniel S. Y. Ceng攝)
為降低被俄軍狙擊的可能性,烏克蘭車站把月台與車廂的燈熄滅。(Daniel S. Y. Ceng攝)

俄國勝利日前一晚搭上開往聶伯城(Dnipro)的火車後,記者遇上艾利斯(Oleksiy)。

「家人是我的身命泉源」 患病免上前線仍勇敢返家 

由於身患先天性糖尿病,艾利斯相比其他男性幸運,甭在前線與死神搏鬥,或是後備支援,可隨時踏出國門。可是,他沒有利用優待身份,仍勇敢返回家園。

擠在狹小的木製臥鋪間,他一邊用採血針刺進無名指,檢查血糖水平是否正常,一邊想念仍在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Dnipropetrovsk Oblast)的年邁祖母、父母與弟弟,在戰爭揭開之初,他們已決意留守。

「若能加入軍隊抵抗外敵,我將引以為傲。很遺憾,我有糖尿病,上不了戰場,我只是他人的負擔。我會盡我所能,保護家人,幫助周邊的人。」艾利斯說道。

20220510-天生患有糖尿病的艾利斯(Oleksiy),帶著堆家人的思念,在勝利日前回到聶伯城。(Daniel S. Y. Ceng攝)
天生患有糖尿病的艾利斯(Oleksiy),帶著對家人的思念,在勝利日前回到聶伯城(Dnipro)。(Daniel S. Y. Ceng攝)

不久之前,俄軍不斷襲擊基礎建設與平民設施,多人死傷,火車有可能成為目標之一。在避免伏擊而熄燈的昏暗車廂裡,他掛念親人的心,勝於一切。

「我們分離很久了。等下看到他們,很想坐下來吃一頓早餐,噓寒問暖一下,很久、很久沒見了,他們是我的生命泉源。」

人道救援牽起被蹂躪的烏國人 六旬婦:活著走出來是奇蹟

10小時後,列車沿著第聶伯河抵達聶伯城。這裡被喻為「人道救援綠洲」,給困在馬立波(Mariupol)、頓涅茨克(Donetsk)等被俄軍蹂躪的地區居民,牽引一條生命線,包括六旬婦女奧爾加 (Olga)。

20220510-聶伯城(Dnipro)是烏克蘭中南部的城市,也是聶伯州的首府,擁有百萬人口,距首都基輔約500公里。(取自google maps)
聶伯城(Dnipro)是烏克蘭中南部的城市,也是聶伯州的首府,擁有百萬人口,距首都基輔約500公里。(取自google maps)

3到4月期間,奧爾加與女兒、2名未成年孫子以及寵物狗,所在頓涅茨克家中地下室,不見天日、斷淨水、缺糧食,長達1個月。但堅持過後,希望並無現身,他們決定過五關斬六將,在烏軍護送下,逃到這個由商場改造的臨時收容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