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文學獎成MeToo重災區!性侵、洩密醜聞延燒瑞典文化圈

2018-04-11 19:10

? 人氣

瑞典文化圈性侵與洩密醜聞延燒,瑞典學院的行政運作與名聲遭遇危機。(圖截自瑞典學院網站)

瑞典文化圈性侵與洩密醜聞延燒,瑞典學院的行政運作與名聲遭遇危機。(圖截自瑞典學院網站)

瑞典文化圈名流遭披露,在過去20年間仗著自身權勢與名聲犯下多起性侵,風暴更延燒至與他關係緊密的瑞典學院。惡狼阿爾諾不僅逃過起訴,妻子也未遭學院懲處,三名院士憤而辭職抗議。目前繼續工作的院士僅剩13名,不但瑞典學院的行政運作遭逢危機,更可能影響下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審工作。

2017年11月,瑞典最大日報《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報導,18名女性挺身指控文化圈名流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性侵,她們的證詞也刊載於報紙上。出身法國的阿爾諾現年71歲,是攝影師和劇場導演,在瑞典文化界名號響亮、影響力甚鉅,妻子是負責頒布諾貝爾文學獎(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院士芙洛斯登松(Katarina Frostenson),兩人經營的藝文中心「論壇」(Forum – Nutidsplats för kultur)更與瑞典學院關係匪淺。據稱,阿爾諾以權勢與人脈威脅受害者,在1996年至2017年之間頻頻性侵得逞,甚至對瑞典學院成員及家屬下手。

報導刊出後,瑞典檢察單位介入調查,瑞典學院則展開內部調查,委託一間律師事務所調查阿爾諾的醜聞以及他對學院的影響力,同時停止對「論壇」的資助。學院成員經常參與「論壇」舉辦的活動,但院方強調,每年12.6萬克朗(約44萬新台幣)的資金是付給俱樂部,而不是阿爾諾本人。3月,斯德哥爾摩檢察署宣布,由於證據不足和追溯期已過,撤銷2013年至2015年間對阿爾諾的指控。此外,《每日新聞》引述瑞典學院內部報告,指出阿爾諾自1996年起,曾7次在官方消息前,洩漏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瑞典學院院士奧斯特格倫(Klas Östergren)。(Mattias Blomgren@Wikipedia / CC BY-SA 4.0)
瑞典學院院士奧斯特格倫(Klas Östergren)。(Mattias Blomgren@Wikipedia / CC BY-SA 4.0)

不滿瑞典學院決定 三名院士退出

《美聯社》(AP)報導,瑞典學院並未對芙洛斯登松做出懲處,6日,奧斯特格倫(Klas Östergren)、埃斯普馬克(Kjell Espmark)和英格倫(Peter Englund)三名瑞典學院院士宣布辭職,以示抗議。另一名院士奧爾松(Anders Olsson)證實,學院內部的確進行表決,結果是不需開除任何成員,奧斯特格倫等人的意見未獲採納,奧爾松認為,這是他們退出學院的原因。

英格倫在聲明中寫道,他退出的原因就是學院處理醜聞的方式。「我無法支持這些決定或為其護航,因此我決定再也不參予瑞典學院的工作。」

瑞典學院院士英格倫(Peter Englund)。(Spcenter@Wikipedia / CC BY-SA 3.0)
瑞典學院院士英格倫(Peter Englund)。(Spcenter@Wikipedia / CC BY-SA 3.0)

奧斯特格倫在《瑞典每日新聞》(Svenska Dagbladet)發表聲明,表示長久以來,瑞典學院內部存在著嚴重的問題,現在他們終於打算想辦法解決,卻將私人情感與自己的小算盤看得比規章制度更重要,因此他決定不再參與學院的活動,並引用加拿大傳奇民謠歌手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歌詞:「我要離開餐桌,我要退出遊戲。(I’m leaving the table, I’m out of the game.)」

埃普斯馬克則致信《每日新聞》與《瑞典每日新聞》:「正直是瑞典學員的根源。現在學院將友情和其他不相關的顧慮置於公正之上,讓我無法繼續工作。」

終身職規定使院士無法真正辭職

瑞典學院從1901年起頒發諾貝爾文學獎,院士為終身制,院士無法真正「辭職」,直到死亡才能由新的院士遞補席次,但他們能選擇不參與學院活動表明立場。目前除了奧斯特格倫、埃斯普馬克和英格倫三人,艾克曼(Kerstin Ekman)及蘿塔斯(Lotta Lotass)兩名院士也不再參與學院工作,等於瑞典學院只剩下13名院士。

發言人達妮烏斯(Sara Danius)說,學院成員研讀條文規定後,考慮修改規則,讓院士能夠正式辭職。「終身職是讓院士有安全感,但如果他們打算離開學院,應該讓他們的決定成真。」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報導,瑞典學院至少需要13名成員,才能進行有效表決做出決定,而部分輿論希望阿爾諾的妻子芙洛斯登松能自願辭職;就算她不願意,另一名院士史翠茲伯格(Sara Stridsberg)在經歷這陣風波後,也有意願辭職。瑞典學院不僅在行政運作方面遭遇危機,諾貝爾文學獎的聲譽更受到嚴重打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