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真的要有人捐軀,謬誤的軍改才會獲得糾正?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 。(陳明仁攝)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 。(陳明仁攝)

驚聞八百壯士副指揮官退將吳斯懷在立法院區內,因推擠不適,突然暈倒;退役上校繆德生則在爬牆時,不慎跌落地面,後腦勺著地重傷,經急救後,生命垂危。幾天前,「八百壯士」公告周知:「政府背信忘義,公然撕毀承諾,點燃戰火,逼迫退伍軍人決戰,以後遍地烽火,如影隨形只會越演越烈,所有後果政府必須承擔」。先前,筆者投書《風傳媒》「製造『暴徒』的『民主』政府」乙文中,也曾警示:「如果執政者持續堅持己見,不改弦易轍,再逼出一個年改版的『鄭南榕』,恐怕也不算意外」。令人扼腕,統治階層置若枉聞,顢頇硬幹,不幸之事還是發生,在血泊中通過的軍改,何來公平正義可言!

事實是檢驗政策的唯一標準

在蔡政府「睜眼說瞎話」、「自我感覺良好」,以及部分御用學者、媒體掩飾真相,吹噓叫好的軍公教退撫制度改革聲浪中,台大副教務長康仕仲等名校優秀教師被高薪挖角,相繼出走;中國大陸福建省等地的教育當局,也覬覦台灣教育界的先進理念與經驗,計畫引進千名台灣優秀教師,至當地大專院校擔任全職教師。台灣人才濟濟,雖有成千上萬個流浪博士,可以充當「產業後備軍」,師資不虞匱乏,難道真的不用憂慮「楚材晉用」,人才大量流失?

拜「年金」改革之賜,曾有「鐵飯碗」光環的公務員也黯然失色。根據考試院考選部的資料,近5年來報名高普考試人數逐年下降,已從民國101年15萬人多人,降至民國105年的9萬多人。另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的報告指出,近5年離職率不斷攀升,已從民國101年的0.72%,增至民國105年的0.86%,每年約有3,000人離職,且年紀越輕、學歷越高,離職率越高。帶有污名化之實,說改就變的不確定性退撫制度,怎能讓年輕優秀的公務員不萌生去意,進而削弱政府的行政效能?

在這波軍公教退撫制度改革中,衝擊最大的是服役時必須長期離鄉背井、犧牲正常家庭生活,退伍後還要奉養長輩、培育子女的退役軍人。影響所及,原本就缺乏從軍意願的年輕人,更是雪上加霜,視軍旅生涯為畏途。根據監察院資料指出,國軍志願役軍官招募不足,造成基層軍官編現比嚴重失衡,至民國106年6月底,志願役軍官招募達成率僅41.2%,「對於部隊組織、國軍編裝及國防安危,已構成嚴重的影響」。民進黨立委羅致政則質疑國防部報喜不報憂,實況是「軍官招不到,士官缺到爆,義務徵集招不到」。今年,是國軍首度跌破國防部先前公開宣稱,維持有效戰力17萬5,000人的底限,部隊「以兵代士」、「以士代官」情形嚴重。對此國防窘境,身為三軍統帥的蔡英文總統不但沒有反躬自省,檢討軍人退撫制度草案的謬誤,竟還吹噓紛擾終會過去,年改可以成功。

20180227-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國民黨立委議場內群為墜樓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繆德生祈福 。(陳明仁攝)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國民黨立委議場內群為墜樓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繆德生祈福 。(陳明仁攝)

動搖國本的軍改政策

曾在特戰隊服役的吳怡農投書《紐約時報》,寫道:「台北政府一直未能正視這個不斷增長的(中國武力)威脅。我們的領導人繼續假設美國永遠會出兵解救台灣,也用這樣的假設來規劃國防、並掏空了軍隊。國民黨及傾向國家獨立的民進黨所提出的政策,都導致軍隊人力不足、士氣低落」。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國軍優秀人才培育耗時、費錢,而建軍備戰與國防之良窳更直接關乎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大眾豈能冷漠以待,置身度外?

