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像攝影大師艾伯許訪問台灣 力挺「無國界記者組織」為資訊與媒體自由奮鬥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為他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捐血。(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為他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捐血。(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在當今國際藝壇獨樹一幟,以一幀又一幀人像攝影讓世人目不轉睛。從強尼戴普(Johnny Depp)、瑪拉拉(Malala Yousafzai)、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小野洋子(Yoko Ono)、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到矽谷(Silicon Valley)科技業大亨,都曾在他鏡頭前留下意味雋永的面貌。

2015年,艾伯許一幀看似平平無奇的馬鈴薯照片「Potato #345」被一位收藏家以100萬歐元(新台幣3680萬元)的天價買下,讓藝壇嘖嘖稱奇。近年艾伯許活躍於創新科技、社會運動、創投等領域,日前更推出1000萬枚藝術虛擬加密貨幣(virtual crypto-art tokens)「IAMA Coin」,與他創作的100件實體藝術作品連結,引發高度關注。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強尼戴普。(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強尼戴普。(Kevin Abosch)

今年2月艾伯許訪問台灣,參與他長期支持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募款活動,將出席12日於台北圓山聯誼社舉辦的公益募款攝影茶會,為捐款10萬元的贊助者拍攝個人肖像照。募款所得將全數投入無國界記者組織台北辦事處營運,支持該組織繼續為資訊自由與媒體自由奮鬥。。在訪台之際,艾伯許接受《風傳媒》的專訪,暢談他如何在攝影、科技與創新之間遊刃有餘。

風傳媒:您是目前全世界最知名的攝影家之一,但您原本的專業領域是科學與科技,這樣的特殊出身背景對您的藝術家生涯生有什麼影響?

艾伯許:大部分人們都知道,科技夠讓藝術更豐富。以攝影為例,一部感測功能更上層樓、解析度大幅提升、在低光源環境下表現更佳的新型相機,可以為視覺藝術工作者開啟新的表現方式。不過比較不為人知的是,藝術以及藝術家習以為常的抽象思考方式,也能夠讓科學與科技受益良多。事實上,科學與科技發展史上有幾次大幅躍進,都要歸功於這類「藝術手法」;相較之下,比較直截、比較科學的作法,往往只能帶來長期而言在意料之中的結果。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瑪拉拉。(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瑪拉拉。(Kevin Abosch)

風傳媒:您曾經拍攝過許多矽谷高科技業領導人的照片,為什麼會對這類人物特別感興趣?拍攝他們與拍攝社會名流或好萊塢明星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艾伯許:多年之前我就體悟到,無論出現在我鏡頭前面的是醫師、電影明星、科技業大亨、國家元首或街頭流浪者,我看到的都是同一張臉,代表人類的臉,往往籠罩著恐懼與自我意識。有了這樣的體悟之後,我致力於體現人類與生俱來的脆弱性,但脆弱不等於軟弱。認清自己的脆弱性,我們才會更加堅強。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愛爾蘭小女孩。(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拍攝的愛爾蘭小女孩。(Kevin Abosch)

風傳媒:您曾經說「我所有的藝術創作都是一種行動主義(activism)。」請問您最關心什麼樣的「行動」?

艾伯許:任何會扼殺人類精神的事物,我都關切。以這次台灣行為例,我將參加無國界記者組織主辦的募款行動,其宗旨不僅是要幫助一個我景仰已久的組織,也是要彰顯那些同樣抱持行動主義的人們。我們一起創造藝術,我們一起支持資訊與媒體自由。

風傳媒:有媒體形容您的身分不只是藝術家,而且還是創業家與投資家,這些不同的角色之間是否會相互干擾、相互衝突?

艾伯許:我只是一個無心插柳的投資者。我會幫助一些企業家朋友,讓他們的公司更能夠從情感層面與客戶往來。如果因此得到報酬,我的習慣是以投資反饋這些公司。至於「創業家」的身分……我想我大概可以算是一個創業家,過去幾年與一些不同的領域交會,是一段相當精彩的經驗。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為他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捐血。(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為他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捐血。(Kevin Abosch)

風傳媒:您最新的一項計畫是發行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這似乎是一項創舉,您是如何想到這樣的藝術創作與投資方式?您為什麼不利用攝影作品,而是使用自己的血液?

艾伯許:作為一位藝術家,當你小有成就,人們看待你的作品不只會關注它的藝術價值,也會關注它的金錢價值。事實上,他們還會開始關注你本人的價值,讓你覺得自己好像也變成商品。我想像自己是一枚硬幣,用自己的血液只是讓它更名副其實,將實體藝術作品、藝術虛擬加密貨幣和區塊鏈(blockchain)連結起來。就連這個藝術貨幣的名稱「IAMA Coin」,也有如一陣迴響,代表我個人的存在。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Kevin Abosch)
愛爾蘭攝影家艾伯許(Kevin Abosch)的藝術虛擬貨幣「IAMA Coin」。(Kevin Abosch)

風傳媒:您兼具「藝術家」與「科技人」的身分,對於有心想結合藝術與科技的年輕人,你有什麼建議?

艾伯許:我會建議他們堅持下去,因為這些交會與結合正在大放異彩!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