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忠偉觀點:《田中奏摺》真偽論戰與蘇聯「喘息」政策之「禍水南移」

2021-02-28 07:10

? 人氣

圖左:當年在中國流傳的《田中奏摺》其中一個版本,圖右:田中義一。(作者提供)

圖左:當年在中國流傳的《田中奏摺》其中一個版本,圖右:田中義一。(作者提供)

《田中奏摺(為首相田中義一於1927年7月25日呈給昭和天皇題為《帝國對滿蒙之積極根本政策》的秘密奏章)》是在1929年(民國18年),由當時在中國南京出版的《時事月報》所披露的。其中主要的重點就是:「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則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於我,是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這份約4萬多字的秘密奏摺(註一),在現有的紀錄上,是日籍台裔間諜蔡智堪(1888~1955)利用他與日本政黨和他在日本經商多年的朋友關係,買通皇宮書庫官,裝扮成補冊工人,潛入日本皇宮內的皇室書庫內所抄錄完成的,之後交由張學良外交秘書王家楨,再轉由媒體公佈於世。

葛兆光教授(1950~)在《何為中國?疆域、民族、文化與歷史》(牛津大學出版社)一書中指出─目前可找到最早版本的《田中奏摺》是在1927年7月蘇州中學黨意研究會刊行的─《驚心動魄之日本滿蒙積極政策─田中義一上日皇奏摺》。其實學界有關《田中奏摺》真偽的爭議很大,最簡單的一個原因就是,現存的《田中奏摺》有10多種的中國文字版本,還包括英文、德文等版本,但卻從未發現《田中奏摺》的日文原件。這也是不同立場的日本學者所共同質疑的一個地方。另對日本學者來說:《田中奏摺》內有許多矛盾與錯誤的地方,而其內容也只不過是當時日本對中國的基本侵略國策拼湊而來,並無任何秘密可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對日本有相當研究的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前主任委員─陳鵬仁教授(1930~)也斬釘截鐵的說─《田中奏摺》絕對是假造的,理由很簡單,第一,文體不對,日本皇室奏摺有一定的文體,目前拿到的版本,即使是中譯本,仍然不符合應有的慣例與格式、第二,據當時自稱由皇宮中抄錄《田中奏摺》、並將其公諸於世的蔡智堪(1888~1955)指出,他是利用3個晚上才將高達4萬多字(日文漢字)的奏摺抄回來,陳教授也認為抄錄的時間太短,僅僅3個晚上根本不可能寫完4萬多字…陳教授甚至批評所謂的《田中奏摺》是蔡智堪為「邀功」而說謊偽造的(註二)。

20210226-蔡智堪與《田中奏摺》之新聞報導。(作者提供)
蔡智堪與《田中奏摺》之新聞報導。(作者提供)

但李中元在他所寫的《中國與亞太均勢論(1900~1949年)》書中卻有不同的考證。李中元認為「918事變」的發生,應溯源於1927年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內閣所召開的「東方會議」。由於「東方會議」產生了田中內閣經略滿蒙的積極政策─《田中奏摺》。其後,日本當局與其派駐中國東北的軍隊,即完全依據《田中奏摺》的計畫行事,所以「918事變」乃是田中政策的初步實踐。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