眾所周知,武器不能打勝仗,優秀的人才,精實的訓練,高昂的士氣,與人民的支持才是關鍵,檯面上的政治人物「重器、輕人」,更醉心於可以收取酬庸和回扣的軍售,以及政治獻金的「國防工業自主」。一位現代化的專業軍人,並非人人皆可勝任,不像民選立委,無論是關說的能者、逃避兵役的歌手、抑或軍中受難者的家屬,只要選上就有權可以宰制軍人的權利與義務。國軍軍官在不同階段須取得任職資格,進行「崗位輪換」,而不同崗位對軍官的年齡、學歷、經歷、專業、心理和身體素質等有著相當程度的要求,尤其面對新時代的資訊化戰爭,以及精良貴重的武器裝備,更需要出類拔萃的菁英人才加入。

國防部高層為配合執政黨預擬的軍改政策,補足國軍基層部隊領導幹部缺口,可說是絞盡腦汁,無所不用其極。國防部不但恢復了在民國94年走入歷史的國軍ROTC(大學儲備軍官訓練團制度),又決定取消現行各科均成績須及格、軍訓或全民國防教育軍事訓練課程須達標準之要求;招募新科軍官,接受廿二週訓練後,即可下部隊任官;力推「士官轉任軍官」政策,只要一年年資以上,經過部隊長官同意,接受十週的訓練,就可以成為少尉;還復招停招十四年的中正預校國中部,同時公告《軍事學校預備學校軍費生公費待遇津貼發給辦法》修正草案,大幅放寬國中部升學門檻。前國防部長馮世寬甚至發出政策指導,要求檢討是否維持目前官校四年學制,抑或兩年即畢業為部隊所用。上述多管齊下,快速填補基層幹部需求,而不顧報考生員素質低落和軍官養成教育不足,「抓到籃子就是菜」,降格以求,濫竽充數的做法,其實只想為民進黨謬誤的軍改政策掩過飾非。

不乏有政治人物、媒體宣稱退伍軍人待遇優厚,面對國人對國防事務認知的淺薄與斷裂,《上報》的社論點醒國人:「你希望付出多大的代價去維持一支什麼樣的軍隊,這決定你值得擁有多少的自由與民主」。嬴弱、素質低落、缺乏士氣的國軍,正是中國霸凌台灣成本最低的選項之一,如果真心期許軍人能「含笑為國犧牲」,至少政府要有足夠誠意照顧為國奉獻青春的退伍軍人,還給軍人應得的尊嚴,民眾也不應忌妒軍人的福利與待遇,只有軍人守護國家安全,人民的生命財產才能得到保障。

20180227-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 。(陳明仁攝)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 。(陳明仁攝)

民主政體下的獨裁行徑

「正義」應該是每個人都能安居樂業生活在一起,且擁有同等捍衛自身權益的權力,沒有高低之分,更不會因利益衝突而相互惡意攻擊。為推動蔡總統口中「世代正義」與「行業不平」的年金「改革」,無力拉高勞工待遇的行政院,不但推出不公義年金改革文宣,污名化軍公教,更全方位動員黨籍民代、學者、傳媒,誣指退伍軍人是既得利益者,貪得無厭,挑動職業分化、世代對立,藉此來卸責、轉移焦點。

回頭檢視,民國92年8月,時任行政院人事行政局長的李逸洋曾嚴正表示:基於「政府誠信」及「信賴保護原則」,行政院不會對優惠存款措施做任何更動。民國94年11月,身為民進黨秘書長的李逸洋卻針對考試院通過軍公教優存利率改革案表示:「此次18%改革案,是針對最不合理的部分來改革,絕非以所有軍公教人員為對象」。民國106年2月,考試院副院長被提名人李逸洋進而表示:「如果現在不改革,不但年金領不到,整個國家都是一場災難」。同年6月,《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修法,民進黨大翻案,立院臨時會二讀通過優惠存款二年歸零條款。上情,彰顯了主政的民進黨心中只有選票算計,不但沒有政策延續性,更是一個善於言詞狡辯,「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比不上蔡總統一句話」,言而無信,不值信賴的政黨。

在退伍軍人族群認知中,全世界找不到幾個像民進黨如此鄙視軍人,且大幅刪砍退伍軍人待遇的執政黨,不管軍人演訓多危險,救災多辛苦,都無法獲得其真心認同與肯定,對待退伍軍人則是用後即丟,更遑論在野時,還慣常以攻訐國軍,來圖謀一已的政治利益。持平而論,在民主社會中,只享權利不盡義務是特權,而只要求盡義務,卻不給予相應的權益就是壓迫。現任波士頓大學教授的美國退休陸軍上校安德魯.巴塞維(Andrew J. Bacevich)在其《信任的斷裂》(Breach of Trust)著作中,揭示:「越來越少的政府官員(總統、部長)與國會議員有當兵的經驗,但他們卻仍然負責重要的國防政策,而且似乎也很樂意刪減職業軍人的退休福利」。目前文人主治的立院生態,不也是讓少數的軍人承擔自己不願意的犧牲,卻苛求他們共體時艱,硬吞軍改惡果嗎?

