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的夢想美麗在路上:《她們的征途》選摘(3)

2017-11-11 05:10

? 人氣

寇延丁和梁曉燕是陳光誠離開大陸前,還能探訪到他的人。而寇延丁的「征途」已經從四川一路到了台灣。圖為寇延丁出席中國NGO公益十周年活動「理想主義在路上」。(宋志標攝/來源:舊聞評論微博)

寇延丁和梁曉燕是陳光誠離開大陸前,還能探訪到他的人。而寇延丁的「征途」已經從四川一路到了台灣。圖為寇延丁出席中國NGO公益十周年活動「理想主義在路上」。(宋志標攝/來源:舊聞評論微博)

在胡溫政府執政的頭幾年,中國不同類型的NGO工作者之間的分野並不明顯,他們並不介意參與到同一個行動當中。

二○○五年夏天,盲人維權者陳光誠為阻止山東臨沂官方的暴力強制絕育行為,來到北京尋求公盟的幫助,郭玉閃和滕彪隨即赴臨沂調查和提供法律援助,李和平、江天勇等律師也趕往當地協助受害者提起法律訴訟。

陳光誠的北京求援成功讓臨沂的強制絕育事件引發了國內網路和國外媒體的關注,他本人卻很快遭到了地方當局的報復。當年九月,陳光誠從北京被山東警方跨省抓走,隨後長期被軟禁在臨沂東師古村的家中。

許志永因此前往東師古村「闖關」探望陳光誠,希望引起外界對陳光誠遭遇的關注,他沒能成功見到陳光誠,卻遭到了看守者的集體毆打,之後更被山東警方開車送回北京。許志永的歷險記引發網路譁然,更多網友開始前仆後繼前往東師古村「挨打」。

當時四十八歲的梁曉燕身兼多個服務型NGO的職位,她看到網友奔赴東師古村的消息也動了心。她在跟寇延丁聊天時提起自己打算去看陳光誠,寇延丁立刻就說想一起去,一方面她對殘障人的事情自然關心,另一方面她提出自己是山東人,講著方言走進村不容易讓人起疑。梁曉燕稍稍考慮一下就同意了。

寇延丁和梁曉燕乘坐夕發朝至的火車奔赴臨沂,那天清晨,火車還沒有到達,兩人就早早起身了,她們在緊張著,不知道幾個小時後會是怎樣的情形。兩人還沒進到村莊,路上遇到的村民就告訴她們,進村的幾個路口已全都有當地幹部把守,她們只好按村民的指引走田間小路進村。不久後,她們又接到村民的電話說那條路也被堵死,只得再換一條路。兩人兜兜轉轉來到一戶農家,幾個村民圍著她們訴說陳光誠的苦況,說他期盼著聲援者的到來。

在座有陳光誠的親戚,提起當天正好是陳光誠女兒出生百日。寇延丁沉默了一下,摸出自己早年離家時母親向當地信仰的泰山老母求來的護身符,交給陳光誠的親戚,請他帶給陳光誠,縫到女兒襁褓中祈求平安。所有村民都站起來向寇延丁連聲道謝,在當地,祈求泰山老母的庇佑,是非常重要的風俗。

陳光誠的親戚先行離開,梁曉燕和寇延丁稍作停留又按照村民的指點上路。終於看到陳光誠家的院子時,她們同時看見大約二十個男人散坐在院門前。男人們看到這兩個年紀不小的女人靠近,愣了一陣沒有馬上阻擋,當她們快要走到院子時,男人們才圍了上來。他們張開手臂把她們往後推,兩方拉扯起來。

這時,陳光誠聽到動靜衝出了家門,一群人就當著寇延丁和梁曉燕的面將陳光誠團團圍住,拳打腳踢。寇延丁和梁曉燕大喊:「不許動手!」梁曉燕對阻擋的男人們說:「我們不見陳光誠,你們讓他妻子抱著孩子來,讓我們看一眼,我們馬上就走。」恰在此時,陳光誠的妻子抱著孩子也出了院門,卻被攔在寇延丁和梁曉燕面前,孩子的母親聲嘶力竭叫喊起來,另一邊陳光誠已經蜷在地上還在挨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