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瀰漫腐肉的味道 記者勇闖烏克蘭直擊殺戮戰場:誰還能說烏俄本是同根生?

2022-04-16 08:50

? 人氣

俄羅斯入侵行動未歇,烏克蘭布查鎮一座教堂後的大型墓穴中,堆放著數十具用黑色袋存放的屍體,居民悼念時難忍淚水。俄軍攻佔烏克蘭布查鎮期間,被指殺害逾300名單地居民。(Daniel S. Y. Ceng攝)

俄羅斯入侵行動未歇,烏克蘭布查鎮一座教堂後的大型墓穴中,堆放著數十具用黑色袋存放的屍體,居民悼念時難忍淚水。俄軍攻佔烏克蘭布查鎮期間,被指殺害逾300名單地居民。(Daniel S. Y. Ceng攝)

手握藍黃色的溫熱咖啡杯,身穿厚實的羽絨服與毛衣,再伴隨東歐建築上飄逸的烏克蘭國旗,緩步走在首都的大小街道。這些景象,似乎替進入1個多月的戰事粉飾太平,但俄羅斯破壞與殺戮的痕跡,卻在基輔遠郊無所不見。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以「去納粹化與非軍事化」為由,派兵入侵烏克蘭。不論是東南部鄰近黑海、住滿年邁者的迷你城鎮,抑或接壤白俄羅斯、大教堂林立的歷史之城,均遭俄軍猛攻,讓「類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重演。

基輔附近幾個小鎮,雖在3月底烏軍強烈反擊後被收復,但俄軍幾十天以來的占領與蹂躪,使環境、財產和人民的心靈,無不遍體鱗傷。

20220415-烏克蘭博羅江卡鎮,搜救人員經過一棟被俄軍砲彈擊中的住宅大樓,中間部份被掏出一個長方形。俄軍空襲和砲擊博羅江卡鎮期間,炸毀多棟建築,多人死亡,也有人被埋在瓦礫下。(Daniel S. Y. Ceng攝)
搜救人員經過博羅江卡一棟被俄軍砲彈擊中的住宅,可見大樓中間部分被炸出一個長方形。俄軍空襲和砲擊博羅江卡期間炸毀多棟建築,多人死亡,不少人被埋在瓦礫下。(Daniel S. Y. Ceng攝)

塑膠袋包裹聚成大型墳墓 烏克蘭小鎮300人喪命

4月初的這天,首都60公里外的布查(Bucha),天色陰沉,零星小雨打在當地人的身上,而一座教堂後面,則傳出陣陣哀鳴聲。

一名烏克蘭中年女婦,被眼前所見驚嚇過度,呼吸加速、哽咽、悲痛不已,雙手擦拭止不住的淚水,親友則在旁安慰。

她的面前,有一個大型墳墓,數十具以黑色塑膠袋包裹的屍體,埋葬在此;有些人的手、腳因為空間不足,外露在潮濕的泥土上,旁邊可見拖鞋、棉被和手套等。

20220415-烏克蘭布查鎮一座教堂後面,有一個大型墓穴堆放著數十具用黑色袋存放的屍體,一名女居民到此悼念時,痛哭流淚。俄軍攻佔烏克蘭布查鎮期間,被指殺害逾300名單地居民。(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布查一座教堂後面一座大型墓穴堆放著數十具屍體,女居民到此悼念時忍不住淚水。俄軍攻占烏克蘭布查鎮期間,被指殺害逾300名當地居民。(Daniel S. Y. Ceng攝)

這並非屬於一個人的悲傷故事,因為官方數據指出,起碼300名布查居民,在俄軍占領期間喪命,當中不少人被行刑式(雙手遭麻繩或布帶反綁)處決,屍橫遍野,部分屍體更被「亂葬崗」處理。

鎮裡一條數百公尺的馬路,左右兩邊原本排列有序的精緻木屋與石屋,也遭俄軍嚴重砲擊,頓時變成破瓦頹垣。燒焦的建築殘骸、被炸毀和輾壓的民用車輛、貨車,以及俄軍坦克殘骸與零件等,占領整片空間。

幾隻披著金黃色毛髮的寵物狗,則仍能幸運的到處走動和嗅探,尋找與主人的溫馨住所。但回憶只能停在以往,因為四處只剩下燻黑的街道,或是廢墟中,沾滿炭屑的粉紅色童裝雨靴與成人運動鞋。

此情此景,除了十分駭人,也印證了國際社會對俄軍濫殺無辜的指控。

20220415-烏克蘭布查鎮某小路上,看見數輛俄軍坦克與裝甲車的殘骸,旁邊的民宅被徹底摧毀。俄軍攻佔布查鎮期間,被指殺害逾300名單地居民。(Daniel S. Y. Ceng攝)
烏克蘭布查鎮上隨處可見數輛俄軍坦克與裝甲車的殘骸、及被徹底吹毀的民宅。(Daniel S. Y. Ceng攝)

博羅江卡街道「體無完膚」 「空氣裡瀰漫腐肉的味道」

距離布查不遠處的博羅江卡(Borodyanka),同樣呈現俄軍泯滅人性所留下的餘波。又或者,如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所言,「比布查更糟糕」。

走在當地街頭或巷弄,每個腳步,都感受與到尖銳金屬物接觸;或是聽見玻璃碎片、木屑與地面摩擦的「喀擦喀擦」聲,十分刺耳和不適。

行車道上則停滿汽車或裝甲車的殘骸,擋風玻璃上,滿布如蜂巢般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彈孔,有些還沾有激戰後的血跡。一名烏克蘭軍人說,彈孔是由穿甲彈造成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