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拒絕七兩金挖角《中正醫路:從醫師到總裁》選摘(1)

2020-11-19 04:50

? 人氣

但是回頭我又想,自己才學到R二,就這樣貿然出去獨當一面,R四該學的技術都沒學好,剖腹產不會,拿子宮也不會,如果我的實力還不夠水準,就直接拿槍上陣,對病患、對我都不是一件好事。(示意圖,Bru-nO@pixabay)

但是回頭我又想,自己才學到R二,就這樣貿然出去獨當一面,R四該學的技術都沒學好,剖腹產不會,拿子宮也不會,如果我的實力還不夠水準,就直接拿槍上陣,對病患、對我都不是一件好事。(示意圖,Bru-nO@pixabay)

三百元或是兩萬的工作,你會選哪一種?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做一個月就可以賺到四年薪水的職位,有哪個傻瓜不接?

那個人就是我。

在我們那個沒有薪水可領,只能到處兼差看病的「兼職」年代,每位住院醫師都巴望著有天能被總醫師點名,指派去代診,雖然頂多只有一、兩個月時間, 但代診一個月能賺到一萬元,對口袋空空的住院醫師來說,簡直是天大的恩惠。

不過,代診機會不多,再加上排在我前面資深的前輩,有好多人,跟我同期的住院醫師少說也有十幾個人,想要得到總醫師的青睞,真的很不容易。

我還記得,那時我才R二(住院醫師第二年),總醫師指派我到宜蘭醫院代診,聽到消息的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好像中了愛國獎券頭獎一樣,開心得要飛上天了。

在我們那個年代,頭獎二十萬可以買到台北市鬧區一棟透天厝,不難想見當時我有多激動、多雀躍了吧!

當時宜蘭新生綜合醫院的院長,是前衛生福利部部長邱文達的父親邱永聰先生,邱院長平時要顧整家醫院,又要準備參選議員,忙得分身乏術,所以請徐千田大將幫忙介紹好手,到宜蘭新生綜合醫院代診。

我一去才知道,這家醫院沒有主任、沒有其他醫師,不管大小病,全部由我判斷,簡單說,就是我得校長兼撞鐘,全包就對了。

天上掉下來這麼大的任務,第一個念頭:「哇,怎麼這麼突然!」

記得當年,一般獨立開業至少要到R四(住院醫師第四年)的水準才行,我那時才R二,雖然平常觀摩學習了不少手術、案例,但總覺得火候還不夠,偏偏病患就在眼前,我也沒前輩或同僚可以依靠,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原本R二還不能開剖腹產,頂多上課有學過,看過前輩開過刀而已,但實際在宜蘭新生綜合醫院代診,遇到剖腹產、難產這些嚴重案例,就算再不熟,也得動手,甚至有時候要動用機器把胎兒拉出來,第一次自己做的時候,渾身掩不住緊張、害怕,就怕搞砸。

蕭中正。(取自蕭中正醫院網站)
婦產科醫師蕭中正。(取自蕭中正醫院網站)

我這個人開刀向來很仔細,資料、步驟一定事前準備齊全,即使如此,每次動刀,我還是很怕自己不小心把病患的輸尿管一起切掉,所以患者開完在等恢復的時候,我三更半夜都一直巡房,一個小時就跑去看一次,連他們小便解不出來我都很擔心。

很少有醫生像我這樣,巡房巡得這麼勤,患者感覺到我很關心他們,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但那時醫病關係處得很好,常常有家屬拉著我一直道謝,都說我「揪甘心」。

在宜蘭新生綜合醫院代診短短兩、三個月,我回到中興醫院,那時感覺自己的醫術有爆發性成長,我對自己也愈來愈有信心。

沒多久,邱永聰院長如願當選宜蘭縣議會議長,他直接去找徐千田大將,拜託他放人,邱永聰議長表示他很愛才惜才,他想聘請我去宜蘭新生綜合醫院,擔任婦產科專科負責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