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製造「暴徒」的「民主」政府!

2017-08-29 06:10

? 人氣

民進黨主導的年金「改革」,其謬誤之處不僅在於主事者對外放話:「錢是身外之物」、「沒有人因改革活不下去」的輕薄心態,更在於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主導的年金「改革」,其謬誤之處不僅在於主事者對外放話:「錢是身外之物」、「沒有人因改革活不下去」的輕薄心態,更在於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本文的開頭,筆者想先跟大家分享一處鮮為國人知悉的中華民國領土──「亮島」,和一位我所熟識的退伍軍人林X的真實故事。

亮島位於馬祖列島北竿與東引之間,面積0.34平方公里,四周峭壁陡峻,距離中國大陸對岸的蜘蛛島僅24公里,近在咫尺。1951年7月,國軍為維護台馬航線安全,令派反共救國軍海上特種突擊中隊長李承山,率員插旗佔領,是兩岸分治後從共軍手中奪回的唯一領土。她也是2011年中研院考古出土距今約八千年「亮島人」骨骸的遺址所在,經DNA演化基因證實「亮島人」為最古老的南島民族,研究成果扣連上國際間熱門的「南島語族起源」議題,堪稱考古界的台灣之光。

1984年剛從陸官畢業23歲的林X,被派到最前線沒有百姓、沒有水電、沒樹木的亮島戍守,每天帶隊在凶險的浪頭上搬水泥、扛彈藥,背負著沉重的砂石,攀登在懸崖峭壁,只為了蓋野戰靶場、道路…砲陣地,精實防衛工事,曾經17天沒洗過澡,連續20幾天三餐吃罐頭,沒有吃進一根青菜,一年半後第一次休假返台探親。再半年後,輪調回台,當時的薪資是每月一萬一千元,甚至比不上工廠的操作員。二年後,結婚不久的林X又被調回馬祖,四個月後的某一天,遠在離島的他,無助地聽著電話那頭太太的哭訴:「小朋友沒了……」。林X目前是「八百壯士捍衛權益」的成員之一,在今年「四一九」立院反年金「改革」抗議活動中,也險些淪為執政者口中的「暴徒」。

退軍的心聲,幾人聽得進去?

日前,台北世大運舉行開幕典禮,反年改團體展開激烈陳抗,官方宣稱因此阻擋各國選手入場,同時發生了丟擲煙霧彈、毆傷警察,令人遺憾的事件。對此,總統府率先予以嚴厲譴責並要求嚴懲「暴徒」,遂引發大量媒體和輿論跟風撻伐,《蘋果日報》更在頭版頭下標:「反年改太自私,『心中沒有國家只有錢』」,網路鄉民的詆毀、冷嘲熱諷,自然不在話下。

在退伍軍人族群中,對於年金「改革」的憤恨與不滿,調適能力因人、因家境而異,採取的應對做法也未盡相同,並非人人都會選擇走上街頭,更遑論採取激烈的抗爭手段。但對於政府過河拆橋,忘恩負義,完全漠視過去神聖承諾的法律契約,以及執政者藉口國家財政危機,以「轉型正義」為名,拿曾經為這個國家奉獻青春的老兵開鍘,並在媒體及教科書上對這些老人污名批判,刻意製造分化、對立之舉的憤怒,則是不分軒輊,並迥異於為執政者保駕護航的媒體、政客和一般不知情民眾的看法。

海軍退役上校、前中權軍艦艦長兼名政論家張競博士,服役期間日以繼夜守疆衛土,自我評價退伍俸祿領得心安理得,他在自己的部落格寫道:

「砍掉我退俸,是敵人。污辱我人格,是仇人。

我不會向我的敵人低頭,我更不向我的仇人求情。

今天您敢無情砍掉我俸祿,明天我就回頭砍光您生路。

您若不讓我安身,我就不讓您活命;

您要讓我沒有明天,我就讓您歷史終結。」

台海領空捍衛戰士退役上校飛官田定忠,則用鎯頭敲爛一排排曾是他在軍旅建軍備戰,以及確保台灣空防安全換來的所有勳章,以示對政府的徹底失望。他並質疑時下的年輕人,是否有他們那個世代的熱情與傻勁!是否還願意為眼前的這個國家流血流汗,去換取每個價值五十元不到的徽章,或是什麼都沒領到,而是由家人領到一塊刻有名字的墓碑!

