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登資歷最深卻今年才上市,「我是龜兔賽跑的烏龜!」 全球5G威力全開 關鍵在桃園這支小天線

2020-11-04 09:25

? 人氣

天線工程師養成不易,張玉斌(右2)旗下工程師年資動輒10年起跳,組成「最強大腦」,是公司最珍貴資產(圖/ 商業周刊)

天線工程師養成不易,張玉斌(右2)旗下工程師年資動輒10年起跳,組成「最強大腦」,是公司最珍貴資產(圖/ 商業周刊)

隨著新iPhone等5G消費電子產品上市,位於桃園八德的一間實驗室,正如火如荼進行各種新產品驗證。這個耗資近4千萬元的5G實驗室,不只是全台最高規格、在大中華區數一數二,更是台灣產業打國際盃的關鍵拼圖。(延伸閱讀:這是人類發明電力以來最重要的事:5G)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做過黑金剛手機天線  坐擁全台唯一毫米波實驗室

但它既非政府轄下、也不在大學,不屬於大廠,而是由小小天線廠耀登科技設立。

耀登真的小,資本額不過4億多元,去年營收約9億元、稅前淨利也只有7500多萬元,投資這間實驗室,等於拿出去年獲利的一半!

這家公司是國內歷史最悠久的天線廠,若把前身伸一電子也算進來,天線製造資歷近40年。行動電話剛問世時,如磚塊般的黑金剛手機裡,就有他們的天線。

此外,所有電器為了確保不傷人體,都必須通過電磁波人體吸收率(SAR)測試,耀登在大中華區獨家代理瑞士Speag公司檢測儀器,打下中國的9成市場,助Speag站穩全球市占第一。

雖然耀登集天線製造商、量測實驗室、設備代理商等3種關鍵角色於一身,比起10多年前同期上興櫃的天線廠譁裕、佳邦已成功掛牌,它遲至今年才要上市,命運多舛。

「我喜歡新奇的東西,常常跳太快,所以也很多挫折,搬石頭砸自己的腳,」66歲的耀登董事長張玉斌說。

剛創業時遇上手機問世,他拿下西門子(Siemens)、諾基亞(Nokia)訂單,在2G手機時代一度擁有5%市占率。在西門子的工廠裡,他看到剛問世的電磁波測試設備,於是輾轉找到瑞士商,搶下大中華區代理權。看準電磁波商機,還在2000年一口氣砸了1千多萬元,設立了兩岸三地第一座SAR測試實驗室,踏入量測生意。

如此一來,能提供天線的一條龍解決方案,方向都押對。但,當年張玉斌認為自家強項在研發與產品設計,一心想學IBM採輕資產、主攻服務財,對於擴充生產線並不積極。結果,就在手機天線進入大量生產、低價搶單、抄襲盛行的市況後,耀登節節敗退。

「我沒有財務概念,以前自己百分之百持股,就一直把賺的錢投入研發,」電機背景的張玉斌堅持研發費用必須達營收1成。

中興被制裁成轉機  獲委外量測、設備採購大單

歷經金融海嘯前後的3年虧損,直到2014年每股稅後盈餘(EPS)站回1字頭,復原之路跌跌撞撞。2年前正當耀登穩步成長時,又遇上大客戶之一的中興通訊被美國制裁,來自中興的手機天線訂單剩不到10分之1。只是,這次打擊卻反而帶來轉機。

原來,貿易戰讓耀登丟天線訂單,卻因中美產業鏈選邊站,獲得委外量測、設備採購大單。量測、代理、自有產品3大事業體互補,為公司帶來變局中的韌性,而天線事業也因5G毫米波而引起全球關注。(延伸閱讀:史上最大科技併購案告吹!川普親自下令:博通、高通不准交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