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這不是恐怖平衡,而是保證相互毀滅!

2018-04-20 06:20

? 人氣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被視為「顏色正確」的選擇,但就任絕對不能以「深綠學者」沾沾自喜。(顏麟宇攝)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被視為「顏色正確」的選擇,但就任絕對不能以「深綠學者」沾沾自喜。(顏麟宇攝)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就職第一天,就被前同事一狀告到地檢署,告發罪名包括涉嫌圖利、違法兼職等,儘管所述情節在過去數年,包括吳茂昆國科會主委乃至東華大學校長任內,都業經監察院調查並糾正,能否構成「不法」猶有疑義,但是無論如何對臨危授命的教育部長來,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圍繞吳茂昆的爭議,年代並不久遠,對許多東華大學的師生而言,宛如昨日,可以說明為何人事案一經曝光,即有教授直書其爭議並投諸媒體,緊接著狀告地檢書;至於吳茂昆在一夕之間竟也爆出在中國「兼職」情事,兼職範圍竟從中國科學院到可以攸關軍武發展的西部超導公司,吳茂昆在就職前夕發出千字文,澄清諸多爭議,包括美國籍並無其事、請假太多無心校務則一切依規定辦理,溢價經費亦經調查屬行政疏失而非個人行為,重點是解釋他在中國的各種「兼職」都是「被兼職」,就如同內政部長葉俊榮,和引發爭議迄今無法就任的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一般。

20180419-東華大學教授王純娟到台北地檢署,按鈴告發剛上任教育部長、前東華大學校長吳茂昆涉職權貪污罪。(陳明仁攝)
教育部茂昆才就任,就被前同事、東華大學教授王純娟按鈴申告。(陳明仁攝)

學術自由不因顏色有別,不該受政黨框限

簡單講,如果沒有過去三個半月的「卡管案」,吳茂昆的「被兼職」情節大概不至於如此「聳人聽聞」,這說明了幾件事,也是吳茂昆職掌全國教育行政之後,至少在高教範疇必須努力的功課。

首先,兩岸學術交流到底是不是政府鼓勵(或至少同意)的事項?兩岸學術交流行之經年,並非始自馬政府,不要說管中閔,包括吳茂昆的交流紀錄都自扁政府時期開始,相關規範並無太多差異,既未更開放亦未更緊縮,對國立大學教授而言,可以交流訪學甚至短期客座授課,但不能在編制內兼職,這個規範基本合理,不因教授學門而異,當然更不能因教授個人政治好惡而異,學術自由本來不該受政黨框限,尤其不能因為教授曾經身在藍政府就罪大惡極,曾在綠政府就全無約束。這把尺,必須一致。

「卡管案」之所以會引發眾怒,就是因為主政者以顏色為群分的標準,甚至無視合法程序,先不論管中閔一連通過校務會議、遴選委員會二階段投票都高票過關,肆後在教育部要求下重開遴選委員會和校務會議都再確認其當選無疑義,特別是校務會議的決議可否票數懸殊,三分之二通過要求教育部依法聘任管中閔的代表們,難道都支持或喜歡管中閔嗎?當然不!但他們反應尊重程序的精神,不容教育部一再忽視。

20180324-台灣大學校長當選人管中閔當選後引起軒然大波,台大24日召開2場校務會議,將針對管中閔產生的疑義做釐清。(蘇仲泓攝)
台大連開兩場校務會議,最終三分之二以上要求教育部依法發聘給校長管中閔,教育部却視若無睹,繼續「卡管」。(蘇仲泓攝)

赴陸訪學若成禁止條款,大學人才庫將一夕清空

其次,國立大學教授赴陸訪學講座,幾幾乎已經成為兩岸學術交流的常態,中國大陸學者到台灣講學者亦所在多有,但被掛上網「虛銜兼職」,學者可能知情可能不知情,知情也有可能為客套故或自覺亦屬光榮故,不強求撤下,不知情者那根本就無從要求撤下,就像吳茂昆若所言為真,則不僅中國科學院包括西部超導公司,他從未兼職,僅正式或非正式提供諮詢,如果吳茂昆可以,為什麼管中閔不可以或其他學者不可以?難道真要立下一個標準─「深綠學者」可以提供中國軍武材料發展的諮詢,而非綠學者連計量經濟的演講都不行嗎?

吳茂昆的領域比管中閔的領域更專業更高端,別忘了,二戰期間若非希特勒迫害猶太人科學家,美國不會在原子彈發展上搶先一步,其對國家安全的影響,難道不超過計量經濟嗎?吳茂昆聲明強調「貢獻所長,不應被刻意栽贓抹黑」,他應該用相同標準和心情,看待所有貢獻所長的學者們,不要說國家發展,人類文明的發展(當然包括戰爭科技)很大程度都是因為自由的學術交流,這是學有專精的學者們的最大價值!

不要忘了,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前中研長李遠哲在一九九四年返台前,「幾乎每年到中國。」就是為了幫助中國的科技發展,中國科學院頒給他名譽學位,還很常一段時間保留一個辦公室給他。

20171214-前中研院長李遠哲上午出席「台灣要進步 要你這一票:請跟我們一起挺國昌」記者會。(蘇仲泓攝)
根據北京清華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的訪問,前中研院長李遠哲表示,他在一九九四年返台前,幾乎每年到中國,協助其科學發展。(蘇仲泓攝)

身為中研院士並曾全大學校長的吳茂昆,和他的前任潘文忠最大差異是,潘文忠從無類似經驗,當然,力挺潘文忠並在准其辭職後表示潘「畫出了一條線」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也沒有類似經驗,他們或許不明白從國際到兩岸學術交流的意義,吳茂昆則不然,因此,他的「線」和潘文忠的「線」,理當也必須不一樣,否則就浪費他頂著這麼大一個「院士部長」的頭銜,却做打壓學術自由大學自治之事,不唯大學教授們可能人人自危,如果赴陸交流成為不得為大學校長的一個標準,台灣的大學校長人才庫可能一夕清空。

「被兼職」若成獵巫之罪人,摧毀的是台灣學術命脈

最後,談談「被兼職」的常識與常態,葉俊榮和管中閔都被爆出在中國三、四個大學「被兼職」,形式上確實匪夷所思,因為他們都是每學期在台大固定授課的教授,除了短期訪學,或者到合法年限的在職休假,他們也不可能正常授課,兼愈多愈顯示只可能是虛銜或被兼職,因為他們不是「葉七力」或「管七力」,本事再大也沒有分身術,在中國大江南北都正常授課,却被中國大學拿來當作以廣招徠的活廣告,葉俊榮可以正面看待,為什麼管中閔不能?而「被兼職」又豈止葉管二人?

不論中國的大學是為客套、為禮遇或做虛功,台灣學術界若因為是綠執政、綠當道,而因此大肆獵巫,那麼該被烈火焚身的又豈只葉管二人?這已經不是恐怖平衡,而是保證相互毀滅,最終毀滅的是台灣的學術命脈、國力發展的泉源。

「卡管案」一鬧三個半月,真的夠了!台灣教育需要的是正常、公平、多元、開放的思維,不是唯綠至上的政治正確,吳茂昆就任,即使被學界視為「顏色對的選擇」,吳茂昆却不能以「深綠學者」而沾沾自喜,在教育與學術的領域,必須包容異議而非打壓異己,這個意見同樣送給尚未就任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如果他能就任。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