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大贏家阿爆起落20年:不要浪費天賦、也不要依賴它 曾窮到回去當護理師,她一心讓世界聽見族語

2020-10-13 11:58

? 人氣

第31屆金曲獎中,阿爆拿下最佳年度歌曲大獎。(顏麟宇攝)

第31屆金曲獎中,阿爆拿下最佳年度歌曲大獎。(顏麟宇攝)

舞台上的燈一如既往的亮,原住民藝人阿爆以母語排灣族語專輯《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在超過20張優秀專輯虎視眈眈下,奪下本屆金曲獎最大獎「年度專輯」,背後站著穿著排灣族傳統服裝的父母,她手握著獎座對麥克風說出感言。

融入電音、台語、英語 不做大眾眼中的原住民音樂

「不要浪費你的天賦,也不要依賴你的天賦。」「藉由這張專輯,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了解少數人的生活,不只是原住民,還有很多『少數』……,從聆聽的過程中,希望我們能夠多一點理解,少一點誤解。」

以往大眾對原住民族音樂的印象,大多停留在古謠傳唱及祭典歌曲,但阿爆卻敢於融合節奏藍調、電音,語言上也加入國語、台語、英語。樂評人馬世芳評論阿爆的音樂:「放到世界百大DJ選單也不違和,是高級的、有質感的聲音。」阿爆的YouTube頻道下,也有歌迷留言:「我在巴黎的辦公室放這首歌,法國人都搖起來了。」

果真是「越在地、越國際」,就像她也曾舉在YouTube網站上播放次數逼近70億次、占據美國告示牌排行榜冠軍超過16週的拉丁歌曲《Despacito》為例:「就算聽不懂西班牙語還是會跟著節奏搖晃啊,既然西班牙語可以,原住民語為什麼不行呢?」

阿爆得獎後,還是一如往常的跑著原定商業演出,行程幾乎沒有受到影響,「不要依賴天賦。」她花了很多年,才終於懂得這些。

出道就得獎,公司卻倒閉 離開5年「沒有一點鬆懈」

20年前同樣明亮的舞台,那時的阿爆還叫張靜雯,跟護校同學田曉梅一起挑戰當時正紅的綜藝節目裡的單元「殘酷舞台」:只要有3個評審按燈,就得被噴乾冰淘汰,為了節目效果,唱到一半還可能有十八銅人上來鬧場。但兩個女孩一路平順唱完,當時的來賓郭靜純說她:「那個爆炸頭女生,就是有種讓人忍不住把目光留在她身上的能力。」

她的臉很小很黝黑,為了上舞台顯眼,乾脆把頭髮燙得非常捲非常爆,好像這樣才有了分量,從那時起大家喚她「阿爆」。一開始星路算是順的,她與搭檔順利被製作人看中、順利被簽下、成為創作者發片,隔年「阿爆&Brandy」打敗當紅的少女團體S.H.E獲得「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

但人生的殘酷舞台從此時才開始。得獎第二天,唱片公司卻因為股權轉移而關門大吉。人生遇到這等倒楣事,她卻還記得要去幫忙員工打包,拉大嗓門講笑話企圖沖淡悲傷氣氛,甚至手搭當時老闆李亞明的肩,當時媒體形容「小女孩故作堅強安慰老男人的畫面,讓員工看了心裡一陣酸楚。」

雖然堅持,但始終等不到機會,甚至窮到戶頭只剩零頭領不出錢,在提款機前崩潰大哭,再怎麼有天賦的人,也拚不過命運。她曾說那時不想再做音樂了,音樂不能帶給她生活穩定,做它幹嘛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