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尾巴搖狗的「蔡式風格」

2018-04-12 06:2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11日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11日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蔡政府多數困境是自己造成的,其中一種是狗搖尾巴的困境;這是來自綠營自己人的難題,蔡英文可說一上台就從四面八方傳來基本教義派或真實信徒的壓力,蔡英文的脫困之道通常就是不觸怒這些民粹力量,但她慢慢推演的結果,不像德國總理梅克爾般順利解出方程式,而是讓自己成為基本教義派的同路人。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台大校長遴選爭議,一場校長選舉弄到「百日卡管」,台大、管中閔、民進黨政府三方皆輸的地步,就已不可思議;更不可思議的是,卡管如此重大決策,蔡政府竟推給教育部一個處長,政府成了無人之治的自走炮,決策過程無人負責,連教育部長都是百日後的10日才公開喊話;過程中行政院長、總統表面上看似全無角色,但如此就能躲過政治干預大學自治的惡名嗎?恐怕不然。

台大校長是精心操控卻偽裝成自然發展的經典之作

回頭來看,蔡政府如果無意介入台大校長人選之爭,其實有三個時間點可以解套,最簡單的作法就是依大學法第九條,教育部在遴選委員會通過人選的第一時間就聘任,如果真有利害衝突等疑慮,那麼遴選委員會第二次開會再次確認,也差不多該放手了;當然,最後一個時間點是在台大校務會議之後,校務會議雖然不能決定校長人選,但是透過校務會議的表決結果,已充分表達台大校方的態度,蔡政府若再無視台大校方的選擇,不但是眼中完全沒有大學自治或是校園民主這件事,甚至也不知程序正義為何物!

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可說是精心操控卻偽裝成自然發展的經典之作,比較惡意的解釋是,即使管中閔一當選就表態退出政黨,蔡政府仍將其視為非我族類,非除之而後快;比較「善意」的解釋是,過程中綠營有太多反管聲浪,讓蔡政府即使違逆大學自治原則也不敢放手,最後事情鬧到不可收拾,對管中閔攻詰、潑糞愈演愈烈,蔡政府更不敢鬆手,以免觸怒綠營的基本教義派或學界反管的真實信徒,如此一來,蔡政府即使一開始無意卡管、最後也是卡管成真。這可說是典型的蔡政府微調管控、卻愈管愈糟的狀況。

配合深綠基層操作「台灣價值」議題  傷害的不只是柯文哲

另一個案例則和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有關。民進黨祕書長洪耀福近來因為在黨內直言提名台北市長會落到第三名的窘境、而倍受深綠陣營攻擊;在民進黨長期醜化兩岸交流的作為下,深綠陣營恨柯、黑柯可以理解;然而,深綠綁住的何只柯文哲!事實上,這些深綠基層也讓民進黨市議員參選人掉入進退不得的處境,正如某些參選人所言,在初選期間不敢和柯文哲「同框」,以免引發深綠反彈,然而,這是深綠自己的問題,並不能限制柯文哲大選時去為其他無黨籍人士助選,如此一來必然又擠壓民進黨市議員選票,難怪提不提名柯文哲成為民進黨吵個沒完的可笑問題。

更可怕的是,應該以全民為念的總統蔡英文,竟也以「基層」不滿為名,要求柯文哲對「台灣價值」補考,此話一出,立即將柯文哲打為「非台灣」的那一邊;蔡英文選舉時念茲在茲不會以認同入人於罪,當了總統後竟要檢查人民認同的內容。比較惡意的推斷是,蔡政府民粹操作,並且不惜以台灣認同作為攻擊點;比較「善意」的說法是,蔡英文為了安撫深綠,必須要求柯文哲配合演這場「台灣價值」的大戲,然而,無論真心還是假意,畢竟君無戲言,最後必然是假戲真做,台灣價值無疑是民進黨手中的血滴子,成為分裂台灣的利器。

可悲的是,並非任何蔡政府的政策都可以「尾巴搖狗」,有些確實八方吹不動,就以深澳燃煤電廠對空污的影響為例,即使環保團體一再發出諍言,卻改不了蔡政府的決心,尤此可見,究竟是「尾巴搖狗」還是一開始就是蔡政府的權力操作,差別實在沒那麼大。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