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從H在網媒上留下不同意見書談起

2020-12-01 06:30

? 人氣

NCC官員對否決中央換照的批評,回應火力很猛。(新新聞資料照)

NCC官員對否決中央換照的批評,回應火力很猛。(新新聞資料照)

日前風傳媒刊登了我的一篇文章〈蔡衍明藏拙的中天復活逆轉勝之道〉,清晨起來,瞧了瞧「人氣」,也就是幾百個「點擊」,一如我過去在網媒上文章的迴響。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隔了一天的傍晚,「蔡衍明藏拙」一文的人氣居然暴漲到了77000多。再過一天,人氣直衝近10萬。也不知是網軍來襲,帶動了人氣,還是因為標題蹭上了這段時間的爭議人物「蔡衍明」,吸引了更多的眼球?

我好奇地將頁面往下拉,試著瞧瞧留言。這回,留言置頂的,好孰悉的名字,這個H,莫非是我所認識的那位H?

2008年到2010年,我在有線寬頻產業協會任職,職責所在,成天都得跟NCC打交道。那時,H已位居高位,是那種比委員低一點,比眾家兄弟姊妹又要高一點的官兒。根據業界的平均評價指數,H屬於那種正直但不知變通,又帶些僚氣的高階公務員。

這類的公務員,往往自以為比業者更了解產業與市場,與業者溝通,每每擺出一副作之君、作之師的神氣,業者只能順著他的意,千萬不能違逆他的看法。所以,名為溝通,最終的結果是他說了算。

2016-12-19-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大樓-NCC大樓、外觀-NCC門口-盧逸峰攝
08年到10年,H已在NCC位居高位。(盧逸峰攝)

不過,天下一物降一物,高人還有高高人。這類的公務員也有一個優點,那便是服從性特高,長官講的話,絕對服從,長官意見與他不合,他懂得轉彎,依照長官的意見修正自已的意思。彼時,業者與H有意見相左、無法溝通時,大家都會心照不宣地拐個彎,透個訊息,讓H的長官知悉事情的來龍去脈。如此一來,事緩則圓。

像H這樣的高階公務員,怎麼會御駕親征跑到我文章的屁股後頭來留言呢?難道是我的文章寫得特別好嗎?一般普普的網軍無法招架,必須要有更高階的網軍出面應戰?

我懷著一顆虛榮的心,在手機上「滑」閱著風傳媒其他的評論。不看還好,一看,心靈受傷。原來,早在10月30日風傳媒那篇「黃國昌一夫當關,NCC萬夫莫敵」網頁捲簾下面,H就留言啦!11月20日,風傳媒「NCC沒救了!蔡衍明還有救嗎?」那篇,H也留下了不同意見書。

H在〈NCC沒救了!蔡衍明還有救嗎?〉一文底下留言。(截自風傳媒)
H在〈NCC沒救了!蔡衍明還有救嗎?〉一文底下留言。(截自風傳媒)

H先後留下的不同意見書,還蠻用心的,也還有點惋惜作者的意思,卻也暴露了NCC官員內心世界的想法。且摘錄幾段H的留言。

其一、S對前老板,照說應該有相當程度的熟悉。當年,S就是因為C咖事件,被蔡老板認為「得罪我的朋友」,S因而離開中國時報!(乖乖,還真不知道H如此嫻熟蔡老闆買下中時的歷史故事呢!)

其二,H扳起了樸克臉孔,為NCC不予中天續照的決策做出辯護。H寫道:《聽證會在中天新聞台換照案件,不是唯一的決定工具,聽證在這個換照案件,甚至只輔助工具,聽證並非必行法定程序。在案件最終決定前,所有的可信證據,只要送達NCC,都可以引用。》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