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觀點:「TIKTOK強賣案」的關鍵是字節跳動股東中的「外國勢力」

2020-09-17 05:50

? 人氣

筆者認為抖音的收購風波是背後資本家的操弄,而非如表面上的政治勢力影響所致。(資料照,美聯社)

筆者認為抖音的收購風波是背後資本家的操弄,而非如表面上的政治勢力影響所致。(資料照,美聯社)

喧囂了一個月的TikTok「強買強賣」案,終於有了初步的結果-微軟出局,甲骨文入股。但是,這顯然只是一個暫時的解方,因為還有很多未解之謎,好戲還會有續集。間接證據就在圖1,以下則是推論。

首先,被川普強迫必需出售的TikTok,真是一家「中國的」民營企業嗎?

字節跳動沒有公開上市,沒有義務公佈股東結構,圖1是百度網上蒐出的資訊,筆者跟其它網路上的資料比對,有相當高的真實性。直言之,在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成長過程中,有多家美國、甚至俄羅斯的外國資本勢力參與進來。這代表什麼?

20200915-中國字節跳動有多位外國股東,其「融資佔比」=投資入股的比例與條件,很可以推敲。 (資料照,作者提供)
中國字節跳動有多位外國股東,其「融資佔比」=投資入股的比例與條件,很可以推敲。 (資料照,作者提供)

創投這個行業,資金實力多寡還在其次,最重要的其實是人脈。

不要以為中國人才講究找關係,美國人對於拉關係也不陌生,找到關係才能拉關係,拉到關係才能用關係,之後有何困難也就「沒關係」了。

筆者年輕時在美商科技公司上班,一回在加州矽谷受訓,晚上到酒吧去體驗一下資產階級的腐敗,公司前輩警告我,講話要小心,不大聲談公事,吧檯旁坐的可能就是競爭對手公司的員工,「在這裡,大家關係都很近、很錯綜複雜。」

同理,紐約華爾街中不計其數的創投公司,華盛頓特區內不計其數的智庫與公關公司,都是複雜人脈網上的節點。字節跳動的股東們=知名風險基金,在苦於連任選情落後的川普政府「強賣」壓力下,想法憑自己的人脈,上達天聽,在賣與不賣之間,創造出第三條路,應該是合於理性的選擇。

就連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本人,也曾在北京微軟(Microsoft)上過班。已擁有社群平台領英公司(LinkedIn)的微軟,大概不是因為顧念舊情,才想出手買下美國TikTok,因為一度傳出微軟連歐洲、甚至印度的 TikTok都想買下!野心這麼大,應是想趁機低價買下一家粉絲以10億計、創作者以千萬計的社交影音平台,微軟就可在網際網路產業又大又硬了?

然而,這個機會是川普政府創造出來的,川普也有他的人脈,根據公開資料,甲骨文跟他關係更近,最後擠下微軟,也有跡可尋。所以,還是靠人脈。

2018年10月,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和蘋果CEO庫克在字節跳動北京總部。(AP)
2018年10月,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和蘋果CEO庫克在字節跳動北京總部。(AP)

中國政府也沒閒著。自己的孩子在外受欺負了,父母暗助一把,誰曰不宜:8月28號,中共頒佈了《人工智慧技術出口禁令》,等於不准字節跳動賣掉美國TikTok。理由也很堂而皇之:保護本國智慧財產,限制TikTok的厲害演算法流入外國,尤其是「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至少跟老美學會以法律玩政治的這招,外加依美國法律控告川普政府,都可以幫字節跳動增加談判籌碼,也許事情就有轉機了?

也可能是因為川普不敢輕易強迫TikTok關張,等於得罪TikTok在美國高達近億的下載戶,其中若有1/4有投票權,也有兩千多萬。

如果你是字節跳動的股東,你的資產曝露在中、美大國博奕的戰火下,你該如何處置?

1、服從中國法令,堅持不賣,等於損失之前在美國的所有投資?

2、服從美國禁令,乖乖出售=拿回部份資金,但違背中共政府的旨意,讓中國丟臉,甚至可能被中國愛國網民抵制其它旗下幾十款app?

現在我們看到的初步解方不是1,也不是2,而是:賣一點,但不全賣,入股的甲骨文被稱之為「信任技術夥伴」(trusted technology provider)…咦?說好的國安疑慮這樣就解決了嗎?人家微軟可是卯足了勁要配合川普政府把TikTok連骨頭都吞下去呢!現在竟成了為川普拉高談判資態的伴奏樂團,難道川普早就跟甲骨文事前約好了?

以上當然是陰謀論,因為沒有更多證據支持我們懷疑川普大總統的高風亮節,只不過是值得繼續觀察的方向。

結論是,TikTok 的爭奪戰還沒結束,但我們已知政客是在台上演戲的瘋子,資本家才真正是幕後的製片或「製騙」,因為他們是凱子,而我們,要想法別乖乖做台下看戲的傻子。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觀策站》,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