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中華民族不是真的,那是政治性的」中研院學者陳儀深:進一步思考建立台灣民族

陳儀深則提醒:「中華民族不是真的,不存在,孫中山定義的『漢滿蒙回藏』更籠統……那是建構的,不是一個時代的概念,那是政治性的,為了中華民國存在的。」(盧逸峰攝)

陳儀深則提醒:「中華民族不是真的,不存在,孫中山定義的『漢滿蒙回藏』更籠統……那是建構的,不是一個時代的概念,那是政治性的,為了中華民國存在的。」(盧逸峰攝)

「要走出國際,要先走出過去中華民國的一些殘餘!」今(28)日晚間,長期研究二二八檔案的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學者陳儀深現身二二八紀念活動「共生音樂節」進行約40分鐘的演說。演講後,有聽眾提問如何建構台灣人自己的國家,陳儀深則提醒:「中華民族不是真的,不存在,孫中山定義的『漢滿蒙回藏』更籠統……那是建構的,不是一個時代的概念,那是政治性的,為了中華民國存在的。」

談起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原因,陳儀深表示,日前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曾探問二二八到底是「先鎮後暴」還是「先暴後鎮」,指出洪認為二二八發生原因係台灣人暴亂,「她認為政府不需要道歉,你就是來維持治安嘛!」

先鎮後暴?先暴後鎮?

對此陳儀深表示,1980年軍法大審時,曾有海外人士帶回當初台灣人向美國遞出的請願書,指出國民黨政府所謂民眾攻擊外省人的「武器」只是棍棒,1947年2月28日後來發生的抗爭也不是叛亂,頂多是反抗,因此向蔣經國強調,應是「先鎮後暴」,民眾是遭到鎮壓後基於自保而不得不進行抗爭。

陳儀深強調,先不看當初到底是誰先鎮、誰先暴的問題,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遠因實為當時國民政府來台後失業率飆升、物價飛漲、用人歧視引發的民怨:「行政長官公署9個處的處長,只有一個教育處長宋斐如是台灣人,那時會講國語的才是人才。」

責任推給日本 陳儀深酸:乾脆說清帝國要負責任

曾有學者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應是「日本要負責」,對此陳儀深酸:「你乾脆說清帝國要負責任!是要往前推,但不是無釐頭的亂推,要回去看當時的台灣行政長官公署,要衡量是非責任的問題。」

陳儀深過去研究曾得出結論,表示蔣介石應為二二八屠殺負起最大責任,而今日陳儀深回憶,過去曾遭蔣家後代蔣孝嚴拿一份蔣介石說「請兄嚴禁報復屠殺,否則以抗命論罪」的電報來提告,控訴陳儀深研究不是事實。對此,陳儀深也指出問題:「你承認有報復屠殺嗎?有人真的因此『抗命論罪』嗎?」

1947年3月國民政府軍隊登台進行鎮壓,對此曾有台灣旅滬團體向當時國民黨領導者蔣介石請願,希望蔣介石阻止「報復屠殺」,但無力阻止憾事。對此陳儀深強調,二二八作為一個公共議題應思考的是「國家暴力」,而不是語言族群劃分的衝突。

演講最末有聽眾提問,台灣人應如何建立自己的國家?陳儀深首先提醒,台灣人一直被教育的「中華民族」並不是真的、不存在,「那是建構的,不是一個時代的概念,那是政治性的,為了中華民國存在的。」

20180228-第六屆共生音樂節,學者陳儀深演說。(盧逸峰攝)
台灣人一直被教育的「中華民族」並不是真的、不存在。(盧逸峰攝)

過去提台灣建國 「鄭南榕那個時代叛亂罪」

陳儀深表示,若在過去提台灣建國,「鄭南榕那個時代叛亂罪」,如今台灣已解嚴,就該進一步思考如何在制度上建立一個民族的概念。曾有學者表示台灣民族應劃分為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等,陳儀深認為定義可以再討論。

語言方面,陳儀深說過去朋友曾強調「要說台語,不要說華語」,但時至今日「那東西已經不足以成為一個民族的障礙」:「現在台灣民族是我們面對中國、 戒嚴體制國民黨的東西,那是在一個北京與華府之間複雜的關係……」

回顧過去歷史,陳儀深點出從二二八事件裡美國扮演的角色,就可以一路講到「我們台灣今天是不是一個正常國家」,不過重點還是:「要走出國際,要先走出過去中華民國的一些殘餘,這不是蔡英文想怎樣就怎樣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