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劍鴻觀點:在大陸地區可以歡呼中華民國(萬歲)、揮舞國旗唱國歌嗎?

2020-11-05 07:00

? 人氣

臺灣地區的泛藍陣營的重要政治人物一個接一個地赴大陸地區參觀、訪問。  然而,這些人卻時常會被民主進步黨的黨員和其他鼓吹臺灣共和國的人士質疑:他們是否鬥敢在例如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皇城根南街84號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簡稱民革)歡呼中華民國(萬歲)、揮舞國旗和齊唱國歌?(資料照,陳品佑攝)

臺灣地區的泛藍陣營的重要政治人物一個接一個地赴大陸地區參觀、訪問。 然而,這些人卻時常會被民主進步黨的黨員和其他鼓吹臺灣共和國的人士質疑:他們是否鬥敢在例如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皇城根南街84號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簡稱民革)歡呼中華民國(萬歲)、揮舞國旗和齊唱國歌?(資料照,陳品佑攝)

1987年7月,臺灣地區解除戒嚴。之後,時常看到的是,臺灣地區的泛藍陣營的重要政治人物一個接一個地赴大陸地區參觀、訪問。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而,這些人卻時常會被民主進步黨的黨員和其他鼓吹臺灣共和國的人士質疑:他們是否鬥敢在例如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皇城根南街84號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簡稱民革)歡呼中華民國(萬歲)、揮舞國旗和齊唱國歌?

於2020年11月4日,《旺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為:民國粉國旗裝 黃花崗追思烈士。本文只針對中華民國這個專有名詞。

中國共產黨有將近1億個黨員。如果大陸地區有14+億人口的話,換算的結果就是每7+人當中,有一位是黨員。部分的他們是要對來自臺灣地區的朝野人士服務和做工作的。

大將羅瑞卿曾經對毛澤東說:國民黨在潰敗前夕曾經有計劃的潛伏200萬政治土匪和大約60萬黨團骨幹分子以及在一些地方預留了反共救國軍、忠義軍和光復軍等軍事組織(觀看《換了人間/Change the World》第32集的第14~15分鐘)。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之後,絕大部分心中有中華民國的老百姓自動地收斂,不會在公開場合歡呼中華民國。易言之,中華民國在大陸地區似乎變成了歷史上的專有名詞。

1949年3月,中共的首腦機構從鄉村遷入北平市。就國號這個議題,周恩來曾經主持起草以下的檔:《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簡稱中華民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草案》。在此,吾人要理解到說對中共而言中華民國等同於有一天會被甩掉的尾巴。1970年12月,毛在他的游泳池旁邊的書房會見了 Edgar Snow。前者對後者說他曾經欲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

毛澤東(圖/維基百科)
中共前最高領導人毛澤東在他的游泳池旁邊的書房會見 Edgar Snow,說他曾經欲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圖/維基百科)

須知,毛澤東的邏輯思維是辯證的(dialectical);故,他必須先創造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專有名詞才能夠讓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這兩個極端之間遊走。此話的意思是,只要你心中接納的是50%或者1%的中華民國,毛和他的接班人在過渡期是能夠容忍你的存在。故,毛二話不說願意和以宋慶齡為首但是在前者的眼中只是一個尾巴的民革交流。走筆至此,讀者也要知道一個例子,亦即一位鐵杆國民黨黨員被貼上了一個標籤——反動,因為留守在上海地區的他於1949年4月之後仍然擁抱著100%的中華民國。就這樣,他被關了20年。

1978年底,鄧小平第三次正式地復出。那一年的12月,中國共產黨第11屆中央委員會第3次全體會議在北京市舉行。鄧推出了一個逆反式、沒有被馬克思所提到的和非毛澤東的(non-Maoist)經濟框架,也就是以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極端對抗(versus)另外一個極端亦即資本主義。鄧基本上是遊走在那兩個極端之間的中庸之道,也就是強調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市場經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