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積弱不振的美元,我們應該害怕什麼?

2020-10-30 08:50

? 人氣

弱勢美元導致熱錢四處流竄,迫使金融市場秩序面臨嚴重挑戰。(美聯社)

弱勢美元導致熱錢四處流竄,迫使金融市場秩序面臨嚴重挑戰。(美聯社)

新冠疫情捲土重來,加上美國選戰時程逼近,使得原先萎靡不振的美元再度受到避險資金青睞,但在美國政府及聯準會(Fed)一連串的印鈔、紓困舉措,以及後續可能推出偌大刺激方案的情況下,幾乎注定了美元走弱的宿命。面對如此局面,我們應該感到害怕嗎?

10月28日,就在歐美股市迎來近幾個月最慘的這一天,用來衡量美元兌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DXY)一度衝破93.6元關口。然而,比起今年3月股災時的高點,美元指數在半年之間一度重挫超過10%,這種劇烈跌勢當然不算正常,只是身處2020年的亂世,任何怪象似乎都不足為奇。

這恐怕還不是美元崩壞的盡頭。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先前語出驚人表示,美元崩潰幾乎無可避免,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重貶35%。瑞銀認為,美元的利率優勢聊勝於無,當前價值仍被高估,最終難逃走弱的命運。

野村證券分析,美國疫情猶未緩解,加上經濟疲弱、債台高築,以及新興市場積極復甦等因素,勢將侵蝕美元的霸主地位,未來貶值幅度上看20%。

美國聯準會大舉印鈔票,新興市場投資級債的表現可望受惠。(林瑞慶攝)
許多機構同步看跌美元。(林瑞慶攝)

凡此種種的預言,最後是否成真猶在未定之天,但至少他們都為美元走勢指出同一方向。那麼,聯準會放的這把火,何時才能撲滅呢?

無論從Fed最新決策會議釋出的訊息來看,或是觀察Fed主席鮑爾先前在全球央行年會針對貨幣政策重大變革的表態,都無異於向世人宣告,美元想要一舉扭轉頹勢的機會,大概就和他們的利率一樣:近乎於零。(延伸閱讀:聯準會「歷史性」翻轉貨幣政策,對未來行情有何影響?

說到底,瘋狂印鈔撒錢救市,影響所及可不僅限於美國本身,因為根據以往經驗,魅力褪色的美元使得熱錢四處流竄,更讓新興市場金融秩序面臨嚴重挑戰。

「你的QE,我的煎熬!」2015年,Fed前主席柏南克來台,央行前總裁彭淮南就曾當著他的面抗議;如今這般苦楚和壓力,正由現任總裁楊金龍咬牙承擔。

20180226-卸任央行總裁彭淮南26日出席中央銀行新舊任總裁交接典禮。(顏麟宇攝)
QE衍生的麻煩,也讓央行前總裁彭淮南當面對著Fed前主席柏南克大吐苦水。(顏麟宇攝)

泡沫何時破滅?

儘管新台幣升值有助於企業降低進口成本,也讓民眾出國旅遊、購物、留學更加受惠,但對依賴外貿的企業來說卻不是這麼回事。例如從不避險的股王大立光,第3季苦吞匯損7.1億元,侵蝕每股純益5.3元,超過半個股本。

無獨有偶,金屬機殼廠可成Q3匯損也高達24.3億元,侵蝕每股純益3.19元,EPS僅0.75元,寫下2002年第4季以來新低。

背光模組廠瑞儀同樣難逃災厄,單季匯損6.27億元,影響每股純益約1.34元,EPS剩3.26元,獲利大幅縮水。

醜媳婦總得要見公婆,市場正等著看,邁入11月財報季後,還有多少「財爆」相繼揭曉;尤其近來新台幣匯率持續升升不息,甚至頻頻叩關28.5元的「彭淮南防線」,也為眾多企業第4季獲利投下更多變數。

另一方面,在實體經濟依舊脆弱的情況下,氾濫的熱錢只會湧向金融資產,加上低到不能再低的利率環境,雖然股市投資人笑呵呵,企業也樂得發債籌資,但是這些投機行為正在催生新的風險,端看這顆泡沫何時破滅,到時候煎熬的,可就不只央行了。


責任編輯/周岐原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彥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