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獎導演黃信堯談人生中場:從《大佛普拉斯》到《同學麥娜絲》,直視中年掙扎 男人40後是Plus或minus?

2020-11-04 09:50

? 人氣

雖然在台北住了幾十年,但熱愛大自然的黃信堯還是不習慣,他甚至很怕捷運裡人擠人的感覺,有一天,他還是希望搬回南部去(圖/ 商業周刊)

雖然在台北住了幾十年,但熱愛大自然的黃信堯還是不習慣,他甚至很怕捷運裡人擠人的感覺,有一天,他還是希望搬回南部去(圖/ 商業周刊)

電影《同學麥娜絲》還未上映,2支前導預告片就吸引了近百萬觀看次數,網友的評語是:「笑著笑著就哭了。」這是導演黃信堯獨特的電影表達方式,搞笑,卻帶著辛酸。他的人生滋味,是否也如此?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7年,黃信堯執導的第一部長片電影《大佛普拉斯》,就讓他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那一年,44歲的黃信堯,命運忽然翻轉,從過去默默拍紀錄片的苦行者,變成受大眾歡迎的商業片導演。

人生走到中場,原本以為是走下坡,畢竟拍了10幾年的紀錄片,本來就不是一條賺錢的路,還得負債100萬元,借錢去拍戲。

如果不是43歲那一年,電影《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看了黃信堯拍的短片《大佛》後,鼓勵他把這部短片拍成劇情長片,黃信堯思考自己人生下半場,或許就是繼續在南部接案,找個兼課的教書機會,多做幾份工作,來養活自己與父母。

稱謂從阿堯變導演  仍為萬元房租掙扎傷腦筋

一部成功的電影,讓他的人生也因此「普拉斯」(Plus,意指增加)了嗎?

表面上,別人對他的稱呼,從「阿堯」變成「導演」,舊友們對他的新身分也有諸多想像:是不是因此認識很多演藝圈的明星?每天都在吃香喝辣、討論劇本?

但黃信堯一句話,斷掉外人想像:「我只認識肚財與菜埔。(指《大佛普拉斯》裡的兩位主角)」

如今,他依舊住在汐止一間公寓裡的地下2樓。之前,地上1樓有空房,管理員問他要不要搬上來?1樓通風,對他有很大誘惑,但租金一個月要1萬7千元,比地下2樓多出1萬多元,他掙扎了一個月,最終,那個1樓空屋還是租給別人了。

當過工人、社運分子  看到社會底層血淋淋的故事

拿到金馬獎,看來事業正要起飛,為什麼要掙扎1萬多元的租金?

「我們這種人,沒有退休金,我是獨子,還有爸媽要養,每個月1萬多元,對我來講也是錢。」名氣好聽,但不能當飯吃,這位金馬導演說,那些走在紅毯上的明星,很多衣服都是借來的。

28歲之前,黃信堯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扛起攝影機,當起導演來。他在台南長大,從小就隨著家人租屋,光是童年就搬了十幾次家;北上念書後,繼續過著哪裡租金便宜,就搬到哪裡的飄泊日子;他做過許多工作,曾在工廠打工、當過汽車業務員、地下電台主持人;工作之餘,他還是個熱血的社運分子,經常為環保走上街頭。甚至,他28歲去念台南藝術大學研究所、學拍紀錄片,也是因為他想記錄環保運動。

「我在路上會注意有些人(機車輪胎)沒有胎紋還在騎,那很恐怖,他捨不得換啊!」黃信堯會去注意別人的生活細節。跟他合作過兩次的演員納豆說,黃信堯觀察人很厲害,看到社會邊緣、底層路邊這些人的故事,所以每一個角色都是很血淋淋的真實存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