民主國家不會強推沒有共識的法案,當仰仗「多數暴力」的民進黨立委,亟欲通過軍改,如何讓有理想抱負、有能力在社會競爭的軍中菁英,願意留在這個被歧視,甚至被壓榨的體制內?又如何能讓法定權益即將遭受嚴重損失,無法回溯歲月,重新選擇職業的退伍軍人能夠衷心信服?筆者也想請立委諸公們捫心自問,你會積極鼓勵你的子女和親朋好友從軍嗎?民進黨立委這種以黨意是從,投票部隊之舉,又如何訕笑中共提議修憲,為習近平長期連任掃除障礙。

20180227-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郝柏村由兒子郝龍郝龍斌.立委賴士陪同,一路兩邊攙扶走向帳棚區。(陳明仁攝)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郝柏村由兒子郝龍郝龍斌.立委賴士陪同,一路兩邊攙扶走向帳棚區。(陳明仁攝)

為捍衛「信任保護」而戰

美國的開國祖先們,在遭遇各種困苦與艱難時,其傳統反應是:「我們信靠上帝」(In God We Trust),並將之標註在美元之上。對政府和三軍統帥的「絕對信賴」,則是中華民國軍人効忠國家,願意承擔「死亡義務」的基本前題。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期,開啟了裁軍政策和削減軍人退撫待遇,軍隊士氣不斷受到打擊。政黨輪替後,傳統上與軍隊關係密切的國民黨總統馬英九,同樣未能善待軍人族群,而視軍公教為一體,刪砍了原本為退休俸組成部分的「年終慰問金」,造成退伍軍人族群的怨懟與不滿。

再次執政的民進黨總統蔡英文雖奢言參考美軍,提出全新退撫制度,卻對美國政府信守「不溯及既往」的改革精髓視若無睹。執政當局或許認為軍改新新制的規定優於新制,可以安定軍心甚或取悅現役軍人,然而國軍從「恩給制」變革為「儲金制」才21年,且當時政府推出新制時,對舊制採取「不溯及既往」原則,這次溯及既往的改革先例,也預告了將來新新制未必真的領得到,反而增添現役軍人對政府誠信的疑慮。民進黨向來批評國民黨向中國靠攏,蔡總統也誓言:「顧好台灣主權」,其實更應想方設法,善待軍人,贏得向心,爭取政治支持,卻因選票考量與意識形態作祟,一再錯失真正軍隊國家化的契機。

「退休俸」是政府依法必須給付退伍軍人的退撫待遇,不是年金,更不是社福施捨。近一年來,「八百壯士」堅持「信賴保護,不溯既往」原則,力阻謬誤的軍改立法通過,讓曾經深以為榮的軍隊戰力持續往下探底,捍衛的不僅是私利更是公益。然而,看似強大卻極其孤立無援的「八百壯士」,已在立院前埋鍋造飯長達372天,面對置之不理的執政黨,他們的聲音不夠大、力量不足,也無法引起主流媒體應有的關注,而一般民眾忙於生計,也認為事不關己。在拒馬、蛇籠阻隔外和平抗爭已久,積怨已深,如今軍改又被列為立院本會期優先通過法案之際,少數人為此鋌而走險,發出不平之鳴,理所當然,勢所必然。

在遺憾不幸流血事件之餘,筆者再次援筆為文,除了聊表知識分子的憂國情懷,祈福兩位傷者能早日康復,呼籲要「血債血還」、「打死不退」的昔日軍中袍澤,能夠冷靜以對,更期許執政者實事求是,傾聽退伍軍人的心聲,先釋憲後修法,不要一意孤行,少數媒體、名嘴也不要為求瀏覽率和收視率,興風作浪,推波助瀾,才是民主台灣的全民之福。

*作者為退伍軍人,大學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