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周平觀點:後段私立大學招生亂象側記

2018-04-20 06:50

? 人氣

私校招生亂象叢生。圖為徵才博覽會。(蘇仲泓攝)

私校招生亂象叢生。圖為徵才博覽會。(蘇仲泓攝)

大學申請入學面試場域中的兩造--面試老師和考生,在短短數分鐘的對話語境中,所言所行和表情儀態,顯然會因為雙方關係中「強弱態勢」的翻轉,而主客易位,使原本應該謙恭有禮的考生,如今卻因為掌握強勢,而越益高不可攀、有恃無恐了。素來莊重威嚴的老師,現在則地處劣勢,也不得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了。

資源分配不公造成不同大學招生處境的天差地別,這我們暫且存而不論。對於具有招生優勢,生源不虞匱乏的大學,我們也按而不表。讓我們來看看那些處於後段,面臨招生危機的大學,他們的面試現場,是否會有甚麼微妙的語言學轉向(linguistic turn)呢?

地處偏遠的後段私立大學,由於招生情勢非常艱困,各大學間,甚至校內各科系間產生了諜對諜的惡性競爭關係。原本設計為學校/科系/老師可以品頭論足挑選學生的面試情境,也因此而產生了主客易位的變化。實際的情況是,招生的主從關係,已從賣方市場,轉變成買方主導的市場(buyer-driven market)。大學校系端憂心招不到學生的內在焦慮,投射在面試老師言說行動當中,似乎也讓考生嗅出了自己的水漲船高的身價。

招生端為了捷足先登,搶到一個是一個,很多科系索性在面試前,施行「逕予錄取」策略,讓學生提早承諾就讀自己的科系,並且不會再選擇他校或他科系。儘管以例外狀態(逕予錄取,可以不用口試)來搶學生,可能面臨其他考生對於公平性的質疑,但招生心切、殺紅了眼的大學端,似乎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這個手段至少可以降低焦慮、求得心安。

在面試方面。不像招生無虞的大學,面試老師會輪番以詢問、追問、詰問的方式來考驗學生的進對應對、論辯能力、知識深廣度和學習態度。相反的,招生困難的大學,面試老師更在乎的是討好考生,使他∕她提高就讀本科系的意願。老師們的言語行動(speech act)多半是卑微殷切的祈使句。除了讓同學簡短的自我介紹外,口試老師通常會非常急切地輪番向學生說明本科系在師資、學生表現、獎學金、未來就業上的優勢。或其他競爭校系不如本校系的地方。這固然可能是一種「事實」描述,但其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卻是老師們在說服(或乞求)考生給我們一個機會、賞口飯吃,不要去別的校系。

在考生挑校系大於校系挑考生的態勢中,短短數分鐘的對話情境,大半都會被老師們的聲聲呼喚所佔據,更甚者,有些考生還恃寵而驕,反過來向老師詢問、追問、詰問有甚麼好處、誘因可以滿足考生。

口試老師的謙卑口吻,和考生趾高氣昂的聲調,在後段私大考場中,此起彼落的一再重現,甚至加碼演出。

此外,後段大學搶學生真是已經到了殺紅了眼,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圖為模擬面試。(取自育達高中)
圖為模擬面試。(取自育達高中)

申請入學除了逕予錄取有偷跑嫌疑之外。面試場域中,口試老師也不斷地要求考生攤牌,要學生說清楚,會不會優先選擇本系,還是他校、他系。這種問題其實是個騷擾,除了少數學生會坦誠相告之外,大多數考生也練就了睜眼說瞎話的本領。他們大多會應付式地說一定、鐵定、鋼定會優先選擇貴系。這種問題,問了也是白問。但卻會懲罰到說真話的考生,因為如果據實相告,且會優先選他校他系,則面試老師非常有可能會把他/她的分數打低。無論他∕她的實際表現如何。

 

即使面試老師堅守公平原則,僅憑學生的表現來評分。面試結束後的校級各系協調大會,卻仍可能會否決老師的公正性。例如,當該校兩系以上都錄取某位考生時,校方會進行協調,要求非第一志願的系將該位同學的成績下調,讓原本成績較差但確定會選擇該系的另一位考生成績上調,甚至從備取中偷天換日調到正取。這件事可以不需經過口試老師的簽名同意或甚至連知會一聲都免了。這時,面試老師的責任還存在嗎?

這樣的做法或許可以提升錄取該校各系當年的報到率。但這種短視近利、殺雞取卵、飲鴆止渴的愚行,恰恰是在為自己銘刻墓誌銘、掘墳墓啊。

雖然個別理性計算或有可能增加特定系所或全校該年的錄取報到率。但長遠來看,優秀同學被打低分和較差同學被打高分,必然會出現一種emergent property,量變產生了質變,整體效應就是這個學校自己往最底層鑽下去了。

結果是,優秀同學乾脆不來了,較差的、沒有太強學習動機的同學也有恃無恐、好整以暇,逐漸把本校當作最後的備胎。

這是一種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亦即,自己的作為造就了自己將來成為考生心目的最後段、最後選擇的大學。當少子化海嘯淹過來時,這樣的大學肯定會最先滅頂,而這,是自己先前選擇的結果。自作自受、怪不了別人。

曾經有個系,一直堅守「取法乎上,得乎中」的原則,堅持收最優的學生,即使會有些缺額。這樣的堅持也有了正面的效果。過去幾年,該系的錄取學生成績和報到率一直在校內名列前茅。但如今在校方的壓力下也不得不低頭妥協,進行宏觀調控學生成績的行為。這預示了這個系將趕上整個學校滅頂的進度。到那時,吸不到空氣,真的不能怪任何人了。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