馬克思主義者認為,人的意識是由人在社會中所處的地位和階級境況決定的。掌握退伍軍人年改生殺大權的統治階層,不是政治世家傳承,就是權貴子女世襲,不是財團代言人,就是裙帶關係受益者,在競逐錢與權之餘,只會把軍人視為政治籌碼,怎會真心全力為退伍軍人發聲,爭取應有的權益?即便是職業軍人出身,晉階國會議員後的蔡適應,也只是一句贏弱無力的「我能理解他們怎麼想的」,恐怕早已遺忘什麼叫做「永不背棄情同手足的同袍」。

通達人情事理的先賢,告誡後人:「不要隨隨便便評論別人,他們的經歷只是你們沒有經歷過的罷了」。資深媒體人羅友志,在看完涉嫌毆警的李姓退伍軍人的臉書,發文表示被對方在字裡行間流露的愛國情操感動,落淚在臉書寫下:「伯伯,對不起,你反年改,我也罵過你,不喜歡過你……因為,我不了解你……」。直言那些「出口成髒」的小屁孩,根本連站在他褲襠下,幫他把屎把尿的資格,都沒有!

20170311-退伍軍人團體下午前往國防部外針對軍人退撫、年金改革等議題進行抗議。(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嚴重文武隔閡未見舒緩的社會氛圍下,退伍軍人的「待遇」與「榮譽」不斷往下調低探底。(資料照,蘇仲泓攝)

是的,當年每一位拋家棄子,以軍營為家,執干戈以衛國土的職業軍人,都跟林X一樣,或多或少都有類似不為人知,虧欠家人的辛酸故事,無不殷盼平安離退後,仰賴不算豐厚的退伍待遇,能夠安身立命,照顧雙親妻小。如今執政者無力拉高勞工退休待遇,美其名「軍、公、教、勞趨於一致,兼顧世代與職業別」,打算大力削減這些退伍軍人的法定給付,以及合理期待利益,未曾仔細評估過會嚴重衝擊多少人未來的生計,令一生戎馬的老兵情何以堪?這百感交織的義憤,又豈是坐在冷氣房內,為衝高閱報率聳動下標的媒體人,所能感同身受的。

與此同時,在承平多年,「民主」壓倒一切的台灣,軍人捍衛國家安全的貢獻遭到漠視或抹滅,就連確保台灣得以偏安一隅,屬於軍人榮耀的「八二三炮戰」紀念日,也在世大運「王八蛋」的口水戰中,無聲無息地過去。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共軍計畫攻打離島的情報甚囂塵上,駐守官兵寫遺書、備屍袋,誓言決心與陣地共存亡的舊聞,又有幾人聞問?彷彿退伍軍人昔日一切的犧牲與奉獻,都已隨風灰飛煙滅。

就在重文輕武,嚴重文武隔閡未見舒緩的社會氛圍下,退伍軍人的「待遇」與「榮譽」不斷往下調低探底。明乎此,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只有25%的軍人,願意或可以苦撐到領終身俸,也足以說明了為何軍人年改還未定案,相較於公、教職別,青年從軍人數已是斷崖式驟減,部隊基層幹部流失近半,而退伍軍人對於年改的陳抗越發激烈。

是誰讓榮民淪為「暴徒」?

