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私校校長的建議,能救台灣高教嗎?

2020-10-13 05:50

? 人氣

逾30所私立大學的校長及代表等首度公開舉辦校長會議,向社會展露私校經營困境,(世新大學官網)

逾30所私立大學的校長及代表等首度公開舉辦校長會議,向社會展露私校經營困境,(世新大學官網)

10月6日在臺北醫學大學醫學舉辦的「2020私立大學校院校長會議」,超過30所的私立大學校長出席,針對當前私立大學面臨的經營困境進行意見交流與討論,會末並得出四項對政府的建議:1)重新建構一個超然獨立、具有跨部會協調功能的高等教育監理機制;2)盡速擬定願景可期、方向明確、策略宏觀的高等教育政策;3)落實大學法與私立學校法揭示的大學自治及私校自主性監理原則,大幅降低對大學的管制密度;4)肯定私立大學存在的必要性及其社會貢獻,誠信協助經營困難學校有秩序轉型或有尊嚴退場。

對此四項建議內容,筆者首先予以肯定,畢竟政府對當前的高等教育困境視而不見、放任其自生自滅的顢頇無能,早已是台灣學界有目共睹的惡行。正如同私校協進會理事長、世新大學校長吳永乾所說的:私校面臨存亡之際,但官方監管失能,政府以拖待變,實際上就是要私校自生自滅、拖久了自行斷氣,這是「連黑社會都講道義」所不恥的行為。

不過,有趣的是,在這超過30所私立大學的校長當中,有許多位是曾經任職於教育部高階主管(諸如部長、次長或司長等級),當初他們在其主管職位時所放任不管的高教惡狀,現如今轉身一變為私校校長時,卻又向政府教育主管機關發出不平之鳴。荒謬情景,莫此為甚!

而這樣荒謬的情景,我們也可以從此次會議爭議討論的焦點看出端倪。例如在會後由11位私校校長引言,所提出來的六大共識,其中幾乎都集中在:重新配置高教資源、允許社會資源捐募、學雜費調整、鬆綁校務資金及資產的運用、協助私校轉型或退場。說穿了,就是要求政府給私校經費、調漲學雜費、和民間企業利益勾連,以及最可惡的──放寛私校校產的五鬼搬運。從頭到尾,都是以私校經營者的角度提出要求,哪裡有一絲一毫為台灣高等教育的未來藍圖進行規劃或設想的意念。

以調漲學雜費為例,雖然蔡英文總統曾在9月21日與四位公立大學校長的談話中提到:大學學費調漲可以考慮,但要顧及弱勢學生的負擔。恰好與此次私校校長會議的主軸相符,但此議題觸及國內大學學費20年來未調整的現況爭議,其中至少仍存存幾項疑慮待澄清:

1)公立大學與私立大學校長口中所說的漲學雜費,其意義恐不盡相同。前者希望微幅調漲學雜費以改善現在大學財務不足的狀況,後者則是希望國家放寬學雜費的限制政策以擁有更大的財務空間,對此差異不可不察。

2)四位公立大學校長所稱的調漲學雜費,與蔡英文總統所說的「可考慮」,其漲幅大小與方向,恐怕也不是完全一致。更何況,蔡總統的前提是必須照顧好弱勢學生,這在台灣的大學教育中,一直都未受真正重視,真的可能在漲學費後還能照顧弱勢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