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民主黨「去一中」暗藏的重重危機

2020-09-17 07:00

? 人氣

民主黨在其新黨綱中刪除「一個中國」,只保留「臺灣關係法」,引起廣泛注意。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資料照,AP)

民主黨在其新黨綱中刪除「一個中國」,只保留「臺灣關係法」,引起廣泛注意。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資料照,AP)

總統大選前,美國兩黨各自推出競選話題說貼,熱點之一是「中國政策」。民主黨在其新黨綱中刪除「一個中國」,只保留「臺灣關係法」,引起廣泛注意。在筆者看來,這是民主黨在「中國議題」上思淺慮疏、有勇無謀的魯莽短見,如同過去幾十年美國「擁抱熊貓」的天真誤判,是「過猶不及」的另一種誤判。

「去一中」後的兩個可能選項

「一個中國」是「兩岸」議題。「去一個中國」後,民主黨眼裡的「兩岸關係」會是什麼?這無非是廣為人知的「二之一」:不是「一中一臺」,便是「兩個中國」,不會有其他,諸如臺灣地位未定論、美國託管、鼓勵臺灣公投成為美國一州或加入日本,……。

以上兩者中,「一中一臺」等同「臺獨」,「兩個中國」則模棱兩可,要看具體如何定義描述。理論上,如果將「兩個中國」定義描述成「階段性兩個中國,未來一個中國」,則此「兩個中國」仍屬「一個中國」範圍;如果是「階段性兩個中國,未來一中一臺」,或「永久兩個中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如此「兩個中國」即等同「臺獨」。因此,民主黨「去一中」後如何定位兩岸關係,在理論/概念上,還面臨分屬兩個相反方向的三個選項:第一個方向「等同臺獨」,包含兩個選擇:「一中一臺」,以及「階段性兩個中國,未來一中一臺」或「永久兩個中國」;第二個方向是「重回一中」,只有一個選項:「階段性兩個中國,未來一個中國」。

這兩個方向,「支持臺獨」是徹底放棄「一中政策」,一切打掉重來,另當別論,後文分析。但「重回一中」不僅彷如「鬼打牆」回到原地,莫名其妙地滑稽,還額外惹上「概念麻煩」,因為這涉嫌違反美國「對臺六項保證」中的三項保證,或圍繞這三項保證陷入「說不清」局面。

何以這麼說?因為在「對臺六項保證」中,其第五項是「不改變關於臺灣主權的立場」、第三項是「不會在臺北與北京之間擔任斡旋角色」、第六項是「不會對臺施壓,要求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談判」。

對照此三項,民主黨倘要在兩岸間實施「階段性兩個中國,未來一個中國」,這豈非或者直接違反「不改變關於臺灣主權的立場」、「不會在臺北與北京之間擔任斡旋角色」、「不會對臺施壓,要求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談判」,或者是圍繞這「三項保證」陷入「說不清」局面?回到「一中」,又涉嫌違反「六項保證」,這豈非脫褲子放屁,純粹蠢事一樁?

以此推理,民主黨「去一中」後不可能再「重回一中」,只留下一個可能:支持臺獨。如此一來,即會引發當今與未來的多項可能危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