「榮民」是榮譽國民的簡稱,指涉沒有不榮譽從服役中退伍之人,是對中華民國退伍軍人的尊稱。長期以來,「在營為良兵,在鄉為良民」都是後備軍人傳承的重要價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昔日絕對服從命令的戰士,以身試法,淪為今日違法犯紀的「暴徒」?是誰讓年金爭議由「內部矛盾」,惡化成為「敵我矛盾」,迫使奉公守法的退伍軍人必須走上街頭,進行長期、遍地開花式的抗爭活動?

筆者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最終不得不援引2008年陳雲林來台時,當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說法作為解釋:「近來因重大議題的爭議形成社會對立,群眾運動在本質上轉變成對抗極權統治與不合理的國家體制,類似黨外時期的群眾運動;如果政府態度持續僵固,這種街頭運動很難避免」。「政府政策走向極端,不注重人民感受與社會共識,加上過當的維安手段,造成人民情緒反彈,在街頭運動頻繁的社會中,很難避免肢體衝突的發生,若政府無限上綱為暴力,就是對群眾運動的本質與後面成因不理解,忘了國家還有更重要的價值標準,就是追求言論自由及更完美社會的改革」。

回頭檢視一年多來,一個自稱謙卑、善於溝通,全面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始終秉持「自我中心主義」進行年金「改革」,完全漠視年改是項龐大的社會工程,動輒影響到近百萬人生計,必須有高度的同理心,事先縝密規劃,並透過耐心的溝通,讓這些退休軍公教能感受政府的誠意,進而願意共體時艱。

尤有甚者,執政者一方面無視程序正義與決策透明度,捨棄憲政中立的主管機關考試院不用,而以政治干預的方式,另立體制外的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透過球員兼裁判的黑箱改革會議,以虛假的民主程序走過場,並限期要求佔多數席次的立院強行審議通過。對於「非我族類」的陳抗者則以拒馬、蛇籠或警察人牆加以阻絕,即使在忠烈祠下跪陳情,仍視而不見,置之不理。

另方面,統治階層縱容民進黨的民代與綠營名嘴,對軍公教極盡抹黑之能事,扣上「既得利益者」的罵名,形塑污名化軍公教的社會氛圍,宛如中共過去區分「黑五類」的做法,激化中下階層與年輕世代人性中的劣根性惡意,炒作階級、世代對立。民進黨極力硬推年改最強有力的理由是:「這些國家米蟲,會吃垮國家財政,讓國家財政提前破產」!筆者不禁質疑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國退休撫卹支出,僅占中央政府歲出的7%,又怎會輕易地拖垮永續經營的政府財政?對於無助提升就業機會與薪資水準,注定債留子孫,被反對者戲稱為「錢坑計畫」,預算高達8千8百億的「前瞻計畫」,一般民眾又瞭解多少,又如何能安心置身度外?

孟子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任何一個民主國家,人民如果反對政府的政策,在國際會議或賽事上阻擾抗議,並不罕見,執政者也會依法秉公處理,並盡力包容。本次世大運開幕儀式暫時受到阻撓,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含蓄的稱為「平和的騷動」(peaceful public order incident)。反觀總統府在檢警尚未調查釐清真相前,即定調年金陳抗團體「暴力」阻擋各國選手入場,並要求嚴懲「暴徒」,甚或出現凌晨五點,傳喚屏東反年改聯盟召集人黃冬輝出庭作證的情事。解嚴迄今已經三十年,現今的統治階層,當年在野時以太陽花學運為榮耀,口口聲聲民主與自由,面對世大運反年金陳抗者,卻不自覺地區分「敵我」,展現另一副反言論自由的嘴臉,流露出「丟臉丟到國外」的威權心態,著實令人不敢恭維。

昔日的蔡主席,因反對執政國民黨的大陸政策,曾嘶聲吶喊:「逼人民走上街頭的,這才是真正的『暴力政府』」,被藍營支持者視為民進黨黨報的《自由時報》,也曾批判國民黨執政下,「只有暴政,沒有暴民」。目前,一個掌控媒體話語權,溝通誠意不足、手段粗糙蠻橫、執行違憲侵權的年金「改革」,不但讓統治階層越來越傲慢,也使得陳抗民眾越來越卑微,除了持續抗爭,別無他法,已製造出無數個「暴徒」,並導致不少無辜基層員警受傷,如果持續堅持己見,不改弦易轍,再逼出一個年改版的「鄭南榕」,恐怕也不算意外。

