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彤觀點:施儒珍之牆與言論自由VS.以國家安全之名打擊政敵

2020-12-03 06:40

? 人氣

二二八紀念館展出的施儒珍之牆。(翻攝自youtube)

二二八紀念館展出的施儒珍之牆。(翻攝自youtube)

日前,林靜儀醫師,也是前民主進步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在他的臉書上刊出了一篇文章,講述她曾經到二二八紀念館,看到一個令她非常沈重的「施儒珍之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施儒珍的故事,大致上就是一個在台灣戒嚴時期參與左翼讀書會,最後因為逃避追捕,躲在以水泥磚瓦砌成的隔間中,直到1970年因病去世。這段經過,現在也往往以「白色恐怖」、「自囚」、「台灣版的安妮法蘭克」為題目來傳播。

而林靜儀醫師則是為這件事,下了「因為思想與中國國民黨不同,被迫害到自囚18年的施儒珍」這樣的註腳。

林靜儀講的一些關於「施儒珍」的事情,說是引自維基百科:

「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後,施儒珍任職於臺灣省政府農林廳檢驗局新竹分局,但對於 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 的腐敗統治逐漸感到不滿,並在二二八事件 發生期間(1947年3月2日下午2時)遭流彈擊中右腿。」

但如果林醫師對於那個時代有基本的背景知識,其實很容易就可以發覺資料有誤。理由很簡單,行政長官公署時代根本沒有省政府、也沒有農林廳。省政府、農林廳都是二二八事件之後才有的。

換句話說,林醫師,或維基,給出的事件時序是錯誤的,還原時序後,就能知道真正奇怪的點,反而是施儒珍在二二八事件中涉嫌搞事的背景,居然沒有影響到他在省政府農林廳的工作。

我們先集中談「1947年3月2日下午2時」這個時間點。

由於二二八事件是從台北慢慢擴散到各地,3月2日,其實正是新竹動亂的開始。從官方的紀錄來看,最早發出求救的是第五肥料廠,肥料廠的外省員工宿舍被暴徒三、四十人包圍,焚毀財物(外省人則被附近鄰居庇護起來)。之後新竹市區就整個亂了,無論是政府、私宅、商店,只要是外省人的都難免遭殃,暴徒打著打倒貪污的大旗,將他們的燒殺擄掠合理化為一種有情懷的行為。官方報告的最後提到,這些人向憲兵射擊,經憲警開槍反擊,「死傷十餘名」。

看來所謂施儒珍「3月2日下午2時遭流彈擊中」,應該就是在這裡傷的。

但無論施儒珍就是參與暴動只是想撇清,或是在動亂中旁觀遭受池魚之殃,還是政府名為反擊、實為主動攻擊,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初期就被針對性施暴的外省人,他們的正義,在事件的一開始,就在當局希望儘速恢復秩序的大局下,被 陳儀與暴徒談判交易掉了。暴徒以全面退場換得官方的「無保釋放」,所以沒有留下紀錄,導致當年事件中受槍傷的施儒珍還能毫無阻礙地在政府機關工作,也導致現在有心人士得以輕易否認這段外省人被針對性施暴的黑歷史。

講到這裡,還不是我們今天想要說的。我們今天想要說的,是前立法委員林靜儀在任內所做的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