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哭聲迴盪烏克蘭偏鄉 記者目睹難民見救援抵達 無助情緒徹底崩潰

2022-05-03 09:40

? 人氣

烏克蘭婦女走到車窗旁邊,向記者描述俄軍上演的恐怖情節。(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婦女走到車窗旁邊,向記者描述俄軍上演的恐怖情節。(Daniel S. Y. Ceng攝)

載著大頭照的蘇聯式麵包車,迎面駛過;哭泣與飢餓的烏克蘭籍婦女,靠近車窗訴苦。車諾比(Chornobyl)核電廠鄰近地區,這些畫面與情緒,讓俄軍入侵的殘酷記憶重現,而猛攻後的餘波,也一一浮現。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莫斯科發起侵略戰後,3月初確認攻占伊萬基夫鎮(Ivankiv)以及周邊村落,這裡鄰近接壤白俄羅斯的邊境,距離車諾比核電廠僅約半小時車程。

當地交通橋樑、水電等基礎設施遭俄軍砲彈與導彈炸毀,大部分地區的水、電力中斷、運送食物的車輛難以駛過;有長期病患、行動不便的老弱婦孺,也面臨重要藥物短缺危機。

20220501-前來領取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伊萬基夫鎮遭俄軍砲彈與導彈炸毀,大部分地區的水、電力中斷、運送食物的車輛難以駛過,長期病患、行動不便的老弱婦孺,也面臨重要藥物短缺危機。(Daniel S. Y. Ceng攝)

4月下旬這天,即烏克蘭軍反擊收復數周後,我們獲得罕有機會,緊隨人道救援組織並在軍人護送下,到訪這些受戰火糟蹋的地點。

通過「一分為二」的斷橋、藏有俄軍地雷的「紅區」、讓輪胎打滑的泥沼以及軍用浮橋,我們的車隊停在一處區域休息。

20220501-烏克蘭戰場中的斷橋。(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戰場中的斷橋。(Daniel S. Y. Ceng攝)

1名雙手合十的短髮婦女,突然走到車窗旁邊,向記者描述俄軍上演的恐怖情節。她的激動、顫抖、皺眉與流淚,揭示了更多偏鄉居民,在砲火連連1個多月裡,承受了多少。

「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真的不知道,我們很怕,謝謝你們送物資與食物來。」婦女激動不已,友人不得不上前安慰。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3月的調查顯示,烏克蘭3分之1人口(約460萬戶家庭)居於郊外;負責生產奶類、雞蛋與蔬果等糧食的家庭農業,占當地整體農業9成。

但隨著戰爭不斷破壞基礎建設與農地,他們的食物安全、營養與農作收成受嚴重影響。

數據也許只是冰冷的,但現實永遠是赤裸的。人口僅數百人的舊索科利(Stari Sokoly)村落裏,蒼老與中年居民抱著嬰兒、牽著小孩,在蒼翠小路旁邊,渴望救援物資送達。

20220501-前來領取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前來領取救援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2扇白色車門打開後,居民目光轉到小貨車,排隊領取物資。有的獲發1大袋馬鈴薯、幾包麵粉,有的則拿到即食麵、肉類罐頭與麵包,支撐1周或數天的生活。

另1輛小貨車旁,黃髮垂髫的8、9旬老婦撐著拐杖,或是家庭主婦披上頭巾,輪候索取心血管以及長期病患藥物,甚至嬰兒紙尿布,由醫療人員細心指導用藥方式。

20220501-前來領取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前來領取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歐洲重視兒童玩耍的權利早已不是新聞,但戰火連天的烏克蘭,依然坐言起行。在藍黃色國旗飄揚下,十數名兒童從紙箱裡,挑選顏色繪本、故事書和玩具或是一些零食。

兒童的純真笑容 與俄軍殘暴與破壞形成最大對比

他們臉上的純真笑容、眼裡溢滿的滿足感,以及三五知己間的熱鬧討論,形成與俄軍殘暴與破壞的最大對比。

20220501-前來領取物資的烏克蘭民眾。(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兒童從紙箱裡挑選顏色繪本、故事書和玩具或是一些零食。(Daniel S. Y. Ceng攝)

人道救援組織「New Format 20」成員史塔斯(Stas)說,這些地方欠缺醫療設施、藥店或商店,尤其是家有老小的居民,極度依賴外界提供藥物、可長期存放的食物與乾淨飲用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