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滿到溪水結「血凍」!羅秉成憶「水鬼傳說」暗藏血淚:知道為什麼,反不再害怕

2020-07-10 16:29

? 人氣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楊翠(左)、政務委員羅秉成(中)10日出席「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楊翠(左)、政務委員羅秉成(中)10日出席「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黑影無所不在,我囝仔時代想說為什麼那裡會死那麼多人,長大才知道為什麼,漸漸不再害怕……」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彼時影,未來光」特展今(10)日開幕,記下從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以來的各種威權血淚。政委羅秉成致詞時,以故鄉嘉義水上的「水鬼」傳說為例,述說歷史黑影無所不在;蔡瑞月基金會董事長蕭渥廷亦說出,一生奉獻藝術的舞蹈家蔡瑞月是如何活在白色恐怖監視恐懼之中,各種故事,皆提醒人們記憶歷史之重要性。

對於促轉會「彼時影,未來光」特展名稱,羅秉成說這同時呈現了未來的光與過去的黑影,該如何有光,是要先知道「真相」是什麼。談起曾碰過的「黑影」,羅秉成說自己小時候家住嘉義市近郊鄉下,附近有舊嘉義農專,離水上鄕也不遠。每到夏日天熱,村裡的小孩會跑到八掌溪玩水,有人不小心溺水,長輩就警告年輕人們「不要去,水鬼很多,抓交替會死很多人」。

當時的孩子們不明所以,只覺得那裡是可怕的靈異場所,直到阿伯說那裡發生什麼事,羅秉成隨著成長漸漸接觸台灣歷史,才終於恍然大悟──人們以為的靈異,是二二八鮮血的傷痛歷史。

從阿伯的分享,羅秉成知道為什麼會死人是因為二二八事件,很多青年在那裡被射殺、積滿整條溪的血水濃厚到會結成「血凍」:「這事今天聽了會嚇到,但長大才漸漸知道阿伯說的事,他也不敢說太大聲,只敢在客廳講,那黑影無所不在……我囝仔時代想說為什麼那裡會死那麼多人,長大才知道為什麼,才漸漸不再害怕。」

羅秉成說,1947年彼時嘉義學生可比現在香港反送中學生,為了保護家鄉前仆後繼攻占水上機場,而羅秉成所在的庄頭是前往水上機場必經之地,阿伯說那晚槍聲乒乒乓乓,「那事件,死了這麼多冤枉的少年人……我是因為了解了才不害怕,是當時年輕人犧牲奉獻,才留下這樣的歷史紀錄。」

除了八掌溪、水上機場,羅秉成說全台灣各處也還有很多不義遺址等待大家認識,羅秉成舉了個德國案例──曾有一群高中生校外教學去看集中營博物館,看了才知道「原來我們家附近也有集中營」、就連在平靜的小鄉下也有,過去從來不知道。這些高中生回家以後給自己一個功課,要把家鄉集中營找出來,後來眾人齊力在小鄉下建立一個博物館,記述當地當年很多做強迫勞動、血汗蓋機場的傷痛歷史,也迫使這些機場的公司要出來道歉、做一些社會補償。

20200710-促轉會10日舉辦「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促轉會10日舉辦「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羅秉成:台灣還有很多事要做

該如何發掘過去真相,羅秉成說,《政治檔案條例》通過也是極為重要的,如果沒有,很多東西就會沉在海裡、政治檔案不開放就不會有進展,而促轉會在楊翠代理主委時期也成功推進威權時期懸案之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宅血案,讓當地歷史盡可能地還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