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敬一專文:中國共產黨的雙重悲悼

2021-01-18 06:50

? 人氣

中共狠狠摧毀文明的溫暖,如今又意圖以戰狼姿態勉強填補未能復原的文明空虛,這是雙重悲悼。。圖為中共十九屆全會(AP)

中共狠狠摧毀文明的溫暖,如今又意圖以戰狼姿態勉強填補未能復原的文明空虛,這是雙重悲悼。。圖為中共十九屆全會(AP)

我在WTO任大使時,有一回與該機構副祕書長布魯那(Karl Brunner)聊天,瞎掰「中國共產黨與德國共產黨,哪一個比較壞?」這有點像兩個小學生在討論「是你的老師比較凶還是我的老師比較凶?」純粹是茶餘飯後。由於我們彼此都只有單一觀察,所以也沒有什麼把握肯定地下結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哪一群人比較壞,是新鮮生猛的「比較歷史學」

布氏對德國共產黨的感受,是有個人經驗的。他家住柏林,但是有個哥哥在冷戰時期身陷東柏林,他們兄弟之間偶有通信。有一回東柏林的哥哥在信中表示,希望有機會移居西柏林,結果信件被檢查。東德情治機關單單因為這封信,就以「意圖通敵」之類的罪名將他哥哥入罪、下獄數年,一直到柏林圍牆倒塌之後,哥哥才重獲自由。我相信這個經驗刻骨銘心,也使布氏很難相信,世界上還有哪個極權體制,能夠比東德共產黨更可惡。

隱隱然,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更可惡、更扭曲人性。這個感覺,當然是有背景基礎的。在讀畢《唱垮柏林圍牆的傳奇詩人》《18個囚徒與2個香港人的越獄》兩本書,有更多的資料背景,能夠幫助我把「極權體制比爛研究」這個題材,做更系統性的探討。

二十世紀的共產極權體制,蘇聯當然是老大哥。東德、蘇聯統治下的東歐諸國、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中國,都是蘇聯老大哥所教出來的小老弟。毛澤東早年說「跟著蘇聯老大哥走」,應該是真心誠意的。《唱垮柏林圍牆的傳奇詩人》書中描述,東德共產黨也是看蘇聯臉色行事。即使是一九二○年代的中國國民黨,也與中國共產黨是同胞兄弟,當年孫文確實吸收了不少蘇聯的統治方法。

各國共產黨系出同門,但如今皆掛羊頭賣狗肉

但是「系出同門」並不表示沒有優劣之別,而就「比爛」而言,後起的共產黨政權也未必不能青出於藍。以下,我試圖將文獻中讀到的極權體制種種彼此參照,做一番比較。

林彪、鄧小平兩人,都曾經將「馬恩列斯毛」並列;說他們是「共產主義體制的五大巨人」。但是把馬克思與恩格斯兩位拿筆桿的與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這三位拿槍桿的並列,恐怕是抬舉了馬、恩二人;他們兩個人的道行,差得遠了!馬、恩二人只是畫出一個「共產社會」的烏托邦圖像,完全沒有想清楚要如何達成烏托邦。照毛澤東的描述,馬、恩似乎以為無產階級革命只是請客吃飯,做文章,繪畫繡花,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毛氏對革命的了解更為精確:「革命就是暴動⋯⋯」。

另一方面,列寧、斯大林、毛澤東三個人所完成的革命政權,也都與馬克思、恩格斯所鼓吹的共產主義,沒有什麼關係。列斯毛三人都清楚看到了奪取政權的暴力本質。但是他們的奪權就只是奪權,一番血腥鬥爭之後,原先揭櫫的任何革命目標,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依據極具權威的《世界不平等報告》所載,撇開中東產油國、戰亂地區不談,今天全世界所得分配最不均的前幾名是印度、俄羅斯、巴西、中國、南撒哈拉、美國,這前六名就包括了中國與俄羅斯兩個號稱實施共產主義的國家。「共產」國家能夠產生比資本主義國家更嚴重的貧富不均,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是什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