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石之瑜觀點:執政,到底是為了什麼?

作者批,教授本來是社會中堅,人文社會的教授更應該是社會良心,一小撮人卻全心全意捲入爭搶名器,不擇手段,見獵心喜。(資料照,新新聞資料照)

作者批,教授本來是社會中堅,人文社會的教授更應該是社會良心,一小撮人卻全心全意捲入爭搶名器,不擇手段,見獵心喜。(資料照,新新聞資料照)

理想、願景很會編,民主、自由很會講,然而在口頭膨風之外,執政到底是為了什麼,已經一片空白。執政人物像開著沒有方向盤的車子,一群人拼命搶零件,邊上還嚷嚷分杯羹的,嚷到失心瘋,在車毀人亡前,他們都還想圖點什麼!

參加六都選舉,到底是為了什麼?有的市長心裡想的,就是給自己人炒地皮,搞假案;有的市長呢,天天設法給親朋好友分贓弄好處,市民福利就是擋箭牌;還有的市長呢,盡日在為自己下一步盤算,卸任以後怎麼辦?

校長沒選上,硬要去搶,不惜毀人名節,誆稱正義,到底是為什麼?教授本來是社會中堅,人文社會的教授更應該是社會良心,一小撮人卻全心全意捲入爭搶名器,不擇手段,見獵心喜。搶到以後呢?學問更充實,道德更充沛了嗎?

搶,成為執政社會的末日症候群。但這不是所有人的社會末日,因為芸芸眾生正在為生存奮鬥,只有攀附到了執政集團的那些菁英,一來眼紅別人搶得快,搶得多;二來想到剩下快搞垮搞爛,沒有明天的台灣,還能不放下斯文一起搶?

台灣完全不是在末日前夕!台灣社會為了生存與理想而奮鬥的,為了社會福祉在無私奉獻的,比比皆是。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芸芸眾生是活在取之不盡的執政資源之外,必須靠自己,沒時間抱怨,抱怨也沒用,反而生命力於焉苟延。

蔣介石晚年(時報出版提供)
蔣介石說,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的生活。作者聲稱,這話可氣死今天的執政人物,更氣死那些反蔣不遺餘力的進步教授。(資料照,時報出版提供)

不過,以為已經高高在上,肆無忌憚任意霸佔的執政人物,看不到未來,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這就叫做死於安樂。於是,他們的眼光只能放回到手邊的權力與財富上,愈看愈渺小,愈不足,愈心驚肉跳,愈擔心失去去權力,愈得搶。

政客看不到未來也罷。那群成天自詡進步的知識份子看到什麼未來?學歷史的玩弄資料;學法律玩弄條文;學科學的玩弄數字;學民主的玩弄正義。在一切都用術語、專業包裝的私慾橫流中,呈現的未來愈美好,搶奪的效果就愈激烈。

執政,看似權力無邊,看似獵物無窮,看似為所欲為,但終究只是在摧毀,摧毀別人,摧毀自己。不過,他們心中棄如敝屣的芸芸眾生,時而看似予取予求,看似不知不覺,看似股掌之間,其實竟頑強的在創造生命的未來,在不起眼的角落。

蔣介石說,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的生活。這話可氣死今天的執政人物,更氣死那些反蔣不遺餘力的進步教授。不論他們筆下的蔣介石多殘暴,他們仍逃不過蔣介石思想的質問:你們當大官、選市長、搶校長,增進了多少人類生活?

*作者為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