誠信是為政之基

孔子認為:「民無信不立」,如果人民不信任統治者,國家朝政根本無從立足。政府的公權力,乃行使於管理眾人之事,倘若人民不信任政府公權力,則政令必定無法推行,社會秩序必定紊亂。因此,統治者必須「取信於民」。有一年,國際石油上漲,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將石油價格向上調升兩元,為此與蔣經國總統發生爭執,俞院長以政府保本為由,力主不能調回。蔣經國總統回稱:「一個失去民心的政府還保什麼本!如果你不執行這項政策,回去好了!因為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據美國之音報導,今年六月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簽署《2017年退伍軍人事務部問責與舉報人保護法》的儀式上表示:「我們的退伍軍人履行了對這個國家的職責,現在我們必須履行對他們的職責」。更早之前,歐巴馬總統則宣示:「神聖的契約是我們對退伍軍人的承諾」。民進黨主導的年金「改革」,其謬誤之處不僅在於主事者對外放話:「錢是身外之物」、「沒有人因改革活不下去」的輕薄心態,更在於違反「信賴保護原則」。

純以「財政」理由,而大幅削減退休公務人員的既有法定給付請求權,存在著極大的違憲風險。在美國,奧勒岡州與伊利諾州法院,均判定「削減年金給付」的法律違反州憲法而失效。在歐洲,義大利、希臘、羅馬尼亞、葡萄牙等國類似的撙節財政改革,也先後在違憲審查程序中遭到重挫。

在國內,司法院釋字730號解釋指出,公立學校教職員「請領退休金之權利,乃屬憲法保障之財產權」;另釋字717號解釋係針對「十八趴(依所得替代率)設上限」而為的解釋,且大法官明確指出,公教人員即使對於這樣的「優惠利息」,仍有「值得保護之信賴利益」,更何況是依法取得的退休金給付。年改會陳建仁副總統、林萬億政委和民進黨立委卻有意或無意將之曲解為:年金「改革」沒有「信賴保護」,專斷獨行,恣意為之。當國內政治人物「以文亂法」成為常態,又怎能苛責退伍軍人為捍衛自身權益「以武犯禁」?

2017-07-06-總統蔡英文至高雄燕巢天后宮參拜,遭遇反年改民眾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臉書
作者建議執政的民進黨,若認為在法理上站得住腳,自信其恣意為之的年改是「轉型正義」,就請及早主動提出釋憲申請。(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臉書)

加拿大前總理戴文‧貝克(John G. Diefenbaker)嘗言:「自由,是認錯的權利,而不是做錯的權利」。對執政者而言,化解年金引發的信任危機,首要之道在於誠實的面對政策錯誤,並徹底反省與檢討。執政者常因權力的傲慢或者礙於虛矯的顏面,不但不肯坦承自己的疏失,反而強詞奪理,硬拗或狡辯。還未通過,尚在擬議過激的退伍軍人年改方案,民進黨挾其立院多數,表面上看似大局底定,未來受到強烈衝擊的退伍軍人也將無可奈何。真正的問題癥結還在於,如果執政當局無法讓陳抗者心服口服,平息民怨,蔡總統勢將無法擺脫無處不在,如影隨形的抗爭陰影,直到下台為止。

最後,筆者懇切呼籲在年金「改革」的敏感議題上,執政的民進黨果真認為在法理上站得住腳,自信其恣意為之的年改是「轉型正義」,就請及早主動提出釋憲申請,以展現民主進步的風範,和恪遵憲政主義的決心,讓憲法法庭來裁決年金爭議,早日平息社會紛爭。

*作者為退伍軍人,大學助理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