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殘酷又痛苦」加拿大獎學金助少女難民圓夢 25萬人苦等重生

2017-09-08 08:00

? 人氣

東非肯亞的達達阿布難民營中收容38萬名難民,大多數人來自索馬利亞。(美聯社)

東非肯亞的達達阿布難民營中收容38萬名難民,大多數人來自索馬利亞。(美聯社)

全球最大的難民營「達達阿布」位於東非肯亞和索馬利亞交界,住有25萬索馬利亞難民,住在樹枝與塑膠布湊合而成的簡陋小屋,衛生、治安問題層出不窮,生活環境惡劣。《華盛頓郵報》報導了難民阿卜迪的故事,她從5000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爭取到加拿大獎學金,也即將成為加拿大公民。

但這樣幸運的例子十分少見,對大多數難民而言,脫離營區的長路依舊遙不可及。

被選中的幸運兒

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加拿大世界大學服務組織(The World University Service of Canada)每年提供達達阿布(Dadaab)難民營16個獎學金名額,得獎者不僅可以得到加拿大國籍,他的家庭也會獲得加拿大政府的經濟援助。

獎學金計畫負責人木圖阿(Joseph Mutua)直言,「對這裡的人而言,有沒有得到獎學金,就是生與死的差別。」

20歲得獎者阿卜迪(Ayan Abdi)從2歲開始就住在難民營,為了拿到獎學金逃離那裡,她認真向學,也拿著獎學金進入肯亞頂尖的高中。

2年前,阿卜迪的媽媽說,他們受不了難民營的生活而決定返回索馬利亞,但阿卜迪堅持留在難民營,繼續為了夢想努力,「這是第一次,我必須違背您的意思。」她對母親說。

女性的艱難處境

但是,單身女性要在弱肉強食、龍蛇雜處的難民營中生存,實在不易。阿卜迪在獎學金申請文件中提到,「在這裡生活的殘酷現實令人非常痛苦」。

在達達阿布難民營,婦女可能在出外撿柴火時慘遭性侵,霍亂爆發時,更有無數孩子因腹瀉不止而死。阿卜迪必須在樹枝和紙板搭起來的簡陋住所外,放置長滿刺的樹枝,以防男性接近騷擾;她也曾在出門打水時,不幸被蠍子螫到。

在阿卜迪夢想成真的同時,她的好姐妹哈珊(Maryan Hassan)卻名落孫山,儘管還有第二次申請機會,但通常反敗為勝的機率十分渺茫。

在達達阿布,女性可以接受教育,但難民營中的工作機會不多,肯亞政府更不允許難民進入其他城市工作。多數年輕女性都選擇輟學,遵循索馬利人傳統,嫁給年紀較長的男子,開始生兒育女的生活。哈珊可能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達達阿布難民營中糧食和飲水都十分不足。(Jesper G. Mogensen@wikipedia/CC BY 3.0)
達達阿布難民營中糧食和飲水都十分不足。(Jesper G. Mogensen@wikipedia/CC BY 3.0)

難民營拆除危機

達達阿布難民營建於1991年,收容數十萬因索馬利亞連年戰亂與飢荒,被迫離家的難民。近年,他們的命運隨著肯亞政府意圖關閉難民營,與美國實施難民禁令,變得更加多舛。

肯亞政府去年以難民營成為恐怖組織青年黨(Al-Shabaab)等恐怖組織溫床為由,宣布將關閉達達阿布難民營,並強制遣返其內的索馬利亞難民,在當地引起極大恐慌。這項規定今年2月遭肯亞法院判處違憲,認為政府關閉難民營等同迫害民眾,暫時解除了難民的安置危機。

自2000年以來,收容超過10萬名索馬利亞難民的美國,曾為達達阿布難民營帶來極大希望。但美國總統川普3月簽署新版穆斯林禁令,將索馬利亞等六國公民拒於美國門外,更限制2017年最多只能收容5萬名難民,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所設的11萬人上限被削減超過一半。據資料顯示,川普上任至今年8月,只有2147名索馬利亞難民獲得安置。

不是只有索馬利亞難民面對這個困境。2017年全球難民總數超過2200萬人,突破歷史新高,但等待重新安置的難民中,每年卻只有小於1%的人們成功移居他國。由於申請程序掌握在聯合國與外國政府手裡,面對漫長繁複的審核過程,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再等待,祈求命運之神終將會眷顧他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